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萧锦忠:一生不肯做官的状元郎

“学霸”档案

姓 名 萧锦忠

籍 贯 茶陵下东乡东山坝

举进士时间 清道光五年(1845)

名 次 状元

职 务 翰林院编修

“莫道秩溪无好景,五更尤闻读书声”, 这是明代才子解缙途经茶陵秩堂时留下的诗句,茶陵自古以来的重文之风可见一斑。

自唐天复元年(901年)至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茶陵共涌现出两名状元两名榜眼两名会元,127名进士,明清朝更有“四相文章冠两朝”之誉,历史上甚至出现过兄弟同榜、父子蝉联、叔侄比肩的士林奇观。

在这些茶陵士子中,第二位状元萧锦忠是相当具有传奇色彩的一位,他出身贫寒,中状元后却没怎么当过官,给后人留下了一个难解之谜和很多传说故事。

借书成册,苦读成名

萧锦忠(1803-1854),原名衡,字麟黼,号史楼,今茶陵县下东乡东山坝人。地处“吴头楚尾”的古茶陵,偏僻蛮荒,萧锦忠出身贫寒,苦读是他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

他小时候家中无钱买书,只能借书抄录,装订成册,每日抄数十张纸,“经史手录成轶,尝日罄数十纸”,苦学不辍。在民间,还留有一则萧锦忠借书的故事。

据传,有一次,他听说县城有个姓杨的人家藏书很多,马上上门求借。杨公子一见这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冒冒失失找上门来借书,感到很惊讶,可他见眼前的这个陌生的年轻人谈吐得体,态度诚恳,便提出:“借的书三天内归还,要是能背出来,以后你可以随到随借。”萧锦忠闻言大喜过望,连连应承。借了一部厚厚的书欢欢喜喜地回家。三天过后,他准时还书。杨公子信手翻开书,报了个页码,萧锦忠不假思索,一口气背出来,一字不漏。杨公子又随手翻一页,萧锦忠还是流利地背出来。杨公子惊喜不已,连称奇才,与萧锦忠结成至交。

萧锦忠曾先后就读于洣江书院和岳麓书院,道光十二年,29岁的萧锦忠考中举人,考为觉罗官学(皇家子弟学校)教习,与名士来往频繁。他善长诗赋,诗文十分精妙,广为流传,众人都对他寄予厚望。

道光二十五年(1845)开科,“臣以为政在于得人,藏富所以强国,除邪斯能善俗,讲武乃可以卫民……”萧锦忠的《殿试状元卷》文采飞扬,气贯长虹。顶着巨大的学习压力,客居京城十余年的萧锦忠终于考取状元,授翰林院编修。在他之前,茶陵仅在宋朝有一位士子谭用式得此殊荣,同时他也成了清代湖南唯一的状元郎,一举轰动湖湘。

弃官回乡,原因成谜

俗话说,十载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闻。

在萧锦忠生活的年代,中进士不易,中状元更不易,科举抡才大典,三年一次,一次出一个状元。他们与全国的尖子生一路“血战”登顶,自然光宗耀祖,荣极一时。

因为萧锦忠替乡梓争得了脸面,据说当时在北京的湖南同乡会特地为他宴请戏班,唱了几天几夜的戏,旅居京城的湖南乡亲,则家家张灯结彩放鞭炮,以示庆贺。

明清两朝规定:状元做官起点就是正六品。高中之后,萧锦忠被皇帝钦点授予翰林院编修(主管修史的官员)。可是,风光了一阵,第二年,他就回乡省亲,然后再没有回北京当官,一直隐居老家云阳山下。萧锦忠为什么没回京当官?有很多说法各不一致。

一说是萧锦忠生性孝悌。状元及第之后,归乡省亲,家中两个弟弟相继身亡,因此他上疏辞官,回家侍奉父母。

另一说是他的官运乖张,才退隐山林。期间,道光帝做寿,他写了副对联,文字书法都获好评,却因在书写时将联中的“羣”字写成异体的“群”,被奸臣诬告为“君”、“羊”并立,“辱没皇上”,险遭杀害。遇此打击,他深感伴君如伴虎,锐意顿挫,乃以归家省亲为由回茶陵老家闭门读写,意欲成一家之言,再也不肯出仕。

民间传说则更为有趣,说是萧锦忠苦出身,琼林宴上见皇帝失了仪态,被奸臣诬告为对皇后心怀不轨,招致杀机,萧锦忠只能推说是贪看宫殿里的名诗佳联,当众把满殿的诗文一一背了下来,才得脱身回乡。

无论因何辞官,萧锦忠的才气已闻名天下,获得认可。

情能动天地,才堪称八斗

他的词章瑰丽,工于书法、诗文词赋,著有《舆地汇参》、《自然斋时文辞赋集》,辞官居乡期间,主讲洣江书院和寻乐、明道书院。慕名前来求题署、题诗、作联的人很多,文化大革命前,在茶陵、攸县、安仁等地仍可以看到他当年所题的匾额、楹联、诗文和为族谱所撰写的序、记等。

他的生活比较浪漫,有不少风流韵事,柔情似水,但不狂放轻薄,人称“风流才子”。相传他进京赶考,路经上海,曾与一名名妓相好,暗订私盟;中状元之后,重游故地,寻找这名歌妓,却不见踪影。萧锦忠大为伤感,挥笔写了一副248字的挽联,缠绵哀婉,无限惆怅,创我国联史上最长之联的第一例,至今传为佳话。

他自己的心态也是放松得很,他有一首《闲居即兴》:“依山傍水房数间,行也安然,坐也安然。布衣得暖胜丝锦,长也可穿,短也可穿。稀粥淡饭饱三餐,早也可餐,晚也可餐。无事闲游村市栈,棋也玩玩,牌也玩玩。雨过于晴上小船,今也谈谈,古也谈谈。夜归儿女笑灯前,饭在一边,菜在一边。不是神仙,胜似神仙。”你看,玩玩牌、下下棋、聊聊天、怡儿弄孙,状元郎的生活何等自在逍遥。诗中描摹的乡间生活,平民情趣,近乎乡谣俚歌的质朴风格,是他淡泊名利、和光同尘的内心表白。

不做官并不意味着被人忘记,太平天国西王萧朝贵攻占茶陵城时,以同乡之名请他出山,遭到他的坚决拒绝。曾国藩在操办湘军时,也曾请萧锦忠出山,萧锦忠用《春山柬友》一诗婉言谢绝。

咸丰四年(1854)冬,萧锦忠因烤炭火中毒而死,时年五十有一。

本版采写记者 肖捷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舒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