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浪漫萤火虫 ”欲在株洲展出 引环保志愿者 “搅局 ”

株洲网讯(株洲晚报记者 赵露)在国内许多城市引起争议的“萤火虫展出活动”,在株洲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近日,一家公司发出宣传表示,将在株洲举办“首届萤火虫浪漫之夜”。但很快,这场活动就引来了本地环保志愿者的抵制。这些美丽的小小昆虫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博弈和利益?

binary_middle

“萤火虫展”

引环保志愿者“搅局”

2017年5月14日晚,株洲环保志愿者刘庆睡前翻看了朋友圈,一条名为《重磅!株洲首届萤火虫浪漫之夜……》引起了他的注意——在端午节期间,东湖公园将有一场大型萤火虫观赏活动。

刘庆顿时睡意全无。大城市的人们看到萤火虫,会想起童年的美景,更希望这场美丽的“自然课”能弥补自己孩子的遗憾。但与此同时,为了商业展示的效果,这些小小的美丽昆虫,会被人从生态环境良好的湿地、森林、湖泊和稻田中,运往灯火通明的城市。对这个美丽又脆弱的生命而言,这却是一段“死亡之旅”。

刘庆决定做个“搅局者”,拯救这一批萤火虫。他在网上发出质疑帖子,并号召大家抵制该活动。

举办方回应:

来源正规,并且“不放飞”

面对质疑,昨日,“萤火虫浪漫之夜”株洲活动负责人牛菲告诉记者,这次展出的萤火虫属于养殖场培育,并非是野生,有正当的来源。牛菲给记者发送了“梦之恋”萤火虫养殖场的营业执照和动物检疫合格证明,以及萤火虫养殖场的图片,养殖场位于赣州宁都县大沽乡。

随后,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了解到, “梦之恋”萤火虫养殖场注册地在江西赣州市,该企业确实具备萤火虫养殖、销售资格。

牛菲告诉记者,她是一名刚毕业正在创业的大学生。对于萤火虫展引争议,牛菲表示,她请养殖场专门派人跟踪护理用于展览的萤火虫,“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萤火虫不是放飞的,展览期间,我们全部是网住的。放飞的话,萤火虫肯定会死掉,展览结束后,我们会将萤火虫送回养殖场予以回收。”

不过,刘庆表示,他也收到了牛菲提供的萤火虫养殖场图片。但他把图片转发到一个全国性的萤火虫保护群后,环保组织“北京自然之友”成员、国内著名萤火虫保护者岳桦指出,这些图片是深圳一个萤火虫活动的。对此,牛菲解释称,“梦之恋”在深圳也有养殖场,“属于边养殖边展出的性质。”

记者了解到,此次活动的举办地点目前已更换,对于新的举办场地,举办方讳莫如深,但30元/人的门票依然在售。

农民捕萤一夏收入远超种地

从收购到展出,已有完整商业链

公开报道显示,赣州为全国的萤火虫输出地,下辖的宁都县大沽乡更是最为“繁盛”。

宁都县政府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表明,当地农民的人均一年可支配收入不足万元。而当地村民在大沽乡捕捉萤火虫,抓得多的人,一晚上能捕到一千多只。一位村民说,他抓了三年野生萤火虫,今年因为眼睛不好才停手。捕萤一夏天可以赚1万元,几乎是他一年种地收入的两倍。

媒体报道称,村民把捕捉到的萤火虫,贩卖给上一级收购商,为掩人耳目,不少收购商都会开一个萤火虫养殖场。记者在淘宝上搜索发现,如今,萤火虫也“飞”进了购物网站电商平台,商品名称为“萤火虫活体”。在一家网店,记者看到其报价为:38只88元,若买1万只,单价只要1.2元,买10万只则能获得1元/只的优惠价。上述提到的“梦之恋”萤火虫养殖场也开设了网店,每只萤火虫价格为1.5至2元。而收购商从当地农民手中收购萤火虫,一般每只仅几毛钱。

记者了解到,此次打算在株洲举办的“萤火虫浪漫之夜”活动,宣称有一万多只萤火虫。而外地一些更大的活动,甚至有上10万只。一场活动,收购商转手就能赚几万元,而对萤火虫观赏活动举办方来说,一张门票几十元,几百个观众就能回本。对此,举办方则称,活动的宣传费用、场地费也很大。也正因如此,尽管争议不断,近年来各地仍常有萤火虫商业展览推出,市面上也基本形成了抓捕野生萤火虫——网络买卖萤火虫的平台及渠道——商业展览或放飞的商业利益链条。

萤火虫展览为何频惹争议?

对生存环境要求严苛

展出后死亡率极高

在大城市,萤火虫活动也曾风靡一时,但近两年纷纷被叫停。2015年8月7日,长沙市首家萤火虫主题公园在橘洲开园,吸引众多市民前往参观。随后,一封由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发布的公开信《我不去萤火虫坟墓》广受关注,公开信称萤火虫主题公园涉嫌非法捕捉野生动物、破坏生态平衡、造成外来物种入侵。第二天,萤火虫主题公园主办方就关停了公园

近几年,青岛、武汉、成都、上海等地的萤火虫放飞活动,也纷纷被叫停。几天前,海口市萤火虫放飞活动,也在当地环保志愿者的狙击下被叫停。

市林业局野保科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萤火虫不属于野生保护动物,国家目前还没有明确规定如何保护。

萤火虫的生存环境,对气候、空气质量、水体质量、光照环境等都有极其严苛的要求。因此,若其被带到城市展览并放飞,基本是一场“死亡之旅”。中国内地首个研究萤火虫的博士、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付新华曾表示,对萤火虫而言,展览往往是浩劫,萤火虫被放飞后,3天内的死亡率就可达到60%。

上述“萤火虫浪漫之夜”活动,宣传方案就称:萤火虫对环境极为敏感的虫虫,只能在水质纯净、空气清新的自然环境里“居住”。城市的灯光影响了萤火虫交配信号的传递,久而久之,萤火虫的繁衍受到影响,它们种群的消退非常迅速。这也让环保志愿者纳闷:“既然他们自己都这样认为,为什么还要把萤火虫带来展览?”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200多种萤火虫,但随着环境的变化,萤火虫的数量正在急剧减少。早在2007 年年底,一场关于萤火虫的学术会议召开,与会专家一致认为,中国萤火虫已走到危险的灭绝“悬崖”。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王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