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环境眼 > 正文

城区禁燃近3月,为何“炮声”仍依旧?

原标题:城区禁燃近3月,为何“炮声”仍依旧?

4月26日清晨,80多岁的湖南工业大学退休教师段松柏,又被隆隆的爆竹声吵醒。

掏出手机重重地按了“1”“1”“0”三个数字后,他放在拨通键上的大拇指,却最终没能按下去。

放在半年前,段松柏绝不会有这样的犹豫。

他说,以前积极投诉、多方举报,是为促进政府出台烟花爆竹的“禁燃令”;现在,《关于株洲市中心城区禁止和限制燃放烟花爆竹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已施行近3个月,但耳朵仍被烟花爆竹声“轰炸”,炸碎了他的“斗争”热情。

“政府出台的正式规定都管不了,我一个糟老头子能做什么?”

段松柏的叹息,更像是一个追问:令行不能禁止,到底是哪些环节出了问题?

▲ 一门店开业放炮庆祝,现场垃圾遍地、浓烟滚滚。(廖明摄)

禁燃不禁售,80余家烟花爆竹店生意“差不多”

几乎在段松柏被轰鸣的鞭炮声吵醒的同时,天元区王家坪街上的“永利烟花爆竹经营店”开门营业。

将店面整理打点一番后,老板李玲一抬头,正好看到对面门店的电子显示屏上,滚动播出着“禁止违规燃放烟花爆竹”的宣传标语。

尽管内心别扭,但她很快释然:禁放又不禁售。

李玲经营这家烟花爆竹店已有6年,去年下半年听说城区要禁止和限制燃放烟花爆竹时,她一度担心经营不下去,今年以来的销售表现,打消了她的这一顾虑。

“该卖的都还在卖,只是相比于往年,销量稍微少了一点点。”李玲说。

株洲市烟花经营者协会会长唐根深曾作为行业代表,参与《通告》制定出台前的听证会。因担心“禁燃令”对行业带来的冲击,他在会上积极发声,建议《通告》推迟施行,为行业经营者去库存留足时间。

建议虽未被采纳,但预料中“压库存,个体经营户蒙受损失”的情况并未出现。

“有买就有卖,我们并不违法违规,至于顾客买了是不是在禁燃区里放,我们管不着。”唐根深介绍,目前,我市城区内证照齐全的烟花爆竹经营户还有200余家,其中禁燃区范围内,有80余家。

既然城区范围内已禁燃,为何不能禁售,从源头上斩断烟花爆竹?

天元区安监局局长张汉林说:“禁售,确实是有效的手段,但在政府没有出台相关政策的前提下,我们无权这样做。”

他介绍,目前我市大部分烟花爆竹经营店,其合法经营资质都为一年一审批或两年一审批,“如果在审批年限之前要求退出关闭,补偿资金怎么算?钱从哪里来?即使是经营年限到期后,我们不予继续审批,政策依据在哪里?”

在他看来,城区禁燃,从根本上来说要靠居民思想观念的改变,“大家都不放了,烟花爆竹自然就没有市场,市场力量的自动调节,比行政强制干预更好。”

【他山之石】

长沙市雨花区:6月底前,56家烟花爆竹经营门店全退出

今年4月初,长沙市制定出台从严管控“燃放烟花爆竹”十项措施,明确提出“烟花爆竹零售网点只减不增;对烟花爆竹零售网点不予年检年审;三年内中心城区取消零售网点”的要求。

据此,长沙市雨花区安监局请示区政府拿出近20 万元专项奖励基金,对于在6 月20 日之前退出烟花爆竹经营的店主,分档给予1000 元、2000 元、3000 元的奖励,并设立提前注销通道,精简流程,上门服务;同时,雨花区公安分局危爆大队已停止审批辖区三环以内经营门店的配送运输许可。

据介绍,雨花区三环内共有56家烟花爆竹门店,预计将于6 月底前全部退出经营。目前,已有18 家门店办理了退出经营手续。

上墙不上心,“禁燃令”正被雨打风吹去

长期遭受鞭炮声“轰炸”之后,对于“禁燃令”执行大打折扣的具体原因,段松柏总结出了一些自己的“心得”:除了烟花爆竹的源头未被斩断,城区禁止或限制燃放烟花爆竹的宣传发动,也没有看起来那样到位。

“别看一些临街门面的电子显示屏上有宣传禁燃的标语,一些小区门口贴有《通告》,但真正完全了解通告内容的人,少之又少。”他说。

25日上午,记者在天元建材市场周边做了一次随机采访,受访的居民和临街门店的店主,大部分都知道城区禁止和限制燃放烟花爆竹一事,但具体到哪里禁止,哪个时间段限放,违规燃放后会受到什么处罚,都表示不清楚。

也有部分受访人士对禁燃嗤之以鼻:“规定是规定,哪天没人放鞭炮?别人放得我就放得。”

