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才女蓝苑:风华散去 红颜依旧

6

本人近照

(散 文)

我的流年里,一直都是一个人静静的行走,一个人读自己喜欢的书,做自己喜欢的事,梦自己喜欢的梦。我等了大半生,等一个诗影弄情的机会,好一展宿命中的绝代风华。只可惜,岁月蹉跎,芳华不复,执念亦随年轮苍老,落寂与孤凉过后,才幡然悔悟,我只是个凡夫俗子,不必求光芒万丈,更不求富贵荣华,只需要一份安逸的生活,如潺潺流水,就已足够。

女人,永远是情感的奴,逃不出痴心的迷途。命运,却似一道魔咒,百转千回后,才发现又回到了初始的起点。一生寻觅的那个花好月圆的梦,原来早已遗落在懵懂的岁月里。“叶子落去之后,才想起枝头上的花,但是明年春天,你已不在了…”

我看到了,女人的风华就像握在手中的沙,终不堪岁月的蹂躏,在无奈的叹息中一点一点的散尽。当风华褪去,留下的只是一段苍老的年华,是一份繁华落拓的悲伤。在不知不觉中,那些曾经骄傲的妖娆和美丽,只剩下了一抹邪魅的腥红…

我的天荒地老的梦想,已渐渐远去,但愿它化作天边的晚霞,去妆点夕阳,洒落万里荣光。红颜倾颓,本是命定,谁也无法守住岁月的城池。值得庆幸的是,风华散尽,红颜依旧。从此,我该有一份恬静的淡定和心安。像经年的酒,像画中的诗,像雨过天晴后的微风。我明白了,不为年轮所累,或许才是宿命的回报与恩施。

风华散尽,我不再年轻。没有了千娇百媚,花见花开的婀娜多姿,但我目光如水,能涤净红尘铅华。我不再年轻,没有了梨花带雨,倾国倾城的魔力,但我顿悟了福慧双修的睿智,可以去谱写更多更多温暖的故事。一个人的一生太短,却总有长长的一段。我不再年轻,没有了摘一片红叶做书笺的时光,但我依然会吟风弄月,抚一曲清风流水,念一段岁月残红,在优雅中慢慢的老去。我不再年轻,没有了柳眉当剑,横扫天涯的霸气,但我学会了把自己变成一盏灯,去照亮别人的黑夜。

时间蹇促,年轮不休。从生到死,不过是一段距离,谁与谁都会转瞬离别,相忘于江湖。时光仓促,倚栏回首时,总觉此生未够。爱过,恨过,就没白活。有过这些岁月的沉淀和无数次沉沦的经历,“母性”,在我的心灵里升华,正散发着月光一般迷人的柔情,这是破茧成蝶的美,像圣母,像蒙娜丽莎…

我想,这才是做女人的真正意义吧。

作者简介:蓝苑,女,株洲市作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字工作多年,曾多次参与大型纪实性重要刊物的编撰。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发表《绿菊》《织布挡车工》《迷途》《夕阳》等数十篇诗歌、散文、小小说。现供职于株洲市新闻中心、市宣传干部培训中心。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