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9000公里摩托路,株洲伢子的自由之旅

有些人喜欢用汽车去自驾旅行;有些人喜欢用攀登去跨越高山;有些人喜欢用浪板去征服海洋;还有一些人,喜欢用机车去丈量大地。

有些人喜欢用汽车去自驾旅行;有些人喜欢用攀登去跨越高山;有些人喜欢用浪板去征服海洋;还有一些人,喜欢用机车去丈量大地。

QQ截图20160403092829

QQ截图20160403092841

黄顺是名高校教师,他每天围着学生和学生就业工作打交道,总形容自己忙得像只蚂蚁。可喜欢张国荣的他又觉得自己该像“不羁的风”一样,对闲适得以自处的生活充满向往。

骑着摩托车旅行,是他实现“自处”的一种方式。每年的暑假他都会为自己计划一次远途摩旅,以求在异乡美景的旅途中,解放快节奏步伐中的自己。

株洲人对摩托车或许都有着一丝时代的情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株洲的南方摩托车品牌红极一时,尽管如今它们已不是交通工具的焦点,但黄顺这样的发烧友还是对它情有独钟,将它的定位从单纯的代步工具,拓展至休闲、竞技的“玩具”。

“当时,在其他城市里,摩托车算是罕见奢侈的,但在株洲,骑摩托却非常流行。那时候我还在读书,南方摩托车是绝对买不起的,只能看别人风驰电掣地飞过,非常羡慕。”为了解馋,参加工作后,他买了一辆三档“大架子”,幻想着自己也能开着它信马由缰地驰骋流浪。

1997年的一个周末,黄顺穿着一身平时在家的行头,推着摩托车就出发了。他的目的地是南岳方向。20年后的今天,他站在自己的复古Vespa前,回忆了半天也想不起当时到底要去哪里,“就觉得非得出去看看,非得说走就走,但我没做任何安全措施,护具没有,地图攻略也不知道为何物,傻傻地上路了。”一天时间的来回里,他还记得自己摔了几跤,夜里冻得厉害,对自己的初次出行有了“荒唐”的想法。

上世纪90年代迷上了摩托车

25天9000公里的自由之旅

黄顺说,旅途中会盛赞美景,收获陌生人的善意,对亲人思念的加剧,也会质疑自己生存的意义,但最大的感受,其实是一种孤独。

“有时候赶起路来,一天要开五六百公里,大部分时候是一个人在车上,吃饭住宿时才有机会与人沟通、说话。”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觉得才能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一路上貌似在放空,其实脑袋里却翻江倒海,想到一些平时无法思考的事情,“而这些思考对人生是有益的。我们平时缺少这样的时刻,只在周而复始的机械生活中过着麻木的日子,逐渐失去探索和追求自由的能力,变得狭隘和庸俗,这是很可怕的。”

2012年的暑假,黄顺配置好全身行头,出发进藏了,“那次远途我花了25天,来回整整跑了9000多公里。”不同于自驾或跟团,摩旅一路的风吹日晒可谓辛苦,尤其是行走在一些维修路段,天晴一身灰,下雨一身泥,身上必须穿得严严实实。高原的天气瞬息万变,阴晴不定,遇上赶路的早晚气温低,风吹在身上,连手指也冻得生痛。

“有一次胎破了,前后70公里都没找到补胎的,只能自己动手,好不容易补好了胎,到了怒江地段碰上修路,车子一歪倒在路边,人没事,可我的单反相机镜头直接滚落到江边,成了两截。”黄顺说,好在一路美景相伴,能让人忘记身体上的痛苦和突如其来的不幸。

他把每一次摩旅当成自己的疗养之旅,周末周边城镇一日游,暑假长途深度游。在其他的车友中,大家普遍认为长途摩旅太累,这样的经历不仅是对身体的考验,亦是对精神的考验,只有回家翻看美景相片时,才能获得些许安慰和平衡感,黄顺却鲜有这样的体会,他反而觉得这样的深度摩旅是对他的充电,“的确吃不好睡不好,人晒得黝黑,但我次次回来都意气风发。车子开进长沙就渐渐不习惯了,想着旅程结束了,特别难过。”平时的生活里,时间飞逝如流水,被工作与日常填满,顾不上心里的那个自己,而在旅程中,每一刻都变得十分具体,“时间会被拆成一公里一公里,一个个的村镇,你在那一刻经过了什么路,看见了什么颜色的田野和沟堑,脑海里的记忆非常具象,时间的内涵丰富多了,自己也就很充实,浑身有劲。”

勇敢者的游戏离不开家人的理解

或许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个机车梦,黄顺的家里也收藏了几辆价格不菲的摩托车,现在他常常开着出门的这辆比亚侨复古Vespa,就令他非常自豪。若被路人一眼认出,也让他有种遇见知音的快感,“当然,更多人是因为《罗马假日》里头格里高利·派克骑这车带赫本兜风而认识它的,不过有时候真的会遇见爱好摩托车、踏板车的车友,大家能聊上很久,株洲的这个圈子也越来越大了。”黄顺说,株洲的汽摩协会已经成立了10年,车友们的年龄多数在40岁以上,甚至60岁以后的退休人士占比居多,“也有很多年轻人加入进来,但玩摩托不仅是因为它酷,能坚持下来的人都是中年以上的朋友。大家每每结伴,两三台车就呼啸而去,不在乎多热闹,更像是勇敢者的游戏,互相帮助、支持。”当然,出门在外,家人总是希望这些勇敢者们平平安安地归来,不把安全当儿戏才能更好地享受摩旅带来的风景。现在,他的两个儿子都憧憬着快快长大,能和爸爸一起跨上摩托车畅游世界。

(本版采写 记者 谭昕吾 由受访者供图)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段志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