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专题 > 株洲文联 > 文艺窗 > 正文

日头的气味

日头的气味(外二篇)

许多人并不清楚,悬在天上的明晃晃的日头是有气味的。只是它的气味你直接嗅不出来,必须通过一种媒介去吸收,然后才能作用于你的鼻腔。

在日头下晾晒一天,竹竿上的衣服显得很硬衬,给人以吸饱了日头气味的感觉。你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那上面散发出的气味,使你的鼻子很兴奋,忍不住低下头去贪婪地吸。日头的气味是一种干爽的暖和的香味,很浓烈,又象经过醇化,因而很纯粹。特别是冬夜,一床白天晾晒过的棉被盖在你身上,日头的暖烘烘的香味包裹着你,此时,你最好连内衣内裤也脱掉,这样,你就可以全方位地接受日头的恩赐——那种清爽,那种单纯,那种温馨,那种亲和,会使你终身难忘!

秋天,你到田野去漫步,阵阵稻谷的香味扑面而来,那是一种成熟的气味,实际上也就是日头的成熟的气味。这种气味令人感受到辉煌的创造和光明的价值。你忍不住去寻觅,你发现,日头的气味有金黄的颜色,并且有沉甸甸的分量,你怀着感恩的心采一穗,金粒一般的质感使你想到,人是日头最娇宠的儿女。

你还可以通过身边很普通的东西嗅到日头的香味,比方说老母亲晒的干白菜,日头气有很强的渗透力,这是一种不给腐烂味和霉味留一丝余地的力量。干白菜你只须吃上一口,就会齿颊留香。

其实,人的最佳选择,还是用自己的皮肤吸收日头的气味。晴天,你可到郊外去,不必戴草帽,更不要撑阳伞,而要尽可能多地裸露自己的肌肤,让日光纤细的透明的指头伸向你,触摸你,把温暖的香气慷慨地抹在你的身上……  

据说,有一位贵妇人,当发现农夫走近她时,立刻用洒有香水的手帕掩住口鼻,轻蔑地说“一身的日头气!”

这绝对是一个无知的病态的女人!她的无知在于她竟敢冒犯至高无上的日头,把日头的恩泽视为粪土;她的病态在于把俗不可耐的香水奉为至宝,而把日头的气味拒之于千里之外。她长年累月把自己藏在高墙的后面,那种身上散发香水味的令人作呕的男人便是她生活的全部内容。

这个可怜的女人,她不知道日头的气味即是生命未经污染的香味。这种香味,是身体强壮,心志健全的男人的气味。身上散发日头气的男人是真正有魅力的男人。

窗外,日头的气味大海一般洋溢,无须门票,你的肌肤就能享受到那份恩赐。问题是,你自己不要拒绝入场。

   十足阳刚的生命

养宠物,在城市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其实,饲养小动物,在乡间是很普通的事,只是,那不是当作宠物侍候的,它们无一例外都要承担某种“责任”。比如猫和狗,就要负责捉耗子和看家护院。乡下人可不会娇惯它们,搂着它们闲聊天或者逛大街。这些乡间的小生命生存在自然之中,因而更具有活力和生趣,实际上比当作宠物的同类可爱得多。

乡下人养着各种各样的小生命,我以为,最出色的还不是猫,也不是狗,而是大公鸡。

我是一个俗人,我真的喜欢大公鸡。在乡下,大概是没有哪个农家不养鸡的,但他们通常养的都是母鸡,因为母鸡可以下蛋。公鸡则大多被阉过,因为阉鸡可以多长肉。养公鸡的农家相对少些,它的经济价值比母鸡和阉鸡低,而食量却很大。

养大公鸡其实是个正确的选择。它的一种生物性对人很有用。在夜间,它可以当自鸣钟使用。它的每一遍啼叫,都在向你报告时辰,使你不致在酣睡时昏聩。当鸡叫三遍,晨光也就降临了,它唤醒你,使你不至于误过早晨的黄金时光。

再则,养大公鸡的农家,是要多一道亮色的风景的。因为它的阳刚,使乡村多一分兴旺的生气。

大公鸡的羽毛就令人振奋,金红的色调,仿佛是披着阳光与火焰,象征生命的兴盛和蓬勃。它的体魄雄健,脖颈像骏马一般昂扬有力。它的两只眼睛圆睁着,形同聚焦的阳光,那样明亮,那样炽热,充满竞争的渴望。它的发达的冠子,鲜丽、血红,看起来正在燃烧,在它往远处眺望时,脖子伸得很长,很直,像一支火炬。它的两扇翅膀坚强结实,煽动时气浪汹涌。如果面对敌人,它的美丽的颈毛伞一样撑起,翅膀张开如超音速战机的两翼。它站立着,脚爪就像苍松裸露的树根,遒劲有力。当它迈开双脚,有一种独步时空的高傲气派。此时,在它身边蹒跚的阉鸡显得何等猥琐可怜。

