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旅游资讯 > 正文

山西平遥古镇:“活态”的身着青衣之千年古城

图/文黛瓦粉墙

人文旅游会让你接触和经历到不同的文化,而解读它们最简捷的方法是比较。

行走在山西平遥,我以熟悉的江南水乡为参照。晋中不是水乡,没有蜿蜒的河,因而就没有高耸的桥,不见欸乃的船。青砖黑瓦的建筑,少了水乡的轻便灵巧,但厚重在冬日里更耐寒冷。

作为明清古镇,平遥的商业格局又与江南水乡(大多是明清时期)大同小异,狭窄的街衢,鳞次栉比的店铺。明清是中国商品经济活跃的时期,商人从曾经的四民之末(士农工商)中“崛起”,平遥是晋商的大本营,商业之繁华以及众多的大商家(日升昌等)便是明证。

我到达那天平遥中度雾霾,但第二天一开门,只见天空清朗,阳光明媚。我住在古城里,早上从旅馆的二层楼上瞭望东方,想从缺乏错落感的屋顶上寻找这个古城的新奇。

古城墙之谯楼、角楼和敌楼,墙身土夯,外包青砖。平遥古城得以保存,要感谢同济大学的阮仪三教授。如今,我们借经济建设名头毁坏了不知多少古城,又因发展旅游而新建了很多“伪”古迹。

清晨阳光彤红,街道上少行人。清静,是曾经古城的呼吸?如今因为旅游,平遥的白天太多行人,太过喧嚣了。

晋中处于黄土高坡的边缘,少见油绿,在平遥纵横的街巷以及大小的院落里难得见到招摇的绿树。

阳光打在门楼上,照亮了牌匾,又跳到青砖地上,而街的另一边笼罩在阴影中,半明半暗的街衢让人依然觉得古老与沉重。

平遥不是一个空城,有很多遗址可供参观,日升昌票号、县衙门、文庙、城墙等等二十几处,走马观花一天也下不来。票号类似现代银行,日升昌票号“汇通天下”,一度把持了清政府的经济命脉。

从城北走到城南,要二三十分钟。南门叫迎薰门,门外很开阔,是一个大广场。

在平遥,外地人与当地百姓一样可以自由进出,这个先社区后景区的定位很好,既活化了千年古城,也体现了对人的尊重。

这一点再与江南水乡做个比较,同里、周庄和西塘同样是“活态”的古镇,但把社区与景区搞了个颠倒。围镇收费,外地人进镇串门、做客或者办事,在验票人眼里都成了游客。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何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