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出游吧 > 正文

【民俗风情】醴陵东乡立庙趣闻

醴陵东乡白兔潭、南桥、富里一带位于湘东赣西的结合部,自古以来就是烟花鞭炮的重要产区,地方经济较为发达。横亘两省边界的罗霄山脉在这里留下一个缺口,正是东西交通的要冲,也是各种宗教传播的必经通道,加上周围山岚叠嶂,景色秀美,各种寺庙便次第林立。这设立寺庙的习俗也就渐渐成熟起来,形成一些约定的程式。

今天的人自然不会相信这菩萨或者老爷真的有什么灵验的,但回忆旧时代那些乡俗文化还是有趣的,也是一种消失的乡愁与记忆。

当地建庙之初,大抵总是相契的几个人在一块议论,因某位老爷灵验,应当给他立一座庙宇了。或者是老辈子传说这里曾有一座庙,后来被拆除或者朽败了,现在政策允许,经济也允许,就想着修复起来。

庙宇建成之后,顶要紧的是做好一场酒席。到做酒席前的最后一天为止,这段时间加入的投资人就叫做首善,实际上就是牵头人。牵头的要推选出代表,组成理事会。最终确定整个建庙及相关开支的数目,然后决定每人认缴的数额。牵头的对寺庙的管理有发言权。另有一种万年牌,上面用文字记载寺庙的名号、建造的年份和以后每年举行聚会的年月日,整个格式是一张请柬,背面刻着首善的姓名和铜牌的编号。

寺庙刚刚建成,竣工时侯做的那场盛大的酒席实际上已经是由新成立的理事会来操作了,目的就是要收受一点礼金,以备长期看守和供养。所以这酒席就必定做得极为盛大,邀请的范围也必定很是宽广。这请客的理事会成员照例很是能言善道:“这酒一定要去哦,贵府这地方还是属于哪个老爷管辖的哦,很灵验的呢,能够治病保平安哦!”

倘若哪个愣头青不肯相信,非要盘问显灵的实例,这理事便将话头引向家中年纪较大的老人,“不兴这样子讲的,不兴这样子讲哦,谁没有一个三病两痛的,即便不相信罢,也不要欺负老爷哦,人家请帖送到你屋里来了,酒总是要去喝才好。”

这老人就赶紧骂着不懂事的年轻伢子,一边应承下来:“到时候肯定会去喝老爷的喜酒的,花鼓戏也有得看的吧?”“那是自然,三天三夜的戏,醴陵城里的班子。”

做酒当然只有中午一顿,席面也是正宗的斋席,一桌之上,没有半点油腥,花费自然也有限,即便是流水席,也用不了几个钱。倒是这花鼓戏很不便宜。戏台是在建庙的时候就一起建好了的,就在寺庙大门的对面,所以这看戏的最好位置就相当于寺庙祭祀的老爷坐着了。每天的戏文开唱之前,戏班子照例要祭拜老爷,等着看戏的信徒自然也要跟着祭拜一番,想着这是沾着老爷的光彩,随手捐献几个功德钱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整个活动真正的高潮在第二天黄昏,叫做老爷“招兵”。一个老爷要显圣,总需要几个兵丁跑腿。如是,理事会借着戏班的旗彩、鼓乐和人马,在第二天黄昏的时侯,开始为老爷招兵。在庙里的祭拜完毕之后,为首的大人提一面脸盆大小的铜锣走头,其他人举着五色旗彩跟在后面,戏班的吹鼓手殿后。整个队伍吹吹打打热热闹闹地往东而去。这目的地的确定就很没有一定了。离河水较近的,大抵会选择一处河汊,离山岭近的就要找到一处亮堂的山脊。等引路的人估摸着合适,就站着不动了,然后是一番祭拜,偃旗息鼓,带头找寻活着的小动物。翻开一块石头,抓到的或者是一条蜥蜴、一条小蛇,或者几只飞蛾、一只青蛙,然后装进木桶里。一番跪拜祭祀,这小东西就成了这位老爷的兵丁了。然后吹吹打打迎回寺庙,在某一个角落放生。典型的故事就是某一家老太突然患病,时好时坏,久治不愈,突然一天就记起已经两年没有来庙里祭拜了,如是特意派了媳妇来谢罪。

这招兵的故事程序很是复杂,理事们操作起来也很是恭敬。除了在寺庙新建的时侯进行,偶尔在老寺庙香火衰落的时侯,也要举行一次,据说这能增加老爷的威力,带动香火鼎盛起来。整个活动看似做戏,但难以理解的是领头到达那个地方的那块石头底下,也真的有一条小蛇或者一只青蛙,而且一动不动等着被抓。等到放生的时侯,也就在众人的眼光中蜷缩进寺庙的某一个角落,仿佛真的有了几分灵性。

庙宇是年岁越久远香火越旺盛,香火旺盛了,才有财力增加建筑,装裱菩萨。庙宇越是威严,信奉的人就越多,老寺庙进入一种良性循环,就不必为奉养操心了。新建的寺庙却不是那么容易,最初的几年,到庙里来上香布施的人不多,这老爷就要放下架子,自己走出来聚敛人气,这个习俗叫做“走香”,也叫做“游垄”。

出面组织“走香”的自然又是理事会的几个人,时间不外乎过年或者这位老爷的生辰两个时间。为首的要置办一顶木头的轿子,将寺庙供奉的老爷安放在木轿之中,前后两人抬着,再找几个人整点锣鼓响动,这菩萨就威风八面的开始游垄了。菩萨游垄到哪一家,哪一家都是要接待的,接待的礼数可以简单一些,发三根线香,奉上一份功德,也可以正式一点,请老爷落轿,准备牙盘斋饭、鲜花水果,正式接受跪拜,当然同样也有不菲的布施。

倘若年成较好,寺庙接受的功德多了,便可以买入山岭、田地,然后再租给没有土地的农民耕种,收租取利,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经济实体,当然,那都是若干年后的事情了。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