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彩株洲人 > 正文

吴德襄:渌江书院唯一本土山长

“学霸”档案

姓 名 吴德襄

籍 贯 醴陵东乡塘冲人

拔贡时间 清代咸丰十一年(公元1861年)

名 次 待考

职 务 宝庆(今邵阳)府学教授

今有“学霸”高考前被保送名校,在古代,也存在将品学兼优的学子“拔贡”进入国子监的选拔。这种保送在清代乾隆中期变成12年一次,县学一级仅考选一个名额,通过考选者被保送入京后,若朝考合格,即可当官或任教。

清末醴陵人吴德襄,不仅荣膺“拔贡”,后来还担任了渌江书院的山长。据考证,他也是唯一的一位本土山长。此外,吴德襄门下出高徒,藏书数万卷,是著名的教育家、藏书家。

少时并不聪慧 34岁才获选“拔贡”

吴德襄幼时并不聪慧,对科举必考的八股文也不精通。用现在的话说,他是笨鸟先飞的励志型选手。

如今的高考学子依然可以借鉴的是,吴德襄虽然并非天赋异禀,但他从小喜爱读书,而且学习刻苦。为了牢记书中内容,他常常手抄古人和当时名人的著作。经年累月之下,他的学业逐渐变得出类拔萃。除了学业,他待人恭敬,侍奉后母更是孝顺,品行相当出色。

清咸丰十一年(1861),当时12年一次的“拔贡”机会出现时,品学兼优的吴德襄抓住了。根据彼时县学仅一个“拔贡”名额的惯例,吴德襄应是以醴陵第一名的成绩被保送入京。那年,他已经34岁。

吴德襄的后人吴君华先生曾撰文回忆,他幼时就听过曾祖伯父吴德襄的故事。他说,他们吴氏大祠堂的20多户吴氏人家,有9名学生考上秀才,其中吴德襄成绩特别优秀,膺获“拔贡”,因此还将吴氏大祠堂称之为“拔贡老屋”。

保送入京后,吴德襄通过朝考,被选授为城步县学宫教谕。城步县地贫民穷,山高谷深,汉、苗、瑶多族杂居,风气很是闭塞。他到任后,振奋当地习文之风,很有成绩。城步县学政张燮钧以“大雅宏德望优崇”为题向朝廷上奏。清廷接受奏请,升吴德襄为宝庆(今邵阳)府学教授,署永州府学教授。

吴德襄前后担任学官近40年。晚清官场腐败,贪污横行,但他致力于学问,两袖清风。

75岁任渌江书院唯一本土山长,培育诸多人才

对功名利禄,吴德襄十分淡泊。曾国藩是晚清中兴名臣,听闻吴德襄的名声,曾想招到幕下,吴德襄坚辞不就。当时的湖南巡抚卞宝第,奏请朝庭任他为知县,他也不去。晚清著名政治家、外交家郭嵩焘评价吴德襄说,做官几十年,却绝不趋炎附势的,除了邓显鹤,就只有吴德襄了。

光绪二十九年(1903),75岁的吴德襄告老还乡,因德高望重被聘为渌江书院山长。而他也成了第一个被聘为山长的本地儒者。

那时书院对择聘山长十分慎重,其《择聘公禀》日:“培植人材端由庠序,维持风化道在师儒。故立教惟斯有方,以言教当以身教,而择师尤所宜慎,求经师更求人师。”虽然薪俸菲薄,但有志于正学传人的大儒,依然乐于来此传道授业。

虽年事已高,但吴德襄毅然负起山长重任,决心为桑梓文教事业奉献余热。

时代风云变幻,短短两年之后,光绪三十一年(1905),科举制度被废除,书院改为新式学堂。两年不长,但吴德襄全心致力于书院的教学,培养了一批后来大都投身于辛亥革命的优秀学生。

这些学生中最出色的,是有“吴门三绝”之称的宁调元、傅熊湘和卜世藩。宁调元一腔热血,洒在“民主共和”的旗帜上;傅熊湘著述宏富,致力于宏扬“国学”,是著名学者和近代文学家;卜世藩才思敏捷,诗词古文创作都有较高成就。

藏书五万卷曾在家族建藏书楼

吴德襄爱读书,也爱藏书。近40年担任学官期间,他坚持以俸银的一半买书、藏书。

晚年还乡时,吴德襄带着四十年收藏的书籍近五万卷回到醴陵。他的次子吴新祜知其爱书如命,不忍平生收藏流失,就在石筍山下建了藏书楼一座、房屋数间送给父亲。石筍山上有两块大石头,形状像“筍”,故名石筍山,吴德襄就命名藏书楼为“太山石室”,自号筍樵。

吴君华说,那时的石筍山楼高两层,楼高6米多,进深约6米多,宽约10余米,房子座北朝南,楼的东北面建有三间住房,为读书,生活场地。楼面均青砖贴面,房内四壁放置书柜,五万余卷图书全部放于书柜之中。

吴德襄对全部藏书进行分类,重新著录。有感于藏书不易,难以长久保存,他仿效宁波天一阁范氏藏书存书经验,制定了严格的保管制度。他鼓励后人进楼读书,但规定藏书楼为家族公产,禁止私分,禁止藏移动家具(书柜),禁止藏书下楼,不准将书借人。如有不听者,全族人训斥他。

建国后,诸多运动席卷之下,藏书楼几经风雨。如今,吴德襄的所有藏书已送交湖南省文史馆保存。

本版采写记者 李军  通讯员 罗干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舒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