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专题 > 株洲文联 > 文艺窗 > 正文

玉珍的诗

《寂静的雪》

 

世上最轻的脚,最无声的脚步

一夜间落满整个世界

我推开门

闻到崭新的清气

白,一种彻底的纯洁,灿烂得无法转述

 

人们从十二月的深夜朝窗外探出脑袋

他们惊奇

他们的眼睛乌亮

仿佛这雪白世界的客人

 

我伸手接住几片雪

嘘,冰凉也在空气中停住

仿佛世界骤然回到婴儿

 

白,一种彻底的纯洁灿烂得无法转述

寂静来到我家门前,而我毫不知晓 

 

《闭嘴》

 

因为美我变得口吃

时间消化了部分解释

 

没人能逼我说话,这张

倒霉而倔强的嘴,诚实而严肃笨拙

她缺少合适的交谈者

 

可惜我只有一张嘴

她一生围绕粮食和地下水

在喂养中浪费弹劾的权利

 

还有歌声在喉咙夭折,她偏爱

对着墙壁倾诉,两片无法炸开的花瓣

吃进了嚎叫与咒骂

 

没有人明白哑巴的倔强

只有铁深谙沉默的力道

我的嘴深爱着闭嘴

她不因孤独而出卖我    

 

《醒来》

 

我的梦如此浓烈以致溢出现实

我的死过于缓慢以致生生不息 

 

《悲惨世界》

 

不要去河边打落水狗,

不要去路旁奚落叫花子,

不要去驯兽场看老虎,

不要去囚牢看英雄,

不要摘光头的帽子,

不要掀寡妇的裙子,

不要尝试死,不要与现实比残暴,

见到悲惨不要哭,

见到悲惨也不要笑,

是的,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左手的苦难从右手出来

不要哭

噩梦从来没有君主 

 

《你们太粗鲁了》

 

在精神之上,有水无法穿越的桥梁

在深水,精神救不了溺亡之人

你们爱铜臭胜过花香

 

路人在谈论今夕的粮食,用收成

隔绝与自然的关系

你不懂我用失眠养育的

森林般的辞藻。在渴睡的听力中

夜莺成为陌生人。

 

你们太粗鲁了,你们漠视诗歌造就的世界

在饭碗中挖掘饱胀

而苍白之眼——看见了谁的垂死?

词语之内我们不是近亲

 

而语言的脐带

并无法拯救我们的隔膜

 

作者简介:玉珍,1990年生于湖南炎陵,作品见《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读诗》《作品》《汉诗》《山花》《西部》等,获第六届张坚诗歌奖年度新锐奖,第一届人民文学诗歌奖年度新锐奖。第五届井秋峰短诗奖优异奖。作品入选2013年“鹿特丹——北京文艺网”国际同步诗歌节,入选《2012年中国诗歌精选》《2013中国新诗排行榜》《2013-2014中国新诗年鉴》《2015年中国诗歌排行榜》《2015中国最佳诗歌》等。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丽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玉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