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游吧 > 正文

聆听洣水河畔过去的故事…

洣水--一条有故事的河…

每当我站在茶陵古城的角楼上,西望洣水,滚滚东流,便觉得:这角楼是一座里程碑,它是洣水与古城傍行的起点。

洣水沿古城滚滚东流,其实只一眨眼的功夫,随即又绕古城朝北咆哮,当你还没有醒过神来,它又紧随古城向西直泻。喧嚣的洣水朝向自己的目标——江河湖海,勇往直前,奔腾而去。

在后浪赶前浪的不息奔腾中,千百年来,洣水使古城世世代代得以繁衍生息,它留给了古城山青水秀的旖旎自然风光,和诉说不尽的历史人文遗存以及当代的红色革命故事。

其实,在洣水与古城傍行之前,洣水与古城的故事就开始演绎了。

洣江书院

从古城的角楼起,沿洣水上溯约一公里,在文江与洣水的交汇口上,有条依水而建的民居小巷,名闻遐迩的“洣江书院”就座落其间。这条小巷因此而得名“学门前巷”。

洣江书院是明知州林廷玉于弘治十七年(1504年)倡建的州立书院。林廷玉是程朱理学的宿儒,基于整飭民风士习之目的,上任的第二年即倡办洣江书院。

洣江书院有规矩、准绳二门,并主敬、行恕、修德、凝道四斋舍,以及乡贤祠、汲秀亭。因袭了宋代书院的规制,极具规模。

“洣江书院”虽没有“岳麓书院”那“惟楚有才”的气派,也没有“石鼓书院”因大文豪韩愈书写了“合江亭”而名扬天下,但却有茶陵自己的状元公肖锦忠於咸丰三年(1853)主讲於“洣江书院”而在茶陵人民心中,使“洣江书院”堪与“岳麓”、“石鼓”共名胜。

透过洣江书院,我们可以看到茶陵那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在历代科考中,茶陵有127人考中进士,其中状元、榜眼、会元各二名,殿元一名;明清两朝先后出过刘三吾、李东阳、张治、彭维新四大学士,因此,茶陵俗有“一州形胜雄三楚,四相文章冠两朝”之誉。今存的我国古代图书中的稀世珍宝,中国科学史上的名著《梦溪笔谈》即刊印于茶陵,自北宋至清代,茶陵官刻、家刻精美浩繁,仅东山书院即集讲学、治学、著述、刻书于一体,其刻书成就尤著,声扬海内外,其所刻:《梦溪笔谈》(刻本名《古迂陈氏家藏梦溪笔谈》26卷),刻本为蝴碟状、开本大、版心小、皮纸印刷,今完好如新,此书于1965年经周恩来总理批准,以重金从香港购回,由北京图书馆收藏;还有大名鼎鼎的文学家、政治家李东阳开创了明代中叶著名的文学流派——茶陵诗派;曾任国民政府主席的谭延闓,精擅颜书,誉满天下。

南浦古渡

依傍洣江书院顺流而下的文江,与洣水汇合后,向下流经古城的角楼,方始与城墙傍行。它再向前汹涌奔流不到两百米,便到了“星棂门”城门边的“南浦渡口”。 南浦渡口有一座与真牛一样大小的铁牛,它神态安详,四肢伏地,引颈昂首,西望云山。状似刚刚经历过一场殊死的拼搏后伏地稍憩,养精蓄锐。“南浦铁犀”因南浦渡口而得名,是南宋绍定年间,县令刘子迈因筑城屡遭洪水冲决,铸铁犀以镇之,属镇城之宝。

几十年前,渡口的江面上,经常停靠着船帮挤船帮、排列似阵的货船和一招招扎有三角形雨棚的木排,布满了靠城边大半个江面。夹在货船与木排上、下游之间的一隔水面,留有一横江穿行的航道,供三、五条渡船穿梭其间,为近在咫尺又隔河千里的人们来回摆渡。

每天朝阳未露,就有牵线似的农夫村妇,肩挑、手提自产的五谷杂粮、鱼肉禽蛋,沿着蛇曲蜿蜒的乡村小路,从东南各乡纷纷焦聚于渡口边等船摆渡,过河进城。

茶陵境内的洣水,内通四乡,外达湘江,昔日的航运极其繁忙。江面上:首尾相接的木排,流放湘潭、长沙;东去西来的货船,远航洞庭、长江。从残留的“南浦”码头,亦可看出它昔日的辉煌。

