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罗尔谈“罗尔事件”:我没到山穷水尽地步,还有房子

1

我从小结巴,上学时,老师看有人打瞌睡,就把我叫起来回答问题,我结结巴巴的回答,常常能引起哄堂大笑,然后,同学们的瞌睡就没有了。

慢慢地,我害怕说话,厌恶说话,尤其不敢与能说会道的人对话,能不说话我尽量不说,有话要说时,我就用笔写,把自己写成了文人。

突如其来的“罗尔事件”,把我卷入舆论风暴的中心。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全都是能说会道的人,我无路可逃,不得不说,结结巴巴地说,说得越发驴唇不对马嘴,加上我结巴时的狰狞面目,我即刻沦为谁都想狠狠踩一脚的骗子。

《罗一笑,你给我站住》惹祸之后,朋友们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我也不想再写什么了,我太累,只想趁女儿在重症监护室无需我们照料之际,安静地睡一觉。

此刻,入住重症监护室14天的笑笑,正在生死之间挣扎,我却不得不接着写了。当女儿长大能读懂这篇文字的时候,我可能已被唾沫淹死,尽管此时我昏昏欲睡,完全不在写作状态,我还是不得不咬紧牙关写,我不指望我的文字能一洗我的污名,只想告诉女儿,爸爸是怎样沦为骗子的。

2

就从9月8号开始吧,那一天,笑笑被初诊为白血病,入住深圳市儿童医院。我睡在离医院不远的单位沙发上,睡不着,我就起来写公众号文章。我从2月29日就开始玩公众号,三两天发一篇,自娱自乐。这一晚,我写的是笑笑生病的事儿,写得很沮丧,很可怜,标题叫《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写完已是凌晨两点,点击发表后,不过几分钟,我就收到了山东姑娘南卡卡赞赏的100元钱。这是此前文章中难得一见的“巨款”,我突然心慌意乱,我这不是装可怜博同情吗?就赶紧把文章删掉了。

第二天,笑笑被进一步确诊为白血病,我告诉自己不要着急,不要慌张,我是我们家的顶梁柱,我必须坚强,哪怕是假装坚强。于是,我把《我的世界开始下雪》改了改,改成斗志昂扬的《我们不怕讨厌鬼》,于9月10号发表在自己的公众号里。

此前,我在公众号里发表的,多为自己的小说作品,从《我们不怕讨厌鬼》开始,我就刻意只写笑笑和白血病了,白血病治疗时间长达两三年,我想把我们和白血病战斗的故事写成一本书,让笑笑长大了看。这也是一种祈愿,笑笑能看到这本书,就意味着她什么事都没有了。

同时,这也是写给我儿子的一本书,儿子与我交流不多,但我知道,他一直在默默地关注我的公众号,我要让他知道,当男人遭遇命运出老千,应当怎么办。所以,笑笑系列文章的基本格调尽量轻松、充满正能量,尽量表现男人应有的坚强和勇敢,责任和爱,要哭也得笑着哭。

3

9月13日,笑笑的白血病成为定局,我发布《耶稣,我不要做你的敌人》一文,文末附言说“前天,一个无钱医治新生儿白血病的母亲,抱着孩子离开了儿童医院。此事促使我决定,将本公众号建成关注白血病患儿群体的平台,所得赏金,用于资助白血病患儿”。连日来,在血液科来来往往,见识了太多的人间悲剧,我真的想以我的公众号为平台,成立一个关爱少儿白血病患者的公益基金。

几天后,有朋友提醒我,做公益基金不是想做就能做的,首先,至少得有200万启动资金,然后再登记注册,否则,你会惹麻烦的。

笑笑的病已足够我麻烦了,我不想再另惹麻烦。9月21日,我清点了一下9月13日以来收到的赞赏金,共计32821.6元,虽然这笔钱大部分来自亲朋好友,其目的也是为资助笑笑的医疗费,但因为我前面的承诺,我还是觉得,这笔钱我不能要。9月22号,我发表《笑笑爸的遗书》,宣布,赞赏金中的30000元将用于资助有需要的白血病儿童,初定10人,每人资助3000元,剩下的2821.6元用于笑笑的治疗费。

