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网眼 > 正文

业主不交费物业撤离 泰山西村“垃圾围城”

株洲网讯(株洲日报记者 廖明) 12月17日,天元区泰山西村居民张女士致电本报,称该小区已有2个月处于无物业管理状态,小区内垃圾遍地,希望相关部门介入。

17日和18日两天,记者深入该小区及广场社区居委会了解发现,放任2个月不管,实为小区物业公司有意为之,目的是想“逼迫”业主缴纳物业费,但效果适得其反,物业公司被迫撤离。

18日,广场社区居委会书记刘新田称,社区将暂时接管小区,指导业委会重启“业主自治”,但他同时坦言,“此举实属无奈”。

2个月无人管理

居民被迫“搬家”

17日上午,记者来到泰山西村,还未进入小区,眼前一幕就让人大感错愕:小山一般的垃圾就堆在门口“泰山西村”的石碑下,垃圾堆里渗出的污水,已经流到了泰山路的人行道上。

进入小区,是一个高坡,坡脚沿线散落着果皮、烟蒂及各种包装袋,前行不到30米,又是一个小山一样的垃圾堆,离垃圾堆不到15米处,同样如此,垃圾堆散发出浓重的馊臭味。

“2个月了,垃圾根本就没人管,这哪里像个样子咯!”对于小区的现状,居民张女士万分不解:小区在改造之前,就明确会引入物业公司进行专业管理,小区居民必须承担物业管理所需费用,但现在小区改造完了,居住环境改善了,大家怎么又不交物业管理费呢?

在记者与张女士交谈时,正好碰到提着大包小包往外走的冯娭毑。

“搬走!住不下去了,恢复正常了再回来!”冯娭毑介绍,她在泰山西村已住了11年,小区从未像现在这般脏乱。

“都不交物业费,怎么搞得下去嘛!”冯娭毑称,她所住的那个单元,只有她一户按时足额缴纳了物业费。

“抽烟、打牌都有钱,这点物业费就硬扛着不去交,差了这点钱?”对于这些欠缴物业费的邻居,冯娭毑难以理解。

收费率不足10%

物业公司亏本撤离

像张女士及冯娭毑这样的“通达人士”,在泰山西村属于少数。

尽管都对小区管理现状不满,但大多数人端着的都是“别人不交,我交了吃亏”的态度。

这样的氛围里,泰山西村成了株洲佳和物业泰山西村物业管理处主任殷汉余的“滑铁卢”。

今年2月,在广场社区居委会及小区业委会的引荐及委托下,佳和物业进驻泰山西村。

可这个在刘新田眼里“有着丰富老旧小区物业管理经验”的公司,经营不到8个月,就难以为继。

“5毛钱一个平方的物管费,全城应该没哪家公司出价这么低,即便如此,物业费的收取率仍不足10%,加上在硬件设施、管理人员等方面的投入,亏损已超过10万元,哪个公司亏得起?”殷汉余介绍,包括他自己在内,服务于该小区的物管人员,已有好几个月没有领到工资。

10月初,物业公司与小区业主之间的“冷战”开始了。

殷汉余称,出此下策的本意,是想让小区居民看到有物业管理和没物业管理的差别,以此推动物业费的收缴工作。

现实冲他翻了一个白眼:居民不仅不买账,对立情绪愈发高涨,连张女士这类积极缴纳物业费的居民,也开始怀疑物管人员的服务意识。

迫于各方压力,12月初,佳和物业与广场社区居委会多方协调之后,试图以每月每户收取20元卫生费的方式,继续留在小区。但居民投出的是“反对票”。

“亏在小区里的这些钱怎么办?”泰山西村的居民以及广场社区的书记刘新田,都无法给殷汉余一个明确答案。

重回“业主自治”

效果有待观察

“物业公司留不住,小区居民又投诉,政府部门对社区还有各种考核,我还能怎么办?”决定在泰山西村实行“业主自治”,在刘新田看来,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在引进物业公司实施专业化物业管理之前,泰山西村曾进行过一段时间的“业主自治”,但深入了解之后发现,之前的这种“业主自治”,实际为社区兜底的“半托管”。

刘新田称,他所理解的“业主自治”,不单单指小区居民自主管理小区,期间产生的费用,也应该由全体居民自主承担,但泰山西村此前的“业主自治”,还需要社区大量“输血”。

据了解,实行“业主自治”时,小区采用的就是佳和物业最后提出的收费方案,每户每月20元,聘请小区业主负责小区的卫生保洁,但最终的费用收取率也不足70%。

2016年,泰山西村累计收到的卫生费不足6万元,实际一年产生的费用,却达到了近10万元,不足的这一部分,由广场社区兜底。

“社区没有创收能力,这些钱基本上都是从辖区里的企事业单位‘化缘’得来的,但现在各单位的资金审计越来越严,‘化缘’的路子已经走不通,你说社区兜底能兜多久?”刘新田担心,接下来的“业主自治”会走之前的老路。

除了钱,人也是他担心的一大问题。

业主自治,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业主委员会,需要一批“说得起话、拍得了板”的“带头大哥”,但小区近年来的这些“麻纱事”,已经耗尽了他们的热情。

王庆(化名)是小区上一任业委会成员,也是小区的保洁员之一,一年辛苦到头,只拿到5个月工资,有7个月是在为小区做贡献。

“我根本不指望这点钱,受不了的是总有人背后说闲话,认为我们业委会的人背地里得了路。”

今年小区引进物业后,王庆和其他几人主动辞去业委会成员一职,并表示“不愿继续掺和小区的事”。

“社区要稳定,不可能让它一直这样乱下去。”刘新田称,泰山西村难以管理的关键,在于居民“花钱买服务”意识的不足,社区暂时接管小区,兜底引导居民自治,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小区里逐渐树立这一意识,以期日后重回专业物业管理的轨道。

这一过程需要多久,以及即将重启的“业主自治”能否取得成效,他的心里并没底。

“用时间换空间吧。”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肖芳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