铁牛潭与南门沙洲

南浦古渡那平静的江面下,却隐藏了一个水深数米的“铁牛潭”。

洣水自古城西面约一公里处和文江汇流以后,水势汹涌浩淼,直冲“南浦古渡”。其急流遇渡口高筑的南宋古城墙下的河堤所阻,猛地折转向南城门对河的“铁牛寺”冲去,这一转一折所产生的急流水漩,强劲冲刷江底,就这样,千百年来“南浦铁犀”前的江底被掏空成一个黑洞洞的深渊。这深渊因“南浦铁犀”而得名 “铁牛潭”。因其急流又转向南门对岸的“铁牛寺”而使靠南门这边的洣水流速迂缓、逐渐沉积,水面渐浅,慢慢在南门前形成了一片白晃晃、平展展的沙洲(俗称“南门沙洲”)。这一深一浅相连的两片靠城水域,就成为当年古城男女老少在酷热的夏天的消暑胜地。每当黄昏,前来洗澡(当时不叫游泳)的人们,络绎不绝,满滩满河都是。

记得:凡端午过后,儿时的我和小伙伴们,几乎天天要下水洗澡。我们在南门沙洲的浅水浴场中戏水,打水仗,在宽阔的铁牛潭深水浴场中游泳。在这天造地设、一深一浅的两个天然浴场,我和小伙伴就像“水浒”中的“浪里白条”,在水中五花八门:近岸用“狗扒”式(蛙泳),把水溅得满天飞洒,遭来码头上的洗衣妇的一片笑骂;在河中“翻白”(仰泳),自由自在;我们划水(自由泳)过河,竞争谁最快;在深水中踩水、潜泳,比赛谁最久。

古城边的洣水这深浅两浴场,让我们度过了那难忘的童年幸福时光。

中 瑶

“铁牛潭”的对岸,就是中瑶。

毛泽东领导的井冈山革命斗争,而使茶陵这个红色古城闻名全国,即始于中瑶。

那还是上个世纪一九二七年间的故事:当时桂系拼命排挤蒋系的鲁涤平,影响到蒋介石个人的独裁,蒋介石当然不依、双方摆开阵势打起来了。

毛泽东审时度势,借蒋介石与桂系之争,趁势利导,对何挺颖、陈浩等人说:“让他们打吧,我们正好占个便宜,趁吴尚的第八军在湘东各县的驻军调走之机,我们可以趁虚而入,去打茶陵”。

时任前委书记的毛泽东、当即决定:“令陈浩率工农革命军,于一九二七年十一月的中旬,在大陇集合,向茶陵进发”。

在部队进发前,毛泽东补充说:“让宛希先也去吧,他带部队打过一次茶陵、熟门熟路。”

十一月十八日,工农革命军500余人,由陈浩、宛希先带领、进抵与茶陵古城仅一河之隔的中瑶。

东门浮桥

工农革命军进抵中瑶后,尽管古城近在尺咫,但隔河千里,且中瑶进城的南浦古渡,又位于水深流急河面宽阔的铁牛潭,两条破旧的渡船也早已不见综影。大河阻隔,无法攻城。在这十万火急的关头,毛泽东先见之明的调度,发挥了决定性作用,这时,宛希先对陈浩说:“别急,上次我带队伍攻打茶陵时,就是从东门浮桥进攻县城的。若浮桥未拆,我们可从那里连夜攻城。”

中瑶离东门浮桥不到三里,工农革命军调头急向东门挺进。到时一看,浮桥虽已拆得七零八落,但搭建浮桥的船和板材还在,部队组织紧急抢修,浮桥重建后,天已夜色深沉。

趁夜色朦胧,工农革命军在陈浩、宛希先的率领下,没遇抵抗,未经战斗,就轻取了茶陵县城。

原来,驻守县城的只有罗定保安团三百余人,自知不是工农革命军的对手,在红军抢修东门浮桥时,趁黑夜沉沉,与国民党县长仓皇弃城,逃奔攸县去了。

全国第一个红色政权

工农革命军轻取茶陵县城后,陈浩到处派粮筹款,不和党代表宛希先商量,私自指派人员出任茶陵县县长,沿袭国民党旧政府例行公事、升堂审案,并依旧沿用旧政府科长、科员,连那块“县长公署”的黑漆匾牌也原封不动。只是在大门外挂了一块“茶陵县人民委员会”的长牌,只顾忙着印发征税、催粮的布告,终日吃喝玩乐。

党代表宛希先带人深入发动群众,筹组茶陵县委、总工会、县农协,见陈浩打下县城后发生的这些事情、深感不对、很着急,与陈浩说过两次,提出将部队分到农村去,发动农民、建立农会、斗争土豪、劣绅,陈浩拒绝接受,认为这不是部队的事。继续好吃好喝,对没收来的金银财物,陈浩等人,想拿就拿,为所欲为。

