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旅游资讯 > 正文

【俄罗斯之旅】那年夏天,经过你的森林和木屋

【俄罗斯之旅】

那年夏天

经过你的森林你的木屋

看到这几张俄罗斯老照片——哦,也许是前苏联的,让我重新打开这个标注着“俄罗斯之旅”的文档。

不辜负每一次出游,为何有游记拖了近两年之久呢?想来是当成一种储备了吧,在不能远行的日子里,留着慢慢写,慢慢回忆。

虽隔着久远的时光,但这几张老照片里有很多信息,仍让我掀起彼时的回忆。比如,被用心呵护的孩子们,样式古朴的老爷车,人行道前车辆避让行人的情景,还有,乡间的小木屋和栅栏院儿。

而那年夏天,我们曾经,经过你的乡村,你的森林,你的木屋。

2016年8月9号。这天,我们离开圣彼得堡,前往大诺夫哥罗德。197公里,乘车约三小时。

这一区间的公路,很像我们从前的国道,路窄车多。经常只有三车道,来往变换,一会儿这边两车道那边一车道,一会儿那边两车道这边一车道,令人啧啧称奇。

从始至终,就跟从莫斯科到圣彼德堡的火车上所见的那样,两边连绵不断的全是浓绿森林。我竟才了解到,俄罗斯是世界上森林覆盖面积最大的国家,大到哪种地步呢,用数据说,占国土面积的45%,将近一半,达到了776万平方公里。

还记得我们国家土地面积是多少吧?这样比较,拥有如此多森林的俄罗斯,真的很富有呢。

视线投向远方,一望无际,广袤而深沉,壮观而原始。俄罗斯位于中高纬度亚寒带和寒带地区,植物生长缓慢,那样的原始森林,究竟是积蓄了多少时间的能量啊。

视线所及,尽是笔直如剑高耸入云的针叶林。就连白桦,都可参天。它们唰唰唰地出现,倒退,出现,倒退,一直,一直。恍惚有悠长而又优美的俄罗斯民歌响起,唱着白桦林,思绪被牵扯得长长,长长。

按照俄罗斯古老的传说,每一种花木都蕴含着神奇的力量。白桦,是他们精神的象征,代表着吉祥、幸福,是春天和爱情的信使,是纯洁美丽的少女化身,更是他们的家。

从古至今,白桦就和俄罗斯人的日常生活有着紧密的联系。在白桦树皮上书写记事,用白桦树条帚清洁打扫,把白桦树汁当作春天的饮料;就连恋人约会,也会选在白桦树下。

在莫斯科参观特列季亚科夫画廊时,俄罗斯著名风景画家列维坦笔下的画,就常常出现白桦丛,比如那幅《金色的秋天》。秋日的白桦,正如一片苦难与阴暗中,所期待的明净灿烂。

大诺夫哥罗德的克里姆林外面,有一条小街,小店里挂着各种各样以桦木为原料的手工艺品。一下子把我吸引住的,是那些活灵活现的桦树皮玫瑰。

买了一枝带回国。那天,是我们国家的七夕,是有情人的节日。而一直到今时今日,仍想回到那一天,好让我再带回一大束朴素又美好的桦树皮玫瑰。

俄罗斯民族热爱的树木,还有花楸树,将之视为祖国、大自然,故乡和家园的化身。他们经常说:花楸树永远和我们在一起,为我们分忧解愁,为我们欢乐歌唱。

在俄罗斯民间传说中,花楸树具有魔力,由于花楸果的红亮颜色同电闪有相象之处,人们把花楸树枝当成雷神大锤的象征,用来驱鬼避邪,也常把雷电之夜叫做花楸之夜。

雷神属于北欧神话体系,俄罗斯貌似地属东欧呢。

此时的花楸,正值红果绿叶,鲜艳夺目。

从圣彼得堡到大诺,第二天又从大诺到特维尔,不短的车程,随着丰富的画面,丰富的联想,变得意趣盎然,且让我们逐渐走近了俄罗斯的乡村。

乡间教堂,小广场,古旧的车辆,老式公共电话亭,泥泞的路,河流,铁路。路边妇人摆的小摊子,售卖着蜂蜜、腌渍的果子等特色手工食品;偶尔,也有粗壮的伐木工人一样的壮汉,推着小童,转过小路。

一切,都似俄罗斯乡村老电影中的画面,或是画家笔下所描绘的乡村风情。

俄罗斯的乡村,沿袭着老传统,房子全用木头盖,一幢又一幢。

尽管都是木屋,给人的感受不尽相同,有的古朴,有的清新;有的透着温暖,有的孤寂凄凉;有的漂亮,有的丑;有的颜色鲜艳,紫的蓝的黄的,有的黑黝黝透着沉重破败;有的花围草绕疏落有致,有的布满可怕的藤蔓和野生植物。

原野间,树林里,老木屋比比皆是。上了年头的木屋,其实更有味道,但显然不是每栋老屋都能散发美丽的光彩。

我想,那跟有钱没钱其实没多少关系,一定是跟生活在里面的人有关。同样都是木屋,有人任它破落不堪,有人把它变成温馨家园。全天下都是一样的,同样的条件,同样的生活,摆在不同人面前,都会有不同的结果。

森林木屋一向是童话一般的存在。但有的人,让自己住在美丽的童话里;有的人,则任自己住在警示的寓言里。

你看,美丽的木屋,会有美丽的院落。篱笆墙内种着花草蔬菜,养着家禽;木屋的木檐木框上都精心雕着花饰,窗内飘着花边的窗帘,窗台上摆着鲜花。令人脑中立刻幻化出美丽主妇系着围裙准备三餐、穿着工装裤的丈夫修理谷仓的画面。

你再看,那沉重破败的木屋,住的一定是《渔夫与金鱼》里那个贪婪懒惰的老太婆,或是邪恶的巫婆术士。

在大诺,我们还参观了沃尔霍夫河岸边的小木屋博物馆。很多人对此不屑一顾,甚至建议取消这个行程,一向息事宁人的我,忍不住发声,我们一定要去的。

小木屋博物馆座落在森林里,阳光如金子闪烁在叶隙,溪流静静流淌,景色迷人,完全就是童话故事里的模样。

这里的每一座小木屋,都是完整地从周边乡村运过来的,它们拥有着百年甚至几百年的历史,原汁原味,形态各异,而所有温暖的原木色泽,皆已褪却漆彩,被岁月侵蚀得沧桑而沉重。

门廊下,穿着民族传统服饰的俄罗斯老奶奶慢慢地钩着手工艺品,一举一动,都有无穷韵味。

有开放的小木屋,可以入内参观。里面的陈设,还原了俄罗斯人百年前的生活起居。门廊,楼梯,阁楼,谷仓,卧室,餐厅,墙壁,屋檐,窗棂,木雕,家俱,一切的一切,都是木头,看来是如此地贴近自然,温和质朴,种种细节,