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时政头条 > 正文

韩国特使明日来华,中国网民早已准备好了这四个字

就在5月16日下午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对外证实,韩国总统文在寅特使、韩国国会议员、前总理李海瓒将于5月18日至20日对中国进行访问。

中国民众或许对“韩国特使将至”的消息已经不感到陌生。三天前的5月14日,当韩国政府代表团在京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时,韩联社记者便报道称,文在寅将前总理李海瓒作为其派往中国的特使人选。

在介绍李海瓒时,韩联社称,他“与中国高层有不少交情,被看作韩国政坛上典型的‘亲中派’人物”。

640.webp

▲李海瓒(新华社)

这位“亲中派”人物的到来,能否令眼下的中韩关系迈上回暖的轨道?

虽然韩国舆论界对此期望甚高,但中国网友们谈及此事时,则回应得更加“淡定”——

“什么特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萨德’撤不撤走的问题。”网友“夜明灯81417”这样写道。

韩国特使欲来华“争取中国舆论的暖风”

与李海瓒即将来华开展“特使外交”几乎同步,韩国政府也向美日俄以及欧盟与德国分别派出了特使。

韩青瓦台5月15日发布的消息显示,其他四名特使分别是:向美国派遣《中央日报》·JTBC前会长洪锡炫,向日本派遣前国会副议长文喜相,向俄罗斯派遣共同民主党议员宋永吉,向欧盟和德国派遣韩国西江大学国际研究生院教授赵润济。

640.webp (1)

▲5月16日上午,在青瓦台,韩国总统文在寅(中)与即将被派往美中日俄四国的特使走向宴会厅,准备共进午餐。(韩联社)

据韩媒介绍,每位特使领衔的特使团中,会有四名特使代表。而据了解,李海瓒所率领的访华团还将包括国会议员、前驻华外交官以及智库研究员等多名成员。

“各特使带着文在寅总统的亲笔信前往,因此即使不会见首脑,也将会见政府高层相关人士。特使团计划在完成任务返回韩国后,通过会面或书面形式向文在寅总统报告特使活动。”韩国《中央日报》16日披露道。

韩联社则援引李海瓒16日当天的话表示,他已同中国驻韩大使进行了会晤。据他了解,中国部分舆论高度评价中韩两国领导人于5月11日的通电话内容,称赞双方进行了有意义的沟通。李海瓒说:“我将做好特使工作,争取舆论的暖风继续吹下去。”

640.webp (2)

▲文在寅(左)将信件交给李海瓒。(韩联社)

李海瓒并非第一次作为总统特使被派往中国,2003年2月,他曾作为当时候任总统卢武铉的特使来华访问。

在韩国国内,他多次当选国会议员,被认为是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内的资深人士,并于2004年至2006年在时任总统卢武铉政府内担任国务总理。

而中韩建交15周年时(2007年),李海瓒也曾率团来华。时任国务委员唐家璇、中联部部长王家瑞都曾接见过他。

640.webp (3)

▲资料图片:2012年11月,时任韩国民主统合党党首的李海瓒(右)在韩国首尔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新华社)

韩媒认为,作为韩国新总统身边的“重量级人物”,文在寅派出李海瓒来华,旨在找到打破两国关系坚冰的突破口。

中国网友最想对韩国特使说这四个字

虽然韩国舆论界对新总统的“特使外交”期望甚高,但大多数中国网友谈及此事时的回应则显得更加“淡定”——

640.webp (8)

640.webp (7)

640.webp (4)

640.webp (5)

  网友们的表态集中指向了四个字:“撤走萨德”。

如一位网友所说:“韩国新政府要改善对华关系,必须在‘萨德’上拿出诚意。”

其实对症结所在,韩国媒体也心知肚明。韩国《世界日报》日前报道称,目前,韩中关系走向的最大障碍就是“萨德”问题。韩国《亚细亚经济》14日则报道称,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最近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由于中国的“萨德报复”,今年韩国遭受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8.5万亿韩元(约合522亿元人民币),国内生产总值因此下降0.5%。

640.webp (6)

▲仁川机场免税店前门可罗雀。

鉴于此,“萨德”问题也将成为韩国特使此次来华的一个核心议题。据韩总统府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告诉记者,李海瓒访华期间计划与中方人士就两国关系广泛交换意见,这主要指的就是“萨德”问题和朝鲜半岛事务。

此外,据韩联社16日晚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计划将于6月底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会谈。报道表示,韩美元首会谈之所以这么快速地进行,原因之一在于文在寅对“萨德”部署问题上表现出了“强烈的意志”,希望能恢复与邻国外交关系和解决国内矛盾。

“‘萨德’问题不仅是韩美之间的问题,还牵扯到中国,文在寅必须先说服美国,才能施展他的计划。”文章说。

韩国新总统或将“萨德”问题付诸公论

当然,虽然大多数中国网友本着“撤走萨德,一切好说”的立场,但大家也对中韩关系走向正常化抱以期待。

640.webp (10)

640.webp (11)

640.webp (9)

640.webp (12)

5月12日,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萨德”对策特别委员会在位于首尔的国会召开记者会,其间,特别委员会委员长沈载权呼吁中断部署“萨德”系统,并要求对部署“萨德”履行国会审批程序。

沈载权当时表示,部署“萨德”系统,是关乎国家安保的重大事项,并将产生巨大经济支出,根据韩国宪法规定,履行国会审批是必需的程序。

据韩联社16日分析,韩美首脑会谈上,韩国总统也将强调韩国作为一个民主国家,部署“萨德”需要获得国民的共鸣和国会的批准,呼吁尽量减少无条件的部署。

“文在寅的重点是要启动国会批准‘萨德’的程序,将‘萨德’付诸公论。然而,现在保守党是第一大在野党,真想通过国会否定掉‘萨德’,可能会很难。”一位在首尔的中国学者说。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王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