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继“苹果装饰”跑路后,株洲泥巴公社也要黄?

资金链断裂,业主和合作方昨搬空该公司

株洲网讯(株洲晚报记者 赵露 文/图)在苹果装饰株洲分公司关门不足半月,株洲又有装饰公司出现问题。昨日,曾为苹果装饰旗下子公司的株洲泥巴公社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泥巴公社)被曝出现资金链断裂,遭遇了上百名业主、项目经理、材料商的围堵。

binary_middle (1)

▲昨日,业主、材料商、项目经理在株洲泥巴公社讨要说法

现场

一百多人讨要说法

经历了半年的惨淡经营后,昨日,株洲泥巴公社竟“门庭若市”,不过这一次,并非好事。

当日中午1点,记者来到市中心广场某大厦6楼的株洲泥巴公社,只见大门敞开,现场一百多名业主、材料商、项目经理聚集,占领了整个公司。

一名业主告诉记者,他昨日一大早听说株洲泥巴公社要“跑路”,就急忙赶了过来。在现场,几名材料商在搬运着该公司内的材料,也有业主搬运着里面的电脑,不到半个小时,偌大的公司里值钱的东西所剩无几。

该公司几乎已没有员工上班,两名负责人则被业主、项目经理和开发商围堵讨要说法。

导火索

一场彻夜未眠的谈判

在现场,一名泥巴公社的项目经理告诉记者,受苹果装饰“跑路”影响,加上株洲泥巴公社欠款多月,他们对株洲泥巴公社的经营状况产生质疑。半个月前,株洲泥巴公社召集大家开会,说欠的资金会慢慢还,公司也会一直开下去。

导致如今株洲泥巴公社出现被业主、项目经理、材料商三方围堵的状况,源于前晚开始的一场长达10多个小时的谈判。

一名材料商称,从去年10月份开始,株洲泥巴公社就开始拖欠材料供应费用。5月15日晚8点,双方开始协商解决方案,谈判开始很顺利,株洲泥巴公社答应分期按月支付拖欠款项,此后合作则先支付资金。

记者从多名材料商出具的合约中看到,双方还约好了每月偿还资金数额,且均已签字盖章。

多名材料商称:“我们要求公司负责人盛志雷作为合同的担保人,但他拒绝。”

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查阅了解到,盛志雷为株洲泥巴公社装饰公司监事。对于拒绝担保的缘由,盛志雷告诉记者,自己虽为株洲泥巴公司创始人,但后来股权稀释,自己所占股份不大,且合约上已有公司印章,不再需要个人签字担保。

因此,谈判陷入僵局,持续到昨日早上仍未有结果。随后,部分材料商、项目经理开始向业主透露株洲泥巴公社资金链断裂的消息。

业主

员工带着POS机上门收钱

昨日,一名业主告诉记者,“本来约好了今天(16日)开工”,却听到了泥巴公社倒闭的消息。该名业主称,5月11日,株洲泥巴公社还有员工拿着 POS 机,到他家中要求增付施工款。

“5月15日,还有业主和泥巴公社签订了合同,并支付了 8 万元的预付款项。”一名葛姓业主说,甚至在株洲泥巴公社与项目经理、材料商开会协商的5月 15 日晚上 8 点多,还有株洲泥巴公社员工到他家中签合同,还拿 POS 机让他支付了近3万元。

一名业主说,他家中的装修刚完成了施工量的40%,却支付了100%的款项,一共18万元,“他们说不支付完就停工”。

盛志雷称,目前拖欠材料商的款项近 500 万元,拖欠项目经理不到 200 万元,业主人数则不清楚.

一名业主说,昨日在现场的维权业主就有数十名,还有很多不知情的业主。

为何在近日加收业主工程款,且仍与新业主签订合同?对此,盛志雷解释说, “我们没想到事情会朝这个方向发展,我们是想把公司做下去的,但谈崩了。”

原因

近几月签约订单下降70%

株洲泥巴公社曾为湖南苹果装饰集团旗下子公司。

不过盛志雷表示,今年3月份苹果装饰集团出现问题后,株洲泥巴公社就与其断绝了从属关系。“不过,受苹果装饰集团负面影响,我们近几月的签约订单下降了70%左右。以前每个月有两三百万元的订单,如今每个月仅有几十万元。”

盛志雷说,不少材料供应商、项目经理对于公司存在担忧,不愿意再为公司提供服务。同时,公司员工和苹果装饰集团为同体系培训,心理压力很大,近几个月员工的辞职率高达60%。

“急剧下滑的订单数导致了公司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盛志雷说,目前株洲泥巴公社账上资金仅有1万多元。

追问

业主的预付款去哪了?

多名材料商告诉记者,业主把钱交给了株洲泥巴公社,泥巴公司又没把这些钱给材料商和项目经理,那这些钱到哪里去了?

盛志雷坦言,株洲泥巴公社的资金确实被拿了一部分去投资,包括株洲河西泥巴公社分公司和江苏南通泥巴公社分公司。

至于投资的具体金额,盛志雷称不清楚,“资金由当地的公司经理负责”。记者了解到,株洲泥巴公社河西分公司已于上月底关门倒闭。

记者查询了解到,株洲泥巴公司主要有3名负责人,除盛志雷为监事外,谭传尚为执行董事,经理和法人代表则为鲁子宏。

其中,盛志雷在9家公司拥有股份或担任高层,公司主要分布在湖南、江苏、浙江,其中担任法人2家、股东5家、高管8家;鲁子宏也在5家公司担任高层或拥有股份;谭传尚则在29家企业担任法人、高层或持有股份。

业内

“‘暴风雨’来得如此惨烈”

在与株洲泥巴公社谈判了20个小时后,现场多名业主和材料商、项目经理说,对株洲泥巴公社已不抱信心,目前只想拿回预付款和欠款。昨日下午 3 点左右,株洲泥巴公社给现场业主打了欠条,承诺在今年7月15日前还款。不过,盛志雷仍不愿意在个人担保上签字。多名业主向记者表示,感觉拿回欠款的可能性不大,将采取其他途径维权。

株洲一名家装公司负责人说:“近期,株洲一些体量巨大的装饰企业一家家被‘洪流’击退。作为从业多年的业内人士,我没有一丝因对手溃败而感到自喜的心情,更多的是痛心疾首的反思,‘暴风雨’似乎从来都没来得如此惨烈。”

对话

有了战略伙伴,正在融资

记者:株洲泥巴公社该如何解决当前的难题?

盛志雷:我们已经和一家大企业达成了战略合作,且准备融资,有四五家资本对我们感兴趣。

记者:如今遭遇这种情况,还有人愿意投资株洲泥巴公社么?

盛志雷:风险确实大了很多,不过我觉得还有80%的可能性。融资成功后,为了重拾各方信心,我们将对材料商实行先付款后送材料;对于业主,则先装饰完工再付款。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王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