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风云 | 醴陵百家姓之易氏

 

/易氏 /

1

#易氏发迹#

据资料记载,易姓在我国的百家姓里是非常高贵的姓氏,古人对阴阳、玄学等十分信奉,而易姓之中对此有深入研究的不在少数,著有《周易讲义》等书籍。

易姓的得姓始祖为吕尚,也就是我们所知的姜太公——姜子牙。武王伐纣时,姜子牙统兵在牧野之战(今天河南省淇县西南)中大败商纣,为灭商建周第一功臣,被武王尊为“尚父”。

姜子牙后人有被封于易地,并且以封邑为姓氏,所以就有了易姓。姜太公因其德高望重,深受子孙敬仰而被视为易姓始祖。

易氏三国至唐代分布于今河北、湖南、甘肃、江西的一些地方。

而易姓在宋元时期还分布于今山西、广东、山东、湖北等地。

在明代时易姓就远迁如今的贵州、云南、广西、福建等地。易氏先祖的”足迹“我们在下文中的易氏发迹中也能看到。之后的年岁里易氏子孙遍布全国并枝繁叶茂。

~

/

2

#醴陵易氏发迹#

醴陵的易氏始迁祖主要有以下分支:

1.醴陵栗山易氏

始迁祖才公,为雄公三十一代孙,初名均才,字叁三,户名才孙,宋末元初山寇来靖,思长沙旧壤,自江西龙泉迁居醴南栗山。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一修族谱,清道光三年(1823)续修,1941年三修。分布于东城、攸县、萍乡。

2.醴陵水口易氏

始迁祖清淑公,字魁吾,号万一,元末以武庠授平白卫千总,入明不仕。明洪武三年(1370)应湖广召募安插,自江西泰和龙踏桥徙居醴陵县东乡二十都水口。族谱一、二修为墨谱,清道光二十年(1840)三修,光绪二十五年(1899)四修,1941年五修。分布于峤岭、霸背。

3.醴陵鹿浦易氏

始祖楫公,号南渡,宋理宗开庆间由湖南宁乡迁居醴陵南清湾乡之鹿浦。族人分布在西林、冷水及攸县等地。至1948年,已传25代。清道光间建宗祠于鹿浦对河之安全岭。

4.醴陵铁铺塘易氏

始迁祖明远公,宋绍兴末年自宁乡迁此。族人分布于水口、驴马塘、汉冲、易家山、毛田山、油草岭、大路坪、黄竹冲、台子上、萍乡、攸县。

5.醴陵双塘易氏

始迁祖星旻公,元末自湘潭迁此。族人分布于丫塘。

6.醴陵茅田易氏

始迁祖子茂公,明洪武初自江西迁此。

7.醴陵高田桥易氏

始迁祖远阳公,明永乐八年(1410)自株洲迁此。族人分布于易背冲、高家塘、易家湾等地。

8.醴陵大林桥易氏

始祖雄公,东晋人,自太仓迁浏阳。始迁祖福公,明永乐间自浏阳迁此。传至九世永卿、永通、永言、永道,遂分为四大房。族人分布于老鸦山、泮川冲、板杉铺及攸县、萍乡等地。1940年五修族谱。堂号忠裔。

9.醴陵龙潭桥易氏

先祖白七公,元时自江西迁湘潭株洲,后裔秀公于明初自株洲迁此。1914年四修族谱,堂号十义。

10.醴陵官寮易氏

始迁祖朝署公,明洪武初年自江西泰和迁此。族人分布于萍乡、浏阳。

11.醴陵板杉铺易氏

先世清嘉庆初年自江西丰城迁此。族人分布于县南门。

12.醴陵荷田易氏先世明崇祯初年自浏阳迁此。

13.醴陵浅岭上易氏先世清康熙初自浏阳迁此。

14.醴陵冷水易氏

始祖欢公,十三传至墨仪公,明初由江西永宁县迁居湖南醴陵冷水,生二子:清远、乃敬。乃敬公子二:必敬、克让。清康熙年间建宗祠于大王山,后毁于洪水。光绪元年(1875)重建于黄竹坪,又毁于战火。1938年再建于县城来龙门。1938年始修族谱。派语用同治元年(1862)星沙总祠所颁百字派语。

15.醴陵三星易氏

欢公十五代孙志清,一名清,字添雯,明正统间由宁乡迁居醴南二十三都三星里。清乾隆三十九年(1774)创建宗祠,乾隆五十五年(1790)始修族谱,道光十七年(1837)、同治二年(1863)、1943年、2003年续修。

~

/

3

#栗为主敬山尽朝宗#

此次我们出行的目的地正是上文所提到的:醴南栗山易氏,属思敬堂。

宗祠位于农户旁,据管事的老人家说,祠堂也是修缮后不久。修缮经费由各分支易氏子孙捐建,不论派系,大家都亲力亲为捐钱捐物。

这也印证了正联所说,栗山易氏子孙为敬先祖修建宗祠,天下易氏齐心协力,将这个祠堂完善得更好。

每一座宗祠,都是一部浓缩的家族史。易氏宗祠记录着这一整个家族的血脉延续,凝结着众多族人的情义。

祠堂里的牌匾、陈设、族谱、对联、修祠碑记等,也记录着这个家族的荣辱兴衰。

~

/

4

#易氏字辈#

醴陵易氏一脉的的字辈顺序如下:

旧谱辈份字(12世起):

天开文运启秀延芳家声远振光裕显扬。

新谱辈份字(41-90世):

祖功垂晋代宗绪着南湘大理贤声重尚书世业扬瑞芝称孝德峻节本忠良男爵廷恩渥侯封制诰煌圣经遵孔孟精义法周张。

新谱辈份字(91-140世):

甲第前专美壬林后克昌传家惟礼乐华国在文章潭水人分布湖山地兆祥敦伦兼饬纪源远复流长万古科名盛千秋俎豆香。

在以前,族人在宗祠叙叙家常,一派祥和气象。到了祭祖等特殊日子,宗祠成了会议室、宴会厅,族人到场,先拜祖宗,又拜族长,再拜长辈,烛影摇红,既喜庆又庄严。

只是在不断地变迁中,我们已经将最传统的”仪式感“丢失了。希望,我们能一点点再找回来。

~

/

5

文章到这里就结束了,希望我们找寻的步伐赶上了你求知的速度。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芒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