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自掏腰包数万元 护鸟达人守护“精灵”的天空

株洲网讯(株洲日报记者 马文章) 头戴草帽,鼻梁架着一副眼镜,初见刘庆,让人感到亲切朴实。6年前,一次机缘巧合,他成为了一名民间护鸟志愿者;现如今,他已将这份爱鸟护鸟工作化成一份深沉的热爱,用年复一年的行动,感染身边更多的人加入他们的队伍中来。

从抓鸟达人到护鸟使者

今年46岁的刘庆是株洲本地人,说起自己与鸟的缘分,那是心中那份情结使然,“我从小就羡慕在天空翱翔的小鸟,有时也会上山抓鸟,养着玩。”

忆往昔,悦耳的鸟鸣,如今已成为奢望。“小时候在家门口拿个破箩筐就能扣到麻雀,现在呢?”刘宇突然觉得:鸟儿越来越少,应该好好保护它们,不能再抓了。

我市候鸟栖息地多,捕鸟点多,战线漫长。护鸟工作任重道远,刘庆认为,首先就是要调动起当地村民的积极性,提高爱鸟护鸟意识。

4月15日,刘庆和几名志愿者来到云龙示范区大丰冲附近进行巡查。他们发现,一处面积不大玉米地中,竟围着三张10米长的捕鸟网。“鸟一飞过捕鸟网,双脚就会被‘粘’住,越挣扎越紧,大部分会困死在这网中。”说罢,他麻利地戴上手套,拿着剪刀小心翼翼地拆除捕鸟网。“你看,这只麻雀眼睛都晒干了,看到这一幕,心里总不是滋味。”

“鸟吃了庄稼,这个损失谁来弥补我。”65岁的农户谭师傅坦言,自己织起铺鸟网,也属无奈之举。

两难怎么权衡?刘庆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装阻鸟带。只见他拿出一条红白相见的彩带,微风吹拂下,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而在阳光照射下,会反射出炫眼的强光。“有了这件‘神器’,鸟就不会来搞破坏了。”

付出总有回报。农户们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效果,开始主动放弃捕鸟网,还主动加入拆除的队伍中来。刘庆告诉记者,下周醴陵那边还有几户农民,想让我们再带些阻鸟带去。

“再多困难,也要咬牙做下去”

由于没有执法权,护鸟志愿者常常招来地方上一些村民的质疑,相应地,谩骂和阻扰也随之而来。

刘庆回忆,2017年7月,在茶陵一家农家院作宣传时,看到菜单上赫然写有,麻雀、野山鸡等“野味”,便与老板理论。该店老板当即便把他们一行轰出门外,叫嚣着,“你们有什么权利管我,这些鸟又不是什么保护动物。”

巡山护鸟,更需要大量物力财力来支持。“车得烧油,人怎么也得喝口水吃点饭吧,远的地方还得住宿……”对于一个志愿者来说,人力、资金压力都是难以回避的现实。

“最开始志愿者AA制,后来就基本都自己出了。”刘庆淡然一笑告诉记者,上个月去炎陵,近300公里都是自己开车带着大伙,“如果凡事斤斤计较,就别干这个事了。”

“也曾彷徨,想过放弃,但我们做环保、做公益的人,就是要当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现实也许并不美好,但坚持理想,通过奋斗总会出现彩虹。”一则新闻,让刘庆更加坚定了走下午的信念。

2016年国庆期间,护鸟志愿者在天津、唐山两地巡查共两大片非法捕鸟区域,累计拆除鸟网两万余米,解救活鸟近3000只,挂网死鸟5000余只。

“捕鸟网黑压压一片都是死鸟,腐烂的更是不计其数。”这些触目惊心的新闻画面,一直在刘庆脑海中挥之不去,也鞭策着他要努力干下去。

采访之余,记者问刘庆将来有什么打算,他沉默了一会儿坚定地说,“抱着‘踏破铁鞋’的心态干下去,希望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带动更多的人爱鸟护鸟吧!”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谢子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