宛希先觉得事情严重,便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派人骑马送往毛坪。

毛泽东在步云山接到宛希先的急信,很是吃惊,当下给陈浩写信,明确指示:“革命政权怎能搞国民党的一套?赶快建立工农兵政府、部队散入农村,开展群众斗争。”毛泽东还在信中指示:“但凡工作应与宛希先同志商议,不可专行独断。”

陈浩接到毛泽东的信后,虽然不满,但还是和宛希先研究,如何执行前委书记的指示。

当日下午,由宛希先召集茶陵县委、总工会、县农协负责人与部队排以上干部开会,落实毛泽东来信中指示的几个问题。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在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由工人代表谭震林(解放后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士兵代表陈士榘(解放后出任工程兵司令员)、农民代表李柄荣(一九二八年英勇就义)组成以谭震林任政府主席的茶陵县工农兵政府于茶陵县古州衙成立了,这是全国第一个红色政权的建立。

工农兵政府旧址——古衙门

当我们翻过这段历史,随洣水继续前行,在洣水流经铁牛寺向左急拐,还不到两百米,就是东门渡口。

今天,你如果踏步至此,若是为追寻历史遗迹而来,你脑海里会迅速浮现出红军两次攻占茶陵的战斗岁月;你就会想起红军强渡洣水的东门浮桥;你就会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孕育出工农兵苏维埃政权雏形的原生地——茶陵古州衙。

几十年后,在古衙门的地基上重建了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旧址建筑群,中央电视台报道说:“井冈山根据地的红色政权,中央苏区的红色政权,乃至现在的中南海国务院,都是从井冈山脚下,洣水之滨的这座小屋中走出来的。”

在那灾难深重的土地革命战争年代,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为了美好幸福的今天,在洣水之滨的这座小屋,用星星之火,孕育出了工农兵苏维埃政权的雏形。并由此燃起了燎原大火,从井冈山脚下的洣水之滨到延安宝塔山,直到北京的中南海。

早年,茶陵这个红色古城,因毛泽东领导的“井冈山革命斗争”而闻名全国。

现在,工农兵政府旧址被评定为国家三A级红色旅游景点,景点极为古朴典雅。因旧址原属古州衙,其建筑还集中表现了旧时官衙的庄重、肃穆、威严的气势;在参观工农兵政府旧址展览的同时,还为现代人回看古衙门的风貌提供了一扇窗口。

依水傍城的街

鸟瞰古城,你会惊奇地发现:

茶陵的街道、都是顺古城墙傍行而建,包括最热闹的那条商业街---文星门街。紧靠内城墙一侧的街屋,其后檐与古城墙相隔一条跑马道,宽不过三米,为战时守城之需。

外傍古城墙是平行的洣水,内与古城墙并行的是一顺溜三条小街。这种建城格局,其它地方少见,是洣水的走向造就了茶陵独特的依水傍城的街。

当洣水自角楼开始,沿古城墙,环城一绕,阳光普照,金光闪耀,好似一条“金线”,拴在古城这个庞大的“葫芦”之上。当你站在云阳山之巅,俯视茶陵古城,你看到的就是这绝世的自然景观:茶陵八景之一的“金线吊葫芦(葫芦谐音寓意福禄)”。

古城边那长长的河堤,可携侣悠闲漫步;江边的城墙,可远眺渔舟帆影。当你站在北门城楼上,隔河相望,河对岸的丘岗之上、高高耸立着古城又一地标——“笔支塔”。

五月的龙舟竞赛;七月的盂蓝河灯,全是茶陵古城的水上盛事,时会激起全城男女老少那无比的狂欢。

古城风光如画,皆因好山好水,风水大师如是说:茶陵古城三面绕水,四周环山,面水背山,藏风聚气。洣水上游所处小平原,“天门广阔”,洣水与文江、茶水、深塘河分别“双龙相会”于城边水口,过老虎山回龙顾祖(曲江回水湾),洣水流至洪山庙,被云阳山和牛头山形成的峡谷,“龟蛇锁大江”,致“地户紧闭”,“金线吊葫抱城廓,虎踞牛望锁烟霞”,曲江夹挹之间,山停水聚,元气融结。云阳山龙脉以笔架峰接天子山为镇山,延至城中,砂山龙高虎抱,案山低圆,朝山高耸,形成山水聚密契合的“一州形胜雄三楚”之地,全然是天造地设的好风水。

滔滔洣水,你为古城人民休养生息日夜奔腾。

赫赫古城,你依畔着洣水的波涛,经历了历史洪流的千年沧桑。

作者:刘祖荫,退休老干部,一位对茶陵古城情有独钟的老人家。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