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命运让我们聚少离多,但我们未曾埋怨”

1950年代,一场异地恋的忠诚与信念

lij_160529_副本

▲4日,吴奶奶和老伴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爱情故事 记者 谢慧 摄

lij_160527_副本

▲去年九月,吴凤凰奶奶和老伴拍了一套婚纱照 记者 谢慧 摄

huxx_16051_副本

株洲网讯(本版采写 记者 王娜 实习生 李翠雅)在《查令十字街84号》里,海莲·汉芙与弗兰克书信往来20年,两人从未谋面,却刻画出爱情的模样。

在芦淞区沿河社区6栋503里,82岁的吴凤凰与92岁的杨泉金,也有过这样一段书信情缘。婚后分隔的30年,没有鲜花,没有电话,没有短信和微信,两人凭借200多封信寄相思。

见到吴凤凰时,她模样羞涩,穿一件红格子衬衣,脸上泛起皱纹。

1951年夏天,吴凤凰在闺房里得知了要嫁人的消息。那日,鬓角带着红绢花的媒婆,带着庚帖来到她家,和父母在前厅定了这份亲。她当时在闺房里,母亲推门而入,跟她说了一声——你的亲事定了,是老杨家的老大,杨泉金。

当时的吴凤凰16岁,是旧时传统下不出闺房的姑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小就在她的心里滋长,所以她接受了这门亲事,心想:或许,未来的丈夫,是一位知书达理的谦谦君子。

定亲之日,杨家牵来5头小驴当聘礼,吴凤凰只记得那日堂屋里闹哄哄的,唢呐声里夹杂着小驴的叫声,半个月之后,杨家大红花轿进了家门,红烛暖帐,红盖头被掀开,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位儒雅青年。

“还真的跟我当时想的是一个样子呢。”64年后的她,坐在丈夫身边,眼神里有着少女的娇羞。

初为人妇

为了如何做鱼而忧愁

婚后半年,她跟随丈夫去了南昌,两人租住在一间小屋里,过上了二人世界。

初为人妇的吴凤凰,并不会做家务。“结婚前,我并不知道做这些,长辈们都会做好,结婚后在娘家,也都是婆婆和嫂子张罗家务,也没机会学。”

两人独立生活后,杨泉金在外忙于工作,而吴凤凰开始学做家务,做饭、洗衣……最初,她是慌乱的,性子有些急躁的她,总会因为丈夫的衣服破了角不知如何缝,衣服应该如何归类这样的生活小事而发愁,还好杨泉金每次总是耐心教她。

家务事中,吴凤凰最怕的是做饭。时隔这么多年,想起第一次为丈夫做饭的场景,她竟然大笑起来。那天,她一大早出门去菜市场,特意选了条鱼。回来后,她按照婆婆做菜的步骤去做,可鱼下锅的那一刻,油“兹兹”作响,她害怕极了,慌忙舀满一勺水倒进锅里。

“一条鱼,一锅子的水,老头子到现在都拿这事儿打趣我。”吴凤凰笑,她也记得,虽然那条鱼做失败了,但杨泉金却吃得很开心,也正是做了这条鱼后,她慢慢学会其他家务,成为一名主妇。

媒妁定婚姻 5头小驴“牵”来俏姑娘

30年异地生活夫妻俩往来200多封信

1953年,吴凤凰随杨泉金来到株洲,住在三三一董家塅附近。此后,他们开始过上异地生活。

杨泉金当时负责厂里的设备采购工作,要去不同的地方,北京、西安……每到一个地方,一待就是一两年。在没有微信、电话的年代,书信成为维系夫妻俩感情的红线。

此前,吴凤凰只会写自己的名字。最开始收到丈夫的信,她请别人来读,然后自己口述,由他人代笔回信。之后,她报了夜校,白天带孩子、做家务,晚上去夜校识字看书,一个字一个字地临摹。

她给杨泉金写的第一封信只有25个字:我和孩子在家里一切都好,你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记挂。

1964年,杨泉金去了也门,书信从半月一寄变成一月一寄,当时也门战乱,书信有时会晚到两天,邮递员便成了她最想见到的人,“他不来,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有一次,杨泉金的信晚了3天才到,“那3天,当真是茶饭不思,记挂他的安危。”

鸿雁往来不断,两人感情日渐升温。杨泉金每到一个地方,还会给吴凤凰寄来一张照片,而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带着几个孩子去城里的照相馆照相,并将相片寄给杨泉金。

分隔30年,夫妻俩往来200多封信。1983年,两人结束异地生活,定居株洲,如今,已是四世同堂。

同题问答

记者:您那个年代找对象的标准是什么?

吴凤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果有人来说亲,而且门当户对,就可以了。

记者:您认为保持爱情持久有什么秘诀吗?

吴凤凰:相互信任,相互包容,在一起过日子哪有不磕磕绊绊的,外面世界的诱惑很多,但关键还是要看两个人对彼此的信念坚不坚定。

记者:您如何看待现在年轻人的爱情观?

吴凤凰:现在有些年轻人在婚恋方面过于热衷物质,虽然时代不同了,但还是应该追求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过去的岁月多么艰苦,可又是多么令人难忘。在艰辛中盘算幸福,在失望中等待希望。命运曾让我们夫妻离多聚少,但我们从来没有埋怨生活,埋怨命运;许多事情让我们失望,但是对生活我们从来没有失望。

爱情持久的秘密是两人彼此信任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舒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