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女子与小10岁男子相恋 女儿为逼其分手找老男人

易星 绘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讲述人:钟清丽(化名)女 49岁 个体户 柳州人

文字整理:记者韦黎

我是一个随性的人。当年,正是因为老公无法理解和接受我的随性,我们离婚了。我以为,唯一的女儿会懂我,也会支持我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惜她没有。我们的母女感情一度陷入水火中。

母亲的闪电恋

认识小军那年,我46岁。虽然我擅长打扮,保养得也不错,但是年龄摆在那里,20岁的年轻人依然会叫我阿姨。小军比我小10岁,一个36岁的年轻男人却蓄胡子,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大。

第一次和小军接触,我被他的外表蒙蔽了,加上他的声音偏老成,我误以为他是同龄人。“小老弟,你倒是蛮喜欢和我们这群老头子一起混嘛!”说话的人已经年过半百,他叫小军“小老弟”,我更加确定小军和我们差不多大。“美女,一见如故,可以留个电话吗?”小军主动向我要电话号码,我欣然答应了,还迫切地期待他当晚就给我打电话,帮我解开一个哑谜的谜底。

小军果然在相识当晚给我打电话:“我打电话不是想说哑谜的事,就想问问你对我感觉怎么样,我们都年纪不小了,看到合适的人就要抓紧时间恋爱。”“你这算表白吗?”我有点意外。小军答:“就是吧。我又不是年轻人,做不来那些拐弯抹角的事。”

我的前夫很古板,不懂生活情趣。前两任男朋友,一个视财如命、抠门至极;一个少言寡语、故作深沉。小军和这3个男人不同,性格开朗、直率的他,也许就是那个我一直在等的真命天子。

小军答应给我几天时间考虑。意外的是,几天里我居然天天梦到他,从梦里醒来,记得的都是甜蜜的事。我开始想念这个男人,想念和他相处几个小时里的点滴。最后,我决定和他试一试。

在我做出决定的第二天,我忙到没有时间告诉小军。傍晚时分关店休息,已经累得腰酸背痛。锁好门面准备离开,不远处,一个男人靠在一辆电动车旁,夕阳照在他的身上,面容很不清晰。

夕阳下,他不停地朝我挥手。我左看右看,终于确定他挥手的对象是我,便疲惫地向他走过去。走近一看,这个男人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直到他开口说话,我才确定是小军。之前,他蓄着胡子,有点沧桑。现在,他把胡子刮得很干净,清秀的面庞全部露了出来,年龄也瞬间变小了。

“刮不刮胡子差别真大,起码小几岁。”我说。“我本来就36岁,不老也不年轻。”小军的话让我的脸有些挂不住。我以为小军和我是同龄人,没想到他居然比我小10岁。我尴尬地吐出一句:“原来我比你大10岁。”小军很意外,因为我的外表和年龄实在有点不符。我们都沉默了,不知道怎么继续。

“上车吧,我带你去吃饭。”我们都意识到在年龄的判断上我们都犯了错。为了避免尴尬,我拒绝了小军,说想回家休息。小军把车头盔递给我:“我送你。”一回到家,我累倒在沙发上。

“你先休息,我走了。”我没有留小军,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谁知一躺,就躺了半个小时。睁眼时天色已黑,小军推门走了进来。我被吓了一跳。“你没有走呀?”“走啦,门是掩着的,我买菜回来啦。”小军边说边朝厨房走去。十几分钟后,厨房飘出了饭香和菜香,我闻得直流口水。

小军在半个小时内做了三菜一汤。“刚好7点,现在吃饭还不算晚。”他体贴地帮我盛饭、盛汤,把我像女王一样地伺候。吃完饭又主动收拾餐桌,还把厨房的台面擦得干干净净。我满意极了。

“大10岁不算什么,年龄不是问题。如果你觉得我是个适合过日子的男人,就把我收了吧。”小军用“收”这个字。我问:“是收服你,还是收留你?”小军哈哈笑了:“你已经收服我了,接下来就要看你愿不愿收留我了。”我被他逗乐了。他突然在我的面前蹲下,虔诚地等待我的答案。

我幸福地点了点头。小军轻轻地吻了吻我的手背。我和小军的爱情就这样闪电般、炙热地开始了。

两个男友见面了

“你要不要脸?找一个比你小那么多的。”女儿周末回家吃饭,我们母女一起到小区附近的菜市买菜。去菜市的路上,我跟女儿说了我和小军的事。我说得心平气和,没想到女儿反应那么大。

“又来买菜啦,今天小男朋友没陪你来买菜呀?”因为菜市离小区很近,我和菜摊的摊主们都很熟悉。连续几天都是小军陪我去买菜,她们已经知道小军是我的男朋友,所以毫不忌讳地叫他“小男友”。只要小军和女儿不在场,她们爱怎么叫无所谓。可是今天女儿在我的身边,听到卖菜的阿姐问起“小男友”,女儿的脸色更加难看。她扔下我一个人,菜也不买就走了。