“最怕的就是这种反面示范。” 谢成是我市一社区工作人员,他介绍,禁燃令实施的最初,街道、社区做过广泛的宣传发动,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随着禁燃热度的衰减,个别违规燃放现象的出现,辖区范围内的鞭炮声越来越响。

“禁燃令刚开始执行时,根据社区的要求,我们把专门用来放鞭炮的铁桶都收了起来,现在,它们又上岗了。”华晨物业工作人员李黎说:“我们曾搬出《通告》进行过劝阻,但违规燃放的业主根本不当回事。”

在她看来,尽管社区和物业公司到处张贴了《通告》,但显然居民对其内容没能入脑入心。

指着公告栏里已经褪色的《通告》,李黎说:“贴在墙上的,总会被雨打风吹去。”

【他山之石】

常德市澧县:家家户户签订禁燃责任状

今年年初,常德市澧县出台城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通知,规定县城城区内,全年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包括大年三十和初一。

随着禁燃令一道实施的,还有周密的宣传发动方案。

“大街小巷可见宣传标语,宣传车24小时巡游广播,家家户户签订禁放责任书,上至老人、下至幼童,都知道不准燃放烟花爆竹。”该县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春节期间,县城基本无人违规燃放,大年三十当天的AQI指数较往年下降近30%。

执法无力,管不住还是不想管?

从乐于与违规燃放现象做“斗争”,推动“禁燃令”出台,再到投诉举报电话都不愿打,让段松柏“受伤”的,是多次糟心又无果的投诉经历。

3月13日至26日,中南蔬菜批发市场方向多次违规燃放烟花爆竹,段老拨打110举报后,因他不能按接线员要求指明具体位置,投诉无果而终。

27日上午,他来到荷塘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反映情况,一男士答复称,放鞭炮的事情不归他们管,他们只管鞭炮的销售和运输。

29日上午,他再次来到荷塘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该大队一刘姓负责人首先表示,违规燃放烟花爆竹确属他们管,但他又对段老说:“只有晚上12点到早上6点不能放。”

被绕得有点晕的段老悻然回家,醒过神后仔细看了一遍《通告》发现,对方说的这个时间段,只是春节期间。

“要么是糊弄我,要么就是不懂政策。”段老说。

4月1日早8时,荷塘区银泰财富广场方向炮声阵阵,楼顶烟雾缭绕。拨通110后,段老面对的又是一番盘问:“银泰财富广场哪个位置,讲具体点。”

压抑许久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他在电话里大声质问:“红旗南路派出所就在附近,我在中南蔬菜批发市场都听到了,你们听不见?荷塘公安分局比中南菜市场离银泰近得多,你们的工作人员发现不了?”

段松柏的经历并非孤例。

4月20日,市民陈乘分别投诉举报湘水湾三期工地、泰山路海联名都KTV违规燃放烟花爆竹,反复多次被要求提供具体位置、现场视频、照片等证据信息后,后续处理情况却杳无音讯。

在他看来,市民投诉举报,只是提供线索和信息,被要求提供具体位置、现场证据,甚至配合公安执法人员调查,实为本末倒置。

“不是我们不执法、慢执法,确实有很多现实困难。”天元区某派出所负责人介绍,尽管“禁燃令”于1月31日起即开始实施,并明确由公安机关负责查处打击违规燃放烟花爆竹行为,但具体的执法细则、处罚依据等都没有明确。

该负责人称,接到湘水湾三期工地的投诉后,值班民警去过现场,但没能抓到违规燃放的现行。

“对我们来说,处罚违规燃放烟花爆竹行为,完全是一个新任务。举报人提供的视频、照片能不能作为证据,到底是处罚燃放个人,还是项目工地,罚款金额是多少,还没有可供参考的典型案例。”该负责人说。

此外,基层派出所有限的警力,也无法保证执法处罚及时到位。

“所里共有民警10来个,其中只有半数能出外勤,但我们服务的居民有4万多人。”该负责人说:“每个民警手头上都有办不完的案子,如果现在来个违规燃放烟花爆竹的投诉,我派谁去处理?”

市长热线办相关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该办受理市民反映烟花爆竹方面的问题有214件,包括燃放、生产、销售、存放等方面。

但就本地媒体公开报道的情况来看,因违规燃放烟花爆竹而受处罚的案例,城区仅为3起。

4月2日,段松柏将自己投诉禁燃的经历写满3页纸,寄送到市环委会办公室。信的末尾,他写到:“下定决心,再不管禁燃之事。”

【他山之石】

湘潭市:组建环境犯罪侦查支队负责禁燃相关工作

2016年2月,湘潭市启动城区烟花爆竹禁燃工作。

同年5月18日,该市公安局成立全省第一个环境犯罪侦查支队,全面负责禁燃相关工作,并制定出台《关于办理违反规定燃放烟花爆竹行政案件的实施意见》等工作细则和文件,以便于基层民警依法查处违规燃放烟花爆竹行为。

禁燃工作开展以来,该市公安机关共查处违规燃放烟花爆竹案292起292人,兑现举报奖励3万余元。

(株洲日报记者 廖明)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汤媚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