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陈光问:69岁登科的茶陵第一个进士

“学霸”档案

姓 名 陈光问

籍 贯 茶陵严塘

举进士时间 唐天复元年(公元901年)

名 次 会试第四名

职 务 秘书省正字

茶陵一县,文脉颇盛,自隋唐有科举制度以来,至清末废除科举,共产生进士127名,堪称“进士县”。论者多将此归因于茶陵发达的书院文化,据 《茶陵州志》载:“宋至清代,茶陵书院之多,在湖南名列前茅,其中宋代居第三,元代居第二,清居首位”。

其实,在宋之前,茶陵便有了民办书院的相关记载,而创办人则是茶陵的第一个进士,严塘人陈光问。

灵岩苦读

陈光问,字经世,号严溪,行阜一,茶陵严塘井头人,祖籍江西泰和,其祖父陈景汉是唐会昌元年(公元841年)进士,官潭州太守,其父陈惟克官星沙朝议郎。唐大中三年(公元849年),潭州发生战乱,16岁的陈光问随父徙居茶陵——彼时的茶陵父老并不知晓,这个随父徙居的江西少年,会创办茶陵有史可稽的第一个民间书院,且在日后为茶陵父老奉献了茶陵第一名高中进士的人选。

以今人目光视之,陈光问可算货真价实的“官N代”,父、祖皆为朝廷命官,锦衣玉食的少爷辰光自不用提,再加上祖父的进士身份,熟读四书五经以便日后科考谋个前程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只是没赶上好时辰,唐末战乱频仍,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儿不得不暂时中断学业,随家人前往茶陵这一偏僻的所在以躲避战乱。

落脚茶陵严塘不久,陈光问便在离家30多里地的灵岩山寻到一处石窟,并决心将这里辟为自己的读书之所,后来更是进一步扩建为私塾书院,可容纳数百名学生——明嘉靖四年《茶陵州志》载,“(陈光问)读书灵岩,教授生徒,里中子弟就学者数百”——设馆授徒,印象中一般都是多年不第的穷酸秀才所为,而陈光问却是风度翩翩的少年郎,且是官宦世家,如何会自降身价地干起塾师的活儿?

一个合理的解释是,陈光问虽出身官宦世家,但父、祖辈都是清官,并未积下多少家财,又逢战乱频仍,举家东迁茶陵,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再至茶陵严塘落脚,买屋置产,也须钱财铺路,更何况,广可容纳数百名学子的私塾书院,更不是仨瓜俩枣的银子便能打发的……陈光问自降身价当塾师,未尝不是为自家生计所考量,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则是,教授生徒的同时,还可以继续读书钻研学问,为日后应试考取功名打下坚实的基础。

登第“五老榜”

却说陈光问在灵岩石窟教授生徒的同时刻苦攻读,以备来日应试科考,只是考运不大好,连续多年都未考中进士——“以乡举屡上礼闱不第”——唐时科举制度,先由州县选拔经考试合格的学子,再送至尚书省参加科举,称为“乡举”,陈光问多次被选送至尚书省参加科举,都未能得中进士。

一直到唐天复元年(公元901年),陈光问的“考运”才好起来。这一年,陈光问又参加了尚书省的科举考试,“擢第四名进士”,此时,他已经年届69岁高龄了。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比陈光问早登科百余年的新科进士孟郊的这首《登科后》形象地写出了金榜题名的喜悦之情,但诗人之作颇有夸大之处,得中进士只是获得了做官的资格,真正入仕还得通过吏部的复试选拔,当时称为“释褐试”——意指通过此次考试,可以脱下平民的粗布衣服,而穿上官服。

吏部复试颇为严苛,分身、言、书、判四个方面,要求体貌端正,口齿清晰,书写工整,文理通达,有一不合规定之处,则不予官职,陈光问时已69岁高龄,书写工整和文理通达自不用提,体貌端正和口齿清晰这两条对一名69岁高龄的老人来说却未免太过苛刻,所幸时机赶得巧——就在科考的当年,唐昭宗刚刚平定了宦官刘季述的叛乱,并成功复位,闻听新科进士放榜,大喜过望,乃诏书天下,“择新及第进士中,有久在名场,才沾科级,年齿已高者,不拘常例,各授一官。”

于是,69岁的陈光问和73岁的王希羽、70岁的刘象、64岁的柯崇年、59岁的郑希颜蒙此恩宠,个个被授予官职,时人称之为“五老榜”。

归隐灵岩

69岁的陈光问荣登“五老榜”,唐昭宗诏令陈光问为秘书省正字——官秩九品,司“雠校典籍,订正讹误”之事,大致相当于现在出版社的初级编辑。地位虽不高,却也是食国家俸禄的正经朝廷命官,再说,进士出身本就是根正苗红的典型,若朝中有人提携,青云直上也就跟前儿的事……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陈光问却拒绝了这一任命。

按《严塘陈氏族谱》所载,陈光问授秘书省正字后,“属国多故,祖(指陈光问)隐旧庐”——多故当指天复元年(公元901年)宦官韩全海劫持唐昭宗幸凤翔之事(详见本报4月24日11版《韩偓,“唐末完人”的醴陵时光》一文),其时藩镇割据,大唐王朝已处在风雨飘摇之中,陈光问本就是因战乱而至茶陵避乱的,他可不想古稀之年再踏入纷争的兵乱之地,干脆挂冠而去,图个安生。

陈光问回茶陵后,继续在灵岩石窟教授生徒,由于他是茶陵的第一名进士,且中进士之年已近七旬,年高德劭,对茶陵“士勤于学,农勤于耕”的民风土习的形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后人出于对陈光问的景仰,以“灵岩夜月”之名,把灵岩石窟列为茶陵八景之一。历代文人墨客和茶陵地方官员都慕名前来瞻仰,留下无尽的诗文题咏,生生不息地传诵着这位茶陵第一名进士的故事。

本版采写记者 郭亮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舒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