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环境眼 > 正文

把“清洁供暖”当做一种普惠国民福利

在农村无论是煤改气还是煤改电,都是一种趋势。这也是在弥补长期以来农村公共服务不足的历史欠账。

一段时间以来,“煤改气”成了各大媒体的常客。一方面,公众明显感觉今年空气质量好于往年,就连以往的雾霾重灾区河北,入冬以来也是蓝天白云常伴,这其中,“煤改气”“煤改电”功不可没。另一方面,在“煤改气”推广过程中,也伴随着一些不适应、不协调的问题,“气荒”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目前,随着多个部委的介入,很多地方的“气荒”等问题已经大幅缓解。

问题之所以会出现,其实并不是“煤改气”所造成的,也不应由此而否定如今在小城镇和农村大力推广的“煤改气”。这里有一个基本的国民权利问题,凭什么农民就不能享受天然气供暖,难道享受清洁供暖只是城里人的福利和特权?

从全球范围来看,发达国家大约在20世纪70年代就完成了石油和天然气取代煤炭的过程,实现了能源的清洁化和现代化。中国以外,全球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已经降低到17%左右,而我国这项指标是62%。而邻国日本,大约在1970年以后,农村便不再用煤。

有的人说,天然气供暖农民用不起。但是,如果我们把享有“清洁供暖”当做一种普惠性的国民福利来看,那么,这就不是问题。如果城市居民享受天然气供暖是有补贴的,那么各级政府也应该为“煤改气”“煤改电”的农民提供一定补贴,让他们用得上、用得起清洁能源。

但现实总是非常吊诡。今年采暖季,因“煤改气”新增天然气需求量为50亿立方米左右,只占全国天然气消费量(2000亿立方米)的2%-3%,而在今年夏季,甚至还出现天然气供应过剩。由此,我们需要问的问题是,仅仅增加了2%-3%的需求,何以就出现了大面积的气荒?为什么后来国家发改委等多个部委介入协调之后,“气荒”又大面积缓解。

这其实和我们现在的天然气总量是否紧张关系不是太大,而是在城乡二元体制下,天然气供暖作为一项公共服务长期配置失衡。在这种供应结构失衡的情况下,天然气供应方偏爱大中城市,而选择性忽视了对小城镇和农村居民的保障供应。

当下,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种不平衡很大程度上表现为农村公共服务的欠缺。如果我们把“清洁供暖”当做一种普惠国民福利,那么在农村无论是煤改气还是煤改电,都是一种趋势。这也是在弥补长期以来农村公共服务不足的历史欠账。

保障每一个群体“清洁取暖,温暖过冬”,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需要各方目光长远,早作谋划。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汤媚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