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时政头条 > 正文

以生命担当使命

株洲网讯( 株洲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尹二荣 唐艳丽 通讯员 郭益勇 刘彦 龙强 刘小勇)参天的古树,潺潺的河水,蜿蜒的水泥路,坚固的防洪堤,戏水的人群,连绵的远山……夕阳下的竹芫仿佛涂上了一层银辉,宛如一幅美妙的山水画。

早年的竹芫并非如此,这旧貌变新颜的背后不知倾注了多少人的心血,村民们却永远记住了龙秋奴的名字,遗憾的是7月11日一场车祸,夺去了他的生命。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近日,记者驱车茶陵县湖口镇,深入一心村竹芫、一心、杉南采访,探寻龙秋奴的生命足迹。

寻访之旅,道虽不险,但溢美之词,超乎想象。

十多年如一日,不论担任什么职务,龙秋奴努力践行着在农村干一番事业的誓言,用自己的一腔热血和生命,诠释着一名基层共产党员不变的信仰和追求。

对公家的事特别上心,家里的活却常往后拖

“我要去田里干活,你早点把田犁完,我好插秧。”

“我没空,田里的活先放着。”

这是龙秋奴与妻子谭平娇的最后通话,时间定格在7月11日下午4时。

自家的活,他总是往后拖;对公家和他人的事,他特别上心,马上就办,这就是龙秋奴为人处事的原则。

1995年,高考失利的龙秋奴当上了原竹芫村村秘书。从那时起,他就发誓要在农村干出一份事业来。

2006年,龙秋奴被推为村支书。那时,村里没一条像样的路,没有路灯,村民出行提心吊胆。防洪堤年久失修,庄稼和道路经常被淹。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留下来的尽是老弱病残。

要想富,先修路。

龙秋奴召集党员干部开会商量,又挨家挨户上门与村民沟通。深受交通之苦的村民们,纷纷加入到修路的行列中来。龙秋奴不敢懈怠,天天带领村民一起挖土方,开石方,填路基。3个月后,一条4公里长的土沙路在竹芫村蜿蜒着。

为了不耽搁修路,他常常早上4点起床去犁田,干完活后又马不停蹄赶往工地。别人家的双抢,半个月搞完,可他家却要2个多月。那时他八旬老父亲病重住院,他没去陪护,只抽空探望过一次。

路基修好了,可硬化要钱,他骑车去县城争资,硬是把村道水泥硬化了。

“说实在的,他比我强多了,吃得苦,耐得烦,为村里争来了上百万建设资金。”老支书段佑宏感慨地说。

修路成功了,其它基础建设接二连三。这些年来,竹芫先后修缮了村部,加固了3处防洪堤,建设了2处休闲广场和篮球场。全村电网实现了升级改造,水泥路直通各家各户。村道全部安装了路灯,路旁进行了绿化。如今,村民们早出晚归,安心多啦。

一心村的农村安置房建设,龙秋奴费尽了心思。2016年6月21日晚,在镇里开完会,已是11点多。他连夜赶到了10多公里外的杉南,敲开安置户江三牛的家门,一起商讨如何加快进度。次日早上,他叫上砖匠、水电工再去江家帮忙。龙书记来过家里多少次,江三牛记不清了,这份感动却一直带给他脱贫的希望和动力。

心中总装着别人,唯独没有家人和亲戚

7月26日,记者来到了龙秋奴的家。一栋半新的砖瓦房,屋内十分简陋,几乎没有装饰。

“他当书记这些年,工资只有这么多。为补贴家用,我种了20多亩田,两人起早贪黑地干,原想多挣点钱装修房屋,不料他出事了……”谭平娇声音低沉,还未从伤痛中走出来。

在别人眼里,龙秋奴有点傻。当书记这么多年,争资上百万,经手项目不少。只要脑筋活泛点,完全可以弄点钱,但他从未动过这样的歪念。

“我跟他吵过几回,他这人就这样,有好事从不让家人沾边。”他二嫂谭晚娇脱口而出。

原竹芫村人口400多,村干部3人。支书兼主任,龙秋奴一肩挑,谭晚娇任妇女主任,还有一个村秘书。村干部的工资有统一标准,可每次发钱,她发觉总比邻村的少些。她多次找龙秋奴“理论”,甚至还去镇政府闹过,想辞职不干。可每次,他总笑着解释,极力挽留。其实,她理解他的难处,村里穷,他常把一分钱扳成两分用,只好从工资中挤出部分,来维持村里运转。

