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株洲这个90后妹子被联合国录取,她的经历不一般!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年少时,她的梦想是进入联合国工作,她的愿望是世界和平。与同龄人相比,1990年出生的株洲妹子刘添伊,开启了“另类”模式。

“去联合国干什么?”“这个愿望真好笑!”对于这些“别致”的想法,周围人都一笑置之,而她一直为此摸索着......

经过重重考核,去年9月,她如愿进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她也是通过全球招聘进入联合国屈指可数的株洲人。

刘添伊(后排右二)与小组成员活动后留影。  

【造梦】寻梦柬埔寨,帮助孤儿院建蘑菇工厂

一张照片, 她寻梦柬埔寨。

大二时,旅游、实习、学英语......各种想法在刘添伊的“计划表”中不断“跳跃”。一次偶然的“搜索”,让她了解到国际志愿项目€€€€“柬单生活”,去柬埔寨做志愿者,帮助孤儿院的孩子......“我也有过很多担心,但看到宣传资料上3个小朋友举着莲花的照片,他们纯净的笑容、清澈的眼睛,让我做梦都想去。”

这场梦,一做便是四年。

2011年暑假,刘添伊踏上柬埔寨的土地,一股东南亚的热浪便扑面而来,天很蓝,气候炎热潮湿,“当地孩子基本属于放养状态,没有鞋穿,光着脚在沙石地上追逐跑跳。”

泥巴路、棕榈树、田野.......自然之景美不胜收,贫穷也一目了然。到达“大本营”柬埔寨暹粒市的村落后,刘添伊接到了第一项任务€€€€帮助PACDOC孤儿院建造蘑菇工厂。

“蘑菇在柬埔寨卖价高,易种植,孤儿院建造蘑菇工厂可以培养孩子们的生存技能,同时也让孤儿院多了个资金来源。”刘添伊说,锯木头是最基本的工作。她就是从锯木头开始进入义工角色的。

“在柬埔寨,6岁以下的小孩,因交通意外死亡,最多只能拿到250美元的赔偿。”一次偶然的“听说”,让刘添伊内心“放不下”。“忽然间感觉担子很重,想做点什么。”

买木材、画图稿、调色、粉刷、油漆......40个小时,11个人,一道彩虹色的围墙,在孤儿院边上“守卫”着,“想通过鲜艳的颜色提醒司机,这里经常有小孩奔跑,请慢一点。”

【追梦】4轮考试,高棉语打动考官

在柬埔寨当国际志愿者的4年时间里,刘添伊更加坚定了儿时的梦想€€€€“去联合国,将公益进行到底。”结束后,为丰富自己的业务能力,她选择在英国杜伦大学攻读国际社会工作与社区组织硕士,且一直关注着联合国的全球招聘信息。

2016年,她正式向联合国“进击”。“一年里向联合国投了几十份简历,但投了基本没有回音。”她回忆,为丰富自己的阅历,平时会利用业余时间,去英国纽卡斯尔的社区实习。她的履历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不断地扩充。

“当然没有想过放弃。从来没有!”对于去联合国,刘添伊态度十分坚决。

天道酬勤,她收到了联合国的笔试邀请,“题目和公务员考试类似,用一页纸来简单概括发展中国家女生上学的状况和规划,考察的是国际时事观察能力、高度的总结能力。”

刘添伊印象最深的是第四轮网络面试,主考官们对她在柬埔寨的经历颇有兴趣,几番问答后,她“云里雾里”地说起了高棉语,“真没有其他目的,在柬埔寨与小朋友呆久了,描述起那段经历,高棉语再合适不过了。”面试完她才反应过来,也许正是高棉语,为她加了分。

2016年9月,经过简历筛选、面试等多方面考察,说着外国“方言”的刘添伊被录取了,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曼谷办公室“教育性别平等”研究小组一员。

  【圆梦】 做株洲对外交流大使 

“对我来说,这真是激动的一刻!”刘添伊多年来的梦想照进了现实。

“在联合国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穿着正式、仪态端庄的先生女士、手里拿着厚薄不一的文件、每一件事情决定着世界的发展。她的回答却不止这么浅,“联合国需要具备与各种文化融合交流的能力,这对在联合国的工作非常重要。”

“在中国要讲人情,说话不能那么直接。但在联合国,需要的是畅所欲言,把你的想法直接说出来。”刘添伊在联合国工作最显著的感受就是“跨文化”,如在和外国人交流中,她发现法国人,注重你的神态和感觉;而拉丁美洲人,则习惯用理论来解答......

在工作之余,她同时做起了联合国的株洲对外交流大使,每周五,小组成员都会穿着自己民族的特色服饰、播放母语电影,“我也会趁机向他们介绍株洲发达的服饰业,积极宣传株洲的火车文化、风土人情,甚至邀请他们到株洲做客,品尝臭豆腐、米粉等。”

3月13日,刘添伊应邀到湖南工大与大学生分享自己这几年的“梦想之旅”。采访结束时,刘添伊告诉记者,她会多多学习,努力将株洲的“好声音”传播到世界,为梦想继续前行。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丁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