我宣布的资助计划,一开始就受到朋友的质疑,但我一直硬着头皮实施着我的计划,因为,男人必须说到做到,而且,看到受捐人因受到鼓励而充满战胜白血病的信心,我觉得值。至11月16日,我已资助4个白血病患儿,共计12000元。(见我的公众号文章,《笑笑爸的机会》、《节日不节日,我们都要快乐》、《同舟共济是兄弟》、《男人必须学会爱老婆》)。

了解我底细的朋友劝我,去弄个轻松筹或众筹,德义基金会长主动联系我,要给我发起网上筹款。我拒绝了,因为,我有房有车,还有看似体面的工作,不适合上网募捐。

况且,我不止一次对劝我公开募捐的朋友说,我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真没钱给女儿治病的时候,我还有房子可以卖。(类似的话,我一定在哪一篇公众号文章中写过,一时找不到了。)

4

11月21日凌晨2点,笑笑病危,进入重症监护室,次日出重症室。

11月23日下午6点,笑笑再度病危,二进重症室。

11月25日,我发布《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这是与此前笑笑系列文章风格不太一样的一篇,我没再刻意装好汉,尽情渲泻了一个父亲的无奈和绝望。

从文章的角度来看,千字文《站住》写得语无伦次,我忽略了一点,语无伦次正是真情流露的表现之一,原始的真实力量震撼了读者,往日阅读不过几百上千的小公号文章,在朋友圈转发后引起轰动,连续两天读者赞赏金达到5万元上限。

这时,更多的朋友要求我做轻松筹,我还是没答应,上网筹款,那是募捐,即使钱来得轻松,我心里也不会轻松。我只想像现在这样,写写文章发在自己的公众号里,读者有所感动,就随便赞赏几个稿费,网络上大号小号都在进行这样的尝试,我觉得这也算是自媒体时代的一个探索。

朋友刘侠风一直想帮我,怕直接给我钱,我不要,就想了一个点子,把笑笑系列文章整合一下,发到微信上,发起为期四天的转发活动,读者每转发一次就给我一块钱。相对于每买一瓶什么水就捐给谁一分钱,侠风的创意我乐于接受,因为转发者不需要出一分钱,他的善举也能为他赢得尊敬,我同意了。

我虽然玩了半年多公众号,但并不怎么会操作,一些基本动作还是“罗尔事件”之后,微信工作人员手把手教给我的;我虽然享受着网络的便利,但并不知道网络江湖的深浅,懵懵懂懂就一头扎了下去。

网友最不能原谅我的是,我已是有房有车的小康之家,并不缺让女儿治病的钱,在刘侠风参与此事之前,因为《站住》一文我已获得赞赏金10万元,你为什么还不满足?

我不得不承认,我所以答应侠风的帮助,也是因为我心里泛滥着文人可笑可怜的虚荣心,我写了一篇好文章,只想让更多的人读到它,读完以后赞一声“好”。正是这一份虚荣心,让我付出了惨重代价。

5

11月27日傍晚,侠风推出由他整合后的文章《耶稣,我不要做你的敌人》,掀起微信转发风暴。

《站住》一文的赞赏本已渐趋疲软,在《敌人》一文的带动下,再次攀上每天5万的上限。《敌人》一文在连续两天达到5万上限后被微信关闭了赞赏功能。

许多朋友为笑笑揪心,特意等到0点以后赞赏。11月30日,微信的5万上限功能被《站住》一文挤爆失控,不过1小时43分25秒,《站住》一文赞赏金总额达到2416353.56元。

我知道出事了,赶紧在公众号上发文宣布,笑笑医疗费已足够,请爱心人士停止赞赏。

已经晚了,千字文《站住》获得两百多万元赞赏,迅速成为轰动新闻,对笑笑的怜爱即刻翻转为对我的鄙视。

12月1日,我和刘侠风以及相关单位的人协商如何处理意料之外的两百多万,第一个方案是把钱捐出来,成立“少儿白血病关爱基金”。此声明发布后,未能得到大多数网民的认同。于是商量退款。因为我在公众号发表文章获得赞赏,并没有违犯相关规则,我只需退出11月30日当天超出5万上限之外的两百多万即可。我自己主动提出,30号当天所得全部赞赏,以及《站住》一文发表以来所得到的赞赏金,全部退还。两项相加,共2525808.99元。同时,我也在朋友圈承诺,亲友馈赠的红包(大略10万块),愿意收回的,我也会陆续退还。此时,我只想证明,我不是个贪婪的人。我一向视钱财为粪土,粪土不多不少,才能长庄稼,太多了,只会祸害庄稼。

