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奇迹!小伙心脏停搏12分钟,抢救过来后又昏迷18天,最终苏醒出院

12分钟:

临床上一般心脏停搏6分钟左右即判定为脑死亡,经医护人员抢救,蔡震心脏停搏12分钟左右后恢复心跳。

18天:

从8月3日病发到8月21日苏醒,蔡震昏迷了整整18天。医院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称就算醒过来也有很大概率成为植物人。

20斤:

儿子病发后,蔡先生体重130斤左右,儿子出院时,蔡先生体重不到110斤。

前天上午,蔡先生带着31岁的儿子蔡震从省直中医院出院了。刚下夜班,蔡先生的脸上有些许疲惫,但更多的是喜悦。

“终于熬过来了,现在蔡震说话口齿清楚,走路也很灵活,家里人给他打电话,他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看着他一天天好起来,我这辈子也别无所求了。”想起一个月前,躺在ICU(重症监护病房)里昏迷不醒的儿子,蔡先生眼角泛红。儿子陷入昏迷生死未卜的18天,他几乎每天瘦一斤,但最终,他在煎熬中等来了生命的奇迹。

binary_middle (2)

▲蔡震在内科 ICU 病房接受治疗。受访者 供图

【危急】

心脏一度停搏12分钟

8月3日早上8:25,省直中医院120急救中心接到电话:医院附近一公里处的民宅中,有一个小伙突发癫痫,没了心跳呼吸快5分钟了。急诊科主治医生杨赛、护士周洁、司机凌学文迅速出车。7分钟后赶到患者家中,杨医生发现小伙无颈动脉搏动、瞳孔已经散大,立刻对患者实施心肺复苏术。

3名医疗人员在现场轮流按压了将近半个钟头,小伙才恢复了自主心跳和呼吸。“当时我们也很惊奇,根据家属描述和现场情况,初步断定患者心脏已经停跳12分钟左右,在临床上一般心脏停搏6分钟左右即判定为脑死亡,这种情况下,他能够恢复心跳,真的很罕见,所以我们立刻准备把他转送到医院进行气管插管。”

【感动】

“我决不放弃,就算是植物人也带他回家”

通过CT拍片,医院确诊小伙是突发癫痫时误吸了大量痰液,造成窒息和肺部感染。当天10:24,小伙被送到了内科ICU,仍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并且无法测量血压,情况十分危险。

这个小伙子叫蔡震,是衡阳人,在株洲读完大学后,留在株洲从事软件开发工作。今年才31岁的他,刚刚和妻子有了宝宝,孩子只有两个多月大。蔡震平时身体很好,生龙活虎的他还是跆拳道高手。他的癫痫病近三年来发作过四次,然而每次都是几分钟就恢复了,家人也就没有引起重视。这次发现蔡震没了心跳和呼吸,才打了急救电话。

“儿子进ICU后,我收到了第二张病危通知书,医生们也跟我谈话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儿子很可能醒不过来,随时会第二次心脏停搏,而且就算是醒过来了,也有很大概率会是植物人。”蔡先生说,“那时候我的心在突突乱跳,但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放弃!我就和医生说,缺钱我可以卖房子,我相信医院,你们只管治疗,就算是植物人也好,我要带儿子活着回家!”

“蔡震父亲的这番话,让ICU的彭主任和其他医护人员都十分感动。蔡震的妻子、姐姐等家人也都坚持积极治疗,不愿意放弃他的生命,虽然希望渺茫,但我们都希望尽力一试,祈祷奇迹出现。”杨医生说。

【坚守】

高烧不退、昏迷不醒18天,父亲每日坚持探视

8月5日,蔡震的血压稳定下来。8月6日,蔡震呼吸稳定,医生劝说家属同意实施气管切开手术,为脱离呼吸机做准备,但家属担心蔡震受苦有些犹豫。8月8日,蔡震病情急转直下,发起了高烧,最高体温一度超过39℃。“高烧应该是蔡震肺部感染引起的,很多病人都很难过这一关,情况十分凶险。”杨医生说。

蔡震的父亲十分焦急,他每日去医院探视。可以进病房时,他就给蔡震按摩,一遍又一遍地查看蔡震的眼睛有没有睁开。不能进病房时,他就一直看着病房门外的监视器画面。这位头发半白的老人呼唤儿子名字的画面,内科ICU的很多医护人员都不敢看,“太让人揪心了。”

“我怕蔡震就这么睡过去了,就算他是植物人我养他一辈子也好啊!”一直到8月14日,蔡震都处于深度昏迷状态,而且高烧不退。蔡先生向熟人放出信息,准备将自己的住房卖了给儿子治病,“不知道要花多少钱,也不知道要多久,好像看不到尽头。”

让蔡先生没有想到的是,幸运的那天马上就到来了。8月14日,医生对蔡震实施了气管切开手术,并试用中药大柴胡汤清热化痰,15日,蔡震退烧了,还有了疼痛刺激下的睁眼反应。

8月21日,蔡震苏醒了。ICU的医生们十分惊讶,还请来了神经内科的主任医师刘医生查房确认。至此,蔡震已经昏迷了18天。

binary_middle (1)

▲蔡震(右)出院时,与主治医生杨赛合影留念。记者 胡婉玲 摄

【对话父与子】

如果放弃儿子,还有什么能支撑我走完晚年

记者:您一直坚持积极治疗,有想过儿子万一成了植物人,自己要面对的生活压力吗?

父亲蔡先生:蔡震是个十分孝顺的孩子,他的外婆80多岁了,蔡震总是抽空照顾她,还耐心地教外婆使用手机。他的孩子还不会叫爸爸,他的妻子在等着他。他的生命和我们连在一起,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们就不愿意放弃。晚年我可以工作,我的住房也可以卖掉,但如果我放弃了我的儿子,还有什么能支撑我走完晚年?

记者:在你昏迷的18天中,你对外界有感知吗?

儿子蔡震:几乎没有任何感知,我也记不清了。但在我要醒过来的前两三天里,我感觉周围白茫茫的一片,突然好像听到我爸爸叫我的名字,叫了好几声。这是我昏迷18天中,唯一的记忆。

记者:这段时间,您觉得最难的是什么?

父亲蔡先生:是心里长时间的煎熬吧,蔡震出事前我体重大概是130斤左右,现在他出院了,我不到110斤了。我知道要自己坚强才能撑下去,但就是做不到。

记者:经历这样的生死大难,你的心态有变化吗?

儿子蔡震:当然会,现在感觉淡然了很多,我只希望养好身体,感恩报答我的家人。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丁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