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16岁化学优等生成“绝命毒师”办起“制毒工厂”

株洲网讯(株洲日报记者 周卓灵童 通讯员 郭秀峰 黄卫国)当再一次进入乡亲们的视野,16岁的刘军(化名)选择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

在家乡醴陵市明月镇,刘军曾是街谈巷议的明星人物:有礼貌、化学成绩好、爱动手做实验......可就在11月6日,他的名字却出现在醴陵市检察院批准逮捕的名单中,因涉制造毒品案。如今的刘军已是犯罪嫌疑团伙的核心人员。

从家乡明星到犯罪嫌疑人,刘军的人生轨迹缘何逆转?

自学制毒方法

刘军的父母是醴陵市明月镇老实巴交的农民,靠种地获取微薄收入,生活非常清贫。刘军是夫妻俩的心头肉,对待儿子,两人都很重视。可父母两人都不善言辞,刘军也很少和父母谈心,遇到烦心事他就“上网”解闷。

与同龄人上网玩游戏不同,对化学实验情有独钟的刘军,经常上网学习一些化学实验知识。2017年5月份,他无意中在网上看到制作毒品的方法,为证明自己在化学方面的能力,刘军便好奇地在家里操作起来。

从偷偷在家里进行少量尝试,到加工毒品用以贩卖牟利。刘军的家人清楚地知道制毒是严重犯罪,但面对暴利暴富的诱惑,全家人从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到最后一家人形成了“一条龙”的制毒模式——邻居出资入股、父母、姑父负责生产加工、刘军负责研发销售。

以猪圈为掩护“熬毒”

刘军制贩毒的行为越发猖狂,他的“业务”范围甚至扩展到了外市外省。2017年7月,刘军伙同入股邻居再次进行生产共制造出11公斤成品进行贩卖,并从成品中提取部分送至上海某化工技术服务公司进行鉴定,得出的结论是成分中含有甲卡西酮(俗称“丧尸药”)。

2017年8月中旬,为让制毒过程更加隐秘,一家人有了新的“方案”——猪圈“熬毒”。之后,刘军从入股邻居刘某家将剩下的原材料及设备搬运至家中的猪圈内。据醴陵市检察院承办检察官介绍,在“猪圈制毒厂”内,该团伙有严格分工,其中刘军父亲和姑父负责煤气炉加热、搅拌及脱水,目前则帮忙望风、送餐、清理废水和废料。

据刘军交代,截至案发日,他的“猪圈制毒厂”合计制造出约18公斤“丧尸药”,先后以每公斤7000元至15000元不等的价格通过网络进行贩卖,共获利约10.5万元。

目前,经醴陵市检察院批准,刘军及其家人和投资者刘某已被依法逮捕。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周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