朋友们后来分析,退还《站住》一文赞赏金,是我最愚蠢的冲动。《站住》一文本来是正常的公众号文章,我这一退赞赏金,就坐实了我的错误。

我本来就错了,不必刻意为自己掩饰和辩护,我只有老老实实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所有的补救措施都于事无补,在网民愤怒的声讨中,我成了货真价实的骗子。

我结结巴巴不断地对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说说说,想努力证明自己不是骗子,结果,我越说越像个骗子。

6

这几天太忙太乱,我没心情没时间上网看有关“罗尔事件”的报道和评论,我所得到的信息基本上来自记者的提问。现就网友质疑的主要问题回答如下:

1、 我的三套房。深圳的房子购于2002年,2004年我和前妻离婚时商定,房子归儿子,随后,我净身出户,房子一直由前妻和儿子居住。2014年,前妻因工作调动,长居福建,而儿子正在冲刺高考,需要人照顾,于是,一直住在单位宿舍的我和妻子文芳、女儿笑笑搬回家来。但房子的所有权根据以前和前妻的约定是给儿子的,我没有权力卖。东莞的两套房子,购于2015年,一套是30多平米的酒店式公寓,一套是80多平米的普通住宅,两套房子总价值为102万(银行贷款43万元),这两套房子当初是为自己退休养老准备的,但目前我们还没有拿到房产证,不能交易变现,因为与开发商有约定,头五年由开发商经营,以租金抵房贷。

2、 我与前妻离婚,纯属性格不和,并非因为我有了婚外情。顺便在此感谢前妻对我的宽容,11月30日,风暴乍起之时,她还赶到儿童医院安慰焦头烂额的我。我2004年离婚,2009年才认识现在的妻子文芳,认识两个月就结了婚。

3、 我名下的三家公司非我所有,是给朋友帮忙的,因为朋友的公司需要一个可靠的人做法人代表。我没投入一分钱,也没有收入一分钱,更没有参与公司经营,只是在必要的时候,把自己的身份证借给朋友用一用。

4、 2015底,我主编的《女报故事》停刊,我每月只能领到基本工资4008元,靠写公众号文章得读者赞赏补贴家用,6月16日开通赞赏功能后,单篇收获赞赏金10元至100多元不等。

5、 被人一再引用的“我有三套房、两辆车、一家前程无限的广告公司”,出自我公众号的一篇小说(我忘记是哪一篇了)。公众号9月10日以前所发表的作品,均为小说创作,人物和故事纯属虚构,并非作者自传性作品。

6、 “你们都不关心我的女儿怎么样了,只关心我是不是骗子!”中的“你们”并不是指质疑的网友,而是指再三追问“我有三套房、两辆车、一家前程无限的广告公司”的记者。

以上信息,我一再对媒体结结巴巴地交代过,但媒体出于各自的需要,只截取于节目或文章主题有用的材料拼接加工,致使网友一直得不到“罗尔事件”的完整真相,甚至被误导得出与事实不符的结论。本文只是对“罗尔事件”的简单回顾,更详细的来龙去脉,请参阅我9月10日以来与笑笑有关的公众号文章。公众号文章一经发表,作者只能删除,无法修改,有效地保证了资料的原始性。

因女儿仍在重症室抢救,我无心也无力就“罗尔事件”的所有可疑之处一一回答,请朋友们给我一点时间,容我慢慢梳理。

感谢朋友们对笑笑的关爱、对我的支持和善意批评,并对因“罗尔事件”受到伤害的网友致歉。

罗尔谈“罗尔事件”:我没到山穷水尽地步,还有房子

12月2日下午,深圳电视台董超先生采访了我,节目分两次播出(并非采访了我两次)。第二次播出的节目中,关于房子的分配引起舆论大哗,观众因此纷纷指责我“重男轻女”。感谢董超先生及时站出来解释剪辑问题,澄清事实,还我清白。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齐卫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