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朱芳圃:渌口走出的甲骨学、殷商史大家

11

马立明/文

渌口这座千年古镇,不但出土过国家一级文物——“西周铜簋”,而且又有东汉伏波将军马援曾受命在此驻军。至清末民初时,这里已是名满湖湘乃至整个江南的重要商埠。最近,我通过读史和多次走访、考察该镇及有关人士,发现渌口镇原来还有个饮誉海内外的甲骨学、殷商史大家——朱芳圃。他的旧居,就坐落在渌口老街渌滨西路164号。

出身贫寒发愤读,从师“王、梁”始训诂

朱芳圃,1895年农历6月25日出生于渌口镇,有兄妹6人,他排行第二。父亲朱宗熎,人称“熎四皮匠”,世居株洲县南阳桥乡周家埠村,以耕种为业。尽管他一年辛辛苦苦,全家的生活还是难以为继。1889年,他移居渌口镇经营碓坊生意,全家才走出生活窘境。朱芳圃7岁入私塾,在这里度过了童年。1906年渌口镇办起了初级小学校,父亲就送他入校读“白话文”;1909年朱芳圃转入长沙明德小学,校长刘师陶是个同盟会会员,思想比较进步,他常和学生们陈述世界大势。在这里,朱芳圃初步认识到了国势衰微和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决心为救国救民发愤读书。1912年,他考入湖南长郡中学,1915年毕业后他本想继续学工科成为一名“实业家”,但因家庭经济困难而作罢。此时,湖南高等师范正好开办文史专修科,学膳费等一概免收,为升学计,他只好报考进入该校。

朱芳圃在湖南高等师范学习时,亲密的同学有蔡和森、邓中夏等。1917年高师毕业后因未谋到相应职业,他只好回到渌口闭门自修。两年中他阅读了不少书籍,诗文也大有长进。1919年夏,朱芳圃又来到长沙觅职。这时的湖南高等师范已停办,校址改为湖南大学筹备处。经筹备负责人易培基(长沙人,北洋军阀时任教育部总长,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任农业部部长,后继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介绍,他暂借居该处。这时的毛泽东也住在这里,正在编辑出版《湘江评论》,自此他们得以相识。后来,易培基任湖南第一师范校长,聘毛泽东为附属小学部主任,朱芳圃任师范部文牍员,后又转任为长郡中学国文教员,这是他从事教育事业之始。

当时的长沙,教育界派系斗争激烈,朱芳圃不想介入其中,随后应醴陵县立渌江中学之聘,在这里担任国文、历史教员。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教员也分新、旧两派,本来想安于平静的他,遂决心继续求学,另谋出路。

1926年,朱芳圃报考北京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被录取。这时他师从王国维习训诂学,赵元任习音韵学,梁启超习历史学,陈寅恪习梵文学,李济之习考古学。在清华求学期间,他先后撰写了一系列有影响的学术论文。在王国维的影响与指导下,开始学习研究甲骨文、金文。

率先提出“甲骨学”,学术齐名“郭、罗、商”

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毕业后,朱芳圃先后在广东中山大学、浙江省立第十中学任国文教员。1931年夏,经好友介绍去河南大学任教。这期间的他一边教书育人,一边对古文字、古代史研究十分用功。是他率先提出“甲骨学”这一学术概念,并获得国内外学界认可。由此“甲骨学”成为一门新的学科。1933年至1934年间,他撰著的《甲骨学文字编》、《甲骨学商史编》分别由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出版。二书详尽地反映了甲骨学殷商史学科早期的发展情况和研究成果,创当时甲骨文工具书新类型,使他成为同郭沫若、罗振玉、商承祚齐名的专家。《甲骨学文字编》一书,集可识文字956个,较罗振玉先生著《增订殷墟书契考释》一书,增274字;比商承祚先生著《殷墟文字类编》增129字。

执教于河南大学,是朱芳圃一生教学、研究最辉煌的时期。他先后为河南大学开设了“文字学”、“训诂学”、“甲骨学”等课程。尤其是后者,研究内容新颖,旁征博引,对日后成为史学大家的石璋如、尹达等学生有着重要的影响。

1928年至1937年间,他和董作宾等专家,15次去河南参加对安阳殷墟的发掘和甲骨文的研考工作。

抗战爆发后,河南大学开始长达八年的流亡办学。在嵩县山区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朱芳圃一边教书育人,一边研读甲骨文字,并发表、出版《殷墟卜暵考》等学术著作。他还与丁乃通、张长弓等学者一起,开拓了民俗学研究的新领域。

抗战胜利后,朱芳圃和河南大学师生一起返回开封,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与研究之中。他在原有的课程上,又开设了“商周史”、“说文研究”、“青铜器铭文研究”等新课程。同时,他运用王国维先生首创的“二重证据法”研究殷商史,撰写有《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再续考》、《王皇名号溯源》等一系列有重要影响的学术著作。在河南大学工作期间,他还是新中国最早的史学刊物《新史学通讯》(《史学月刊》前身)的创办人之一。

1961年底,朱芳圃完成《殷周文字释丛》(三卷),共释181个字,其中新识字3个,甲骨文41个,金文18个,引起了学术界的高度重视。对此,河南历史研究所为他召开了庆功大会。

1965年冬,他和郭沫若、于省吾、容庚、商承祚、史树青等12位国内知名专家参与了越王勾践剑的鉴定。

一生绩学名天下,魂归故里受人尊

朱芳圃一生除在河南大学和在河南历史研究所工作的时间比较长外,他还先后在湖南大学、东北大学、开封师范学院教过书。他的主要学术著作还有《金文释丛》、《中国古代神话与史实》、《孙诒让年谱》等。1973年,在他弥留之际时,仍不忘《殷墟卜辞丛考》、《山海经补注》、《古史新铨》、《宋彝图名考证》、《穆天子传教释》等著作的整理出版。

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始终没有忘记他这位当年的老同乡、老同事。一次,当河南省人民政府主席嵇文甫去北京开会时,毛主席特意向他问及朱芳圃,并要嵇回去后代他向朱芳圃问好。1964年,朱芳圃来到北京,他的老师徐特立不但亲切地接见了他,还促成了他与毛主席的会面。

晚年的朱芳圃因患白内障和气喘病,1971年秋不得不回到长沙,在湖南医学院做了眼科手术。等视力恢复到0.8左右,他又夜以继日地工作,在河南历史研究所整理这些未曾出版的书稿。1973年9月,朱芳圃因脑溢血回到渌口,住进了株洲县人民医院,因抢救无效病逝,享年78岁。朱芳圃辞世后,株洲县时任党、政领导和河南历史研究所的领导同志一起参加了追悼会。他们对这位可亲可敬的著名学者、教授,甲骨学、殷商史大家的离世,无不感到十分的惋惜。可以说,朱芳圃先生的逝世,是我国古代文史研究工作的重大损失!他的生前好友陈粹劳先生闻讯后写诗悼念,称颂他“绩学名天下,精工独契文。青毡尘不染,黄卷墨恒新。开创殷商史,风同魏晋人。广陵琴绝响,遗恨别终身。”

2005年,在朱芳圃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 河南省社会科学院还组织召开了“朱芳圃与甲骨学殷商史研究学术座谈会”,四方学者云集中原,以纪念这位20世纪饮誉海内外的甲骨学、殷商史大家。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丽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甲骨 朱芳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