其实,有怨气的不只二嫂,弟弟龙晚奴也觉得他无法理喻,兄弟俩怄过气。

龙家兄弟6人,3人从事建筑生意。竹芫修路、建堤,改造电网……只要他偏心一点,拿个工程不在话下,但他从未关照过一次。有时,他拉上党员干部找供应商谈价,常常谈得唇焦口涩。仅村道水泥硬化一项,他为村里节约了8万元。

对家人吝啬,对困难户却出手大方。村民罗永青体弱多病,无劳动能力,家境困难。他经常自费给罗家买米买油,关怀备至。不少年轻人外出务工,医保费和社保费要及时上缴,他常自己垫钱,有时钱不够,还找兄弟借。

三弟龙晚奴,家庭困难,符合低保条件,可他不同意申报,硬是把名额让给了贫困户张元华,此举令张元华感动不已,逢人就夸书记好。

他就是这样的人,心中总装着别人。

全力以赴绘蓝图,出师未捷身先死

7月28日,随着一声指令,村主任陈秋明按下了按钮,一心村光伏发电站并网发电了。望着电表内跳跃的数字,陈秋明心潮澎湃,脑海中不停地浮现着龙秋奴的话语。

2016年10月,竹芫、一心和杉南合并成新的一心村,龙秋奴担任村党总支书记。为了熟悉情况,他每天绕行10多公里去一心、杉南访贫问苦。3个月后,他掌握了村情,倾听了民意,理清了思路。

在村里第一次党员干部大会上,他描绘了一心村的发展蓝图:打通竹芫与一心、杉南之间的道路,打赢脱贫攻坚战,建设生态旅游新村。对此,有人表示质疑。

“事是人干出来的,只要有信心,不懈努力,就能实现目标。”龙秋奴曾这样说过。

为筹建光伏发电站,他不辞辛苦,去镇、县有关部门争资立项,后又带人实地勘测。不到8个月,光伏发电站建成了。

阳光照亮脱贫路,但脱贫攻坚得多点发力,他想到了培养致富能人带动脱贫。

“为了让我回乡创业,从土地流转、用工到资金问题,龙书记给我不少帮助。”回乡种蘑菇的段和勇说,去年大风吹塌了几个塑料大棚,龙秋奴第一时间赶来帮助其恢复生产。如今,像段和勇这样的致富能手,村里还有好几个,他们吸引了不少贫困户在家门口就业。

黛绿的青台山,有千年古茶树群,又有丹霞地貌,风景秀美。山脚下的厂江河自东往西,穿厂江,过一心,最终汇入洣水。河中流水潺潺,岸边风景如画。

如今,全域旅游的建设热潮如火如荼,可一心、厂江的美妙景色,却养在深闺无人识。

一想到这,龙秋奴常常夜不能寐,找到镇党委畅谈乡村旅游,并得到了镇里支持。

7月11日,他陪同客商沿厂江河一路而上,不料天降暴雨,汽车不慎翻入厂江河……他的突然离去,让村民们痛彻心扉。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赤子心,壮士志,未了情,全写在一心那片土地上。

见记者来访,许多村民自发前来原竹芫村部。时隔半个月,村民一谈起龙秋奴,纷纷称赞,扼手惋惜。在他们心中,龙书记,并没有走,永远留在了那山、那水和人民之间。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肖芳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