原以为女儿只是提前回家等我。推开门,没有她的身影。“你小题大做了吧,他不就是比我小10岁啰,我只是和他谈谈恋爱,又不是要结婚,你不用反应那么大。”“找大10岁的可以,找小10岁的不可以,人家会讲你老牛吃嫩草的。”“能吃嫩草那是我有本事,我不怕别人讲。”“你真的不怕左邻右舍讲?那好,我去找个比我大10岁的男朋友,你不反对吧?”我跟女儿就这样在电话里争了起来。

我当时在气头上,便说到:“有本事你就去找,最好找个又老又有钱的,这样我的后半生和你的后半生都不会缺钱花了。”

“好。你就等我带个老女婿回家吧!”话一说完,女儿挂断了电话。我半天没缓过神来。女儿应该是气话,她不会真如此做,我这样安慰自己。

连续一个月,女儿都不和我联系。不过她还挺孝顺,还是像以前一样给我买米和水果,只是现在改放在小区门卫那里。这个月里,我和小军的日子很不好过。他很难过,觉得破坏了我们的母女情。

“明天晚上我带男朋友回家吃饭,喊你那个小男朋友也过去,我们4个人见个面。”时隔一个月,女儿发来短信。我兴奋极了,赶紧通知小军列好菜单:“她讲要带男朋友回家,没会真是一个老头吧?”我实在有些担心。小军安慰我:“你女才26岁,年轻貌美,干嘛要找老的。”我稍稍松了口气。

傍晚时分,饭菜已经摆上餐桌,可还是不见女儿的身影。7时许,女儿牵着一个男人的手回家了。那个男人的头发有些灰白,皮肤有点粗糙,一看就是年纪不小。再一听他说话,更显老了。

“老余生意忙刚处理完事。大家赶紧吃,菜都凉了。”女儿把老余的凳子拉近自己,她一眼都没看小军,拿起筷子就吃饭。小军问饭菜合不合胃口。女儿不吱声。老余却夸饭菜做得很香。我,小军,老余,聊得还不错,唯有女儿只是低头吃饭。吃完饭又匆匆离开,留下一脸茫然的我。

母女都要幸福

“今天虽然没有正眼看过他,但是我偷瞄了他几眼,小军这个男人是长得不错,就是太娘了,不是那种有大志向的男人。”女儿在电话里说。

“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你那个老余多大,老实交代,他多少岁了?”女儿有些得意,她让我猜。“40岁左右?男人看上去老成,实际年龄应该没有那么大。”我说到。女儿大笑起来:“他今年48岁啦,大你两岁。”

空气突然凝固了。“我没找一个老男人给你做后爸,你自己却找一个可以做爸的男人做男朋友,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和女儿又吵了起来。“要是你愿意跟小军分手,我就跟老余分。”女儿说出她的解决方案。我气极了:“你想得美,我和小军是绝对不会分手的。”

其实说这话,我是底气不足的。小军未满40岁,可是他家里负担重,兄弟姊妹多,遇到什么事他们都找他。他收入一般,能力有限,家里的事经常令他脾气暴躁。相恋一个多月,他已经在我面前发过两次气,还大骂粗口。此外,只有初中文凭的他,确实没太多见识。

我虽然是高中毕业,但是身边的朋友要么有文凭,要么有钱有见识,和他们一比,小军矮了半截。我一度以为,只要这个男人对我好,顾家,这就够了。可是两个人聊天聊不到一块,实在痛苦。

即使没有女儿反对,我和小军的恋情也不会走得太远。2014年底,相恋半年后,我向小军提出分手。

“这回你满意了。我和小军分手了,他不哭不闹,还祝福我。”我跟女儿说,“我已经有实际行动了,你总该有所表示吧。你打算什么时候和老余分手,我们之前讲好的,你不能任性。”对于我的话,女儿吞吞吐吐,就是不直接回答。

之后的几个月我一直在唠叨,让女儿当断则断。可女儿一直说“懂懂懂”,却迟迟没有她和老余分手的消息。因为老余,我们母女的关系非常僵,冷战是常有的事,我曾一个多月不搭理女儿,就是为了逼她离开老余。谁知,事情却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妈,我和老余来真的了,我们打算结婚。”2015年中秋节,女儿给我送了一份“大礼”。我刚想开口说什么,女儿补充道:“我怀孕了。”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可面对我的准外孙,面对女儿的爱情,我妥协了。女儿举办婚礼当天,我坐在床上看着化妆师给她梳头发,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女儿透过镜子看到流泪的我。她握着我的手说:“妈,以后不管你找比你大的还是比你小的,我都不反对了,我想你也幸福。”我的眼泪瞬间溃堤了。(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作者:韦黎)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