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专题 > 株洲文联 > 文艺窗 > 正文

梦泽山庄

这是一株垂柳,我坐在下面的大石头上,有一种清凉的感觉。望着矗立在我眼前五层大厦,又望望四周宜人的景色,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感。

在我的左前方,有一人工湖,形状象一只弯月,湖水绿得有点晕,好像一块碧绿的绸毯,不经意地扔在一块山谷里。湖面上泛着银亮的白光,几只白鹭在她的头顶上,慢慢地滑过去,听不到半点声息。静!静,还是一片静。要不是湖对岸的森林里,突然响起八哥的嘹亮声,我还以为是在深山野林里小歇。其实,我是坐在梦泽山庄的后花园里。这儿离湘潭市老城区不远,是新市区的中心地带。居然有这等景致,真叫人生出不少感叹。

梦泽山庄,好像刚刚落成不久,大厅里总有点装饰的气味。早一年,我在盘龙山庄,住了一晚,那环境也好,设施不错,最令人称可的是服务态度。饮食也相当合我的口味,记得桌上有一份烤羊排,总是喷香香地诱人食欲。“长沙的吃,株洲的玩,湘潭的住”。这是当时流行的口头禅,所言不虚。这次一走进梦泽山庄,感觉更好。穿过两条大街,就见丘冈上一片绿。草是新种的,树是新栽的,全经过园艺工的造型和修剪,有不少韵味。一走进大坪里,就见一座大厦,屹立在您的眼前。门墙门楼门窗上,有不少西洋的装饰。当你走进大厅,就觉得大厅的设计,颇具匠心,空间不是很大,不局促,有音乐茶座,有供旅客小歇的皮沙发。装饰不算豪华,却显得雅,有些文化氛围。最可爱的是那一墙玻璃后墙,有30余米长吧,一眼望去,那儿的岗峦、山溪、湖泊,就给人一个愉快的印记。大厅里服务台前,有三个姑娘,正在那儿忙碌着。客人不多,一问价,也是一般,高档宾馆的价格。

利用休息的当儿,我悄悄地踏进了她的后花园。这儿的景色真好。有一股泉流,在不规则的缝里,不急不缓地涌出来,还不时地发生“咕噜噜”的声响。那石缝不大,就碗口粗细,凹进去一块青岩,又从左右两边,突出几块石头,全是青黛色的。口的上面,全是一堆麻石,麻石隙缝里,长着一撮一撮的青草,颜色有点黄嫩。两株狗尾巴草,叶片如刀,在暖暖的阳光里,显得很挺拔,深身油碧发亮。微风一吹,她们就不停地点头微笑,很高兴的样子。沿溪岸的水边,散布不少鹅卵石,她们的四周,全是犬牙交错的花岗岩石,有的如牛马饮水,有的如雄狮吼天,有的如双猴搏玩,都是顽皮的样子,随意在溪岸边玩耍。溪水从石溪里,落拓奔走,到了一水池里,就变成了一块碧玉,透明刚亮,无声无息。水池里有不少荷叶,甜甜的荡动,散出淡淡的清香,在春风里徐徐荡漾。水池边有不少花草,五颜六色,点缀着少女的舞裙。好像还有不少剑兰,一只蜻蜓,不知从那儿飞过来,停在一棵碧绿的泽芷上,点点头,翘一下长长的细尾巴,又“吱吱”地振动几下翅膀。“嗡”的一声飞走了,逗得几只彩色蝴蝶,独自在花丛里,翻飞起舞。空气中弥漫水草的气息,有点粘糊,有点厚重,那花香的气息,就许久不曾散去。

那天中午,在梦泽山庄里,吃了些什么,菜多,难以记住。有一盘剁碎辣椒蒸大鱼头,印象深刻。大鱼头,好像是鳙鱼头。这是条大鳙鱼,一块鱼头,剖开盖在大花磁盘里,满满一盘,汤水里显出瓷白、草黄、鸟斑的颜色,如同一只神龟,在波浪里游泳。筷子还来伸上去,就有一股鱼香,袭上你的心头。这鱼香,有点飘,有点爽,有点滑,口感十足,还是闻不够。一尝,绝!那种味道,就再也说不出来了。只觉得满口软香,回味独绝。我的吃食,有点讲究。首要的是盐味,其余倒是其次。太淡,有点寡味,太咸则麻木硬挫,像生吞了砂子似地不舒服。这次吃的,属于不淡不咸,不浓不稔的那种感觉,很到位,吃了不少。文友以为我有吃鱼头的嗜好,其实不是,而是这 剁辣椒蒸大头鱼,太好吃了。

梦泽山庄,有一“爱歌咖啡厅”,环境优雅,有不少棕榈树,加上大厅里的吊灯,窗帘,花地毯,以及小巧玲珑的茶座,还有似幻如梦的音乐,确是品尝小吃、茶点的福地。然而,这一切我似乎觉得,比不上梦泽山庄后花园的风景。我们平常所说的“诗意的栖居”,大概就在这梦泽山庄了。事实上,老百姓牺居这样的环境里,简直是一种奢望。住进这样四星级宾馆里的,可能是那些功成名就的人们,而我们这些文友们,大概也只能偶尔为之了。

作者简介:彭雪开,男,湖南攸县人。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协副主席,株洲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曾任株洲师专党委副、研究员。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丽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