更让阉鸡无地自容的应是大公鸡那惊天动地的啼叫。这晨的歌者,因为早晨的盛情相邀,显得那样亢奋,它纵身一跃,或落在菜园的篱笆上,或兀立在木芙蓉横斜的枝条上,甚至于一道断壁残垣,它也能找到立足点。大公鸡是一个不计较舞台的乐观的雄心勃勃的歌者。

在我看来,从大公鸡的喉管里喷射而出的应是一股力量。迎着晨光,它的脖颈伸向前方的高处,当伸长到极限时,身体构成一条强直的斜线,如同一支即将离弦的金箭。此刻,在它生命深处集聚的力量喷涌而出,是那样猛烈,是那样强大,与早晨的空气剧烈摩擦,发出惊心动魄的呜叫:“喔——喔——喔!”这声音极具穿透力,四山的村庄都能听到生命的召唤。这声音带着火的音符,点亮满天的云彩,新鲜的阳光水一般漫过屋脊,炊烟袅袅升起。健壮的村妇们支起竹竿,开始晾晒新的一天的生活……

的确,我非常喜爱乡村的大公鸡,那是一种十足阳刚的生命。

月光升起的感觉

偷袭的夜色悄悄逼近,在黑暗的围困之中,夜行者险些迷失。如同神灵的安排,一轮明月从远山的浪峰上一跃而起。

那是一只照路的灯笼吗?与行者相伴相随,寸步不离。黑暗被稀释,从林子里穿过的低吟浅唱的小溪,与婆娑漫舞的树叶,传递着欢愉的眼波。蜿蜒曲折的路清晰可辨。夜行者加快脚步,他不能辜负这柔和的光辉。一支儿歌突然苏醒:月光光,亮堂堂,打开后门枇杷黄。月夜,给他一种甜蜜的感觉。

月夜给人的感觉还透着温馨,这是一种亲密无间的朋友的感觉。的确,月亮就如同我们的朋友。她在你感到迷惘的时候出现在你的身边,她还分担你的孤独和相思。正因为月亮情感丰富,所以成为诗人的密友。她的友情无时不在,“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缪斯的追随者,有一颗脆弱的心,月亮是他们感情的慰藉。狂放的李白开怀畅饮时,不忘“举杯邀明月”。夜深人静那寂寞的时刻,诗人止不住向她流露一缕柔情:“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更有现代浪漫的歌者,直接将明月比作自己的爱人,这样,她就成为至亲至密的朋友了 !  

有人说,诗人是大众的代言者。果然,诗人的吟唱,使我们的心因为共鸣而震颤! 或许是因为太美好,或许是因为太尊贵,我们的朋友还被人视为幸运之神,认定她能给生活带来幸福、美满,祥和与光明。人们在描绘这种完美境界时,动情地说:花好月圆。

月亮给人间那么多的希望,那么多的依恋,我们怎能不珍爱她!怎能容忍乌云玷污她!儿时的故事记忆深刻,我永远不会忘怀人们护卫月亮的情景。那是神话的时代,长者用“天狗吃月”来解释月蚀。在月轮被黑暗逐渐吞食的时候,每一个乡村都沸腾起来。“嗬嗬嗬嗬”,男女老幼都在拼力嘶喊,这是现实的狂呼,又像是从远古传来的怒吼。人们疯狂地敲打着鼓,敲打着锣,敲打着面盆和水桶,敲打着一切能发出响声的物件。此时,一些平时喑哑的东西都变得声音洪大起来!天狗终于退却,吐出被它吞噬的月亮。人们又看到了自己的朋友和幸运之神,于是生活恢复了祥和……

我们真的要感谢先人,因为他们善良的感情,丰富美好的想象,我们才拥有这样一轮皎洁的、温婉的、无比丰富的月亮! 月亮知道,我们一刻也离不开光明。炽热的光让人崇敬,清凉的光让人亲近。在一切的生命中,人的趋光性表现得最为强烈!

善解人意的月亮,正是在黑夜降临时如期而至!在她富有亲和力的柔光里,游子的行旅少了一片阴影,多了一份对亲人和家乡的思念。而对于在热恋的花径上徜徉的男女,她是浪漫的酵母,爱的蜜汁快速分泌,如同酒坊的酿造进入高潮,汩汩渗出的琼浆芬芳而浓烈!

因为有月亮,我们有了更多的爱;因为有月亮,我们有了更多的创造;因为有月亮,我们不害怕黑夜……

作者简介:田章夫,男,湖南澧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株洲市文联主席、党组书记。著有诗集《三月诗选》《趋光集》,中短篇小说集《女子的码头》等。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丽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