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环境眼 > 正文

雾霾何处来?去河北钢铁重镇看一看

近日,华北地区再次大面积陷入雾霾的笼罩之中。尽管限号、放假等各种应急预案纷纷出炉,但人们似乎还是只能做“等风来”的键盘侠。雾霾的罪魁祸首是谁?众说纷纭,没有统一答案。但这组摄影师卢广前几年实地探访河北钢铁重镇拍摄的照片,也许可以让我们窥见一斑。图为耗资13亿建成的邯郸武安市体育馆外,本地的不少中年妇女,每天会在固定时间来到这里:她们背对体育馆,面向文安钢铁厂,跳起了广场舞。邯郸武安市区有十几个钢铁厂、电厂、焦化厂包围,不管刮什么风,城区污染都很严重。视觉中国 (来自:视觉中国)

河北是中国的钢铁大省,至2013年,河北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连续12年全国第一,但另一方面,作为雾霾污染重灾区,河北唐山、保定、邢台、邯郸等地长期占据全国空气质量最差城市排名前十。河北以煤烟型颗粒物为主要特征,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巨大,最主要的污染源之一是钢铁行业。图为2014年10月,唐山迁安市九江线材炼钢厂区,烟囱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硫、二氧化碳、重金属离子、二噁英等污染物。从远处望向厂区,天空中出现泾渭分明的“霾际线”。 (来自:视觉中国)

唐山迁安市西面的钢铁厂一家连着一家,这里有迁钢、九江、松汀、燕山等钢铁企业。灯火通明的钢城,夜间排放污染更严重。 (来自:视觉中国)

迁安市首钢铁矿石生产基地,露天铁矿已停止生产,井下还在开采。 (来自:视觉中国)

迁安市野鸡坨镇大杨官营村的土地长年累月被燕山钢铁厂的灰尘覆盖着、污染着。整个村子现在居住过千人,1/3人以钢铁厂为生。 (来自:视觉中国)

大杨官营村村民吴国兴和老伴张苏琴住的房子离燕山钢铁厂最近,每天早晨开门,地上都有一层灰尘,平时窗门不敢开,晒在屋顶上的玉米被燕山钢铁厂的烟尘覆盖了一层灰。 (来自:视觉中国)

迁安市松汀村村民刘春付一家四口,妻子、儿子都有病,没有工作;女儿初中刚毕业,一家人只靠他开三轮车接送人赚钱,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妻子有医保,3个月发1400元左右,每月还要吃药。他们家是村里比较穷的人家。 (来自:视觉中国)

迁安市松汀村村民的死亡报告登记表显示,由于唐山迁安松汀村受当地钢铁厂的水污染和空气污染,村民主要死亡原因是脑梗塞和肺癌。 (来自:视觉中国)

松汀村民毛温秀,今年60岁,他背着箩筐,手拿铲子去捡焦炭。他以此为生。 (来自:视觉中国)

松汀村的地下水严重污染,从今年1月开始,村民韩秀兰家的井水有酸味,烧饭、浇菜都不好吃。 (来自:视觉中国)

到了3月份,很多村民家里的井水都变成黄色,有酸味,大家都不再敢吃井水。 (来自:视觉中国)

迁安市北营乡村民王玉彩在迁安钢铁厂当清料工10年,每月工资1600元,这工种是在炼铁炉输送煤带清理掉下来的煤,工作环境非常脏。50多岁的他因为收入太低,一直没有结婚。从北营乡的家到工厂的距离有10多公里,他每天一早离家,7点半左右开始清理煤渣的工作,他的脸上、嘴边、眼角都被染上了黑色的煤灰。 (来自:视觉中国)

在迁安市中化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的围墙外是污水排放沟,沟里的泥成为红褐色。 (来自:视觉中国)

邯郸市永年县永洋钢铁厂炼铁炉倒入铁矿时冒出的褐色浓烟。杜刘固村的村民韩京财在菜地里扎菜,离炼铁炉只有一百多米。他的双手粘满了炼铁炉飘过来的黑乎乎的污染物。 (来自:视觉中国)

邯郸武安市区南面建有文丰钢铁和文安钢铁二大企业,钢铁厂的污染严重影响市民生活。 (来自:视觉中国)

在邯郸钢铁厂居民区附近张贴着很多治疗鼻炎、咽炎等疾病的广告。 (来自:视觉中国)

邯郸涉县天津铁厂道路上尘土飞扬。 (来自:视觉中国)

自2013年9月国家颁布大气污染行动计划以来,河北省展开了规模浩大的大气污染治理运动,钢铁行业是主要的对象。 (来自:视觉中国)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以来,河北省开展了落后小钢铁厂的产能淘汰。高耗能高污染的小炼铁炉早就被叫停了,但在邯郸涉县井店镇还是红红火火。 (来自:视觉中国)

河北省提出2014年要压减1500万吨粗钢产能的目标,根据河北省政府提供的最新数据,截至10月底,河北省已累计压减炼铁产能1202万吨、粗钢产能977万吨,离当年的任务还有一定的差距。图为迁安市九江钢铁厂的铁矿粉、焦炭等材料都裸露在外,污染严重。厂区烟囱林立,每天都有大量浓烟在排放。 (来自:视觉中国)

而卢广这组图片所反映出的也仅仅是工业发展影响城市环境的一个缩影。图为站在邯郸武安市城区西边的商品房里,可清楚看到后方的裕华、金鼎、龙山等炼钢企业。 (来自:视觉中国)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齐卫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