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毕亚炜:擅长用心理剧做“心灵手术”

11

配合拍照时,毕亚炜女士坐在椅子里,身体前倾,摄影记者提醒她无需前倾,自然坐着就好,她略带歉意地笑着说,“不好意思,习惯了一坐下就保持倾听的姿势。”

毕亚炜从事心理咨询将近6年,擅长以心理剧提供治疗,至今已倾听500余名咨询者的心声。她说认为心理咨询就是聊天,或心理咨询师是被倾倒负面情绪的垃圾桶,其实都是因不了解而产生的误读,“心理咨询就像一场心灵手术,如果没有专业的心理知识与技巧,有可能带来二次伤害。”

用心理剧“手术刀”完成“心灵手术”

为了使我简单了解心理剧,毕亚炜举了一个例子。

“我想报复我的小学班主任,这个念头我无法摆脱。”咨询者是20多岁的女孩小敏(化名),第一次来就语出惊人。经过考虑,毕亚炜决定用心理剧对她进行治疗。

进入心理剧,毕亚炜的角色是“导演”,但她不下指令,而是协助“主角”创造并呈现情境。“主角”是小敏,“舞台”是按她的意愿布置的空间。毕亚炜的两三个同事是“辅角”,此外还有一些“观众”。

小敏起初创造的情境是,小学班主任当着全班指责她的成绩与表现,让她深感羞辱。她暗暗对自己说,等到18岁长大了就要杀了班主任。18岁时,她忽然想起这个念头,从此挥之不去。

毕亚炜引导小敏追问,为什么那时她无心学习?随着“剧情”深入,小敏道出了“心结”。原来小敏是家里超生的孩子,母亲为了生下她,不仅躲到了外地,还在生下她后不久坠楼身亡。她一直为此自责内疚,无法专心于学业。在最需要关爱的时候,毫不知情的班主任却给了她严苛地指责。

小敏释放的过程颇为激烈,她大哭、她摔打道具,前后持续了20多分钟。

“导演”毕亚炜始终没动私人感情,她掌控全局,营造环境让小敏察觉到心结,并让她释放。释放之后还要整合。为了激发小敏重新思考,并主动寻找解决方法,她引导小敏去对话“辅角”扮演的过去的自己,以及小学班主任。

最终,小敏与过去的一切取得和解,毕亚炜用她的心理剧“手术刀”完成了这场让她难忘的“心灵手术”。

8年的心理学知识与技巧积累

在株洲能做这种“心灵手术”的心理咨询师并不多。从事心理咨询近6年,毕亚炜为500多人提供过咨询,像小敏这样的案例极少,“大部分咨询者,表面上和你我并没多大区别,并不会显得特别邋遢或抑郁。”

毕亚炜学了7年心理剧,而她师从的龚鉥,是心理剧创始人莫雷诺的遗孀的唯一华裔嫡传弟子。

毕亚炜18岁从株洲卫校毕业后,一直在株洲市中医伤科医院工作。受一个朋友影响,她对心理咨询产生兴趣,在2008年报了培训班,利用业余时间去长沙参加相关培训。2008年11月,她拿到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证。2009年,她开始师从业内顶尖专家龚鉥学习心理剧。

一般人看到了心理咨询收费较高,却很少了解心理咨询师要交多少“学费”。由于龚鉥回国的培训不多,而且每次在全国不同的城市,毕亚炜既要交每次数千元的学费,还要自费跑去学习。 毕亚炜8年来交的学费就超过了10万元。

更重要的是,毕亚炜刚开始学心理咨询时,她儿子才两三岁,但幸运的是丈夫和家人都支持她,会帮她带孩子。“没有他们的支持,我肯定坚持不到今天。”

2010年左右,她正式开始运用心理剧提供咨询,如今已是资深的“导演”。但她并没止步,她下个目标是去美国,考美国心理剧委员会的专业资格证书。为此,她已先到北京师范大学学了应用心理学专业,并连续参加了780个小时的专业心理剧培训。

长沙钟博士心理咨询中心负责人钟亮红,比毕亚炜早几年入龚鉥门下。相处多年,她说毕亚炜“不仅有过硬的专业技能,也不乏爱心,在两者之间取得了很好的平衡”。她认为这是一个优秀心理咨询师才会具备的素质。

“心理咨询给了我很多美好的情感体验”

“请坐,您遇到了什么困惑?”当毕亚炜这样提问开场,咨询者坐下来的瞬间表现各异:有人立即止不住地流泪;有人滔滔不绝地诉说,但往往绕着“真正的痛处”兜圈子。“真正的痛处”有时是被孩子的成绩下降或叛逆所投射出来的夫妻不睦;有时是情感婚恋出现了危机;有时是童年时期留下的某个阴影;等等。

虽然工作就是听咨询者“报忧不报喜”,但毕亚炜并不将“忧”视为“负面情绪”,也不自认为是装这些情绪的垃圾桶。“他们只是陷入了各自的困顿,暂时没办法走出来,甚至没觉察到。”而她的成就感产生于对方因咨询而改变看问题的角度,并在改善自身后主动寻求解决方法。

毕亚炜说,心理咨询不能替他人身处困顿,或给出解答,“因此我也不会把应由咨询者承担的责任,转变成自己的包袱。”她也从不与咨询者建立私下的关系,不给熟悉的人提供咨询,“自己卷入太深就很难做好心理咨询。”实在推不掉的朋友,她也只会和他们聊天,适当分享一些心理学知识与技巧。

“我反倒认为心理咨询给了我很多美好的情感体验。”毕亚炜说,儿子两岁多能走路时,她曾带着去购物。那天晚上小雨,她提着东西走向停车场,没有抱孩子,可儿子坚持要她抱。起初她不耐烦,觉得不能娇惯他,后来她想起当时正在学“倾听”这个心理学里的基础常识。于是她决定去抱儿子。

而当她蹲下身去给儿子拥抱,此时,孩子伸出两只小手,为她遮挡头顶的雨水。那一刻,毕亚炜深受触动,她了解到倾听的重要,意识到心理学是一门有实际功效的学科,更重要的是,她明白了我们很多的困顿,也许都源于我们忽视或错待了“爱与被爱”这件事。

(采写记者 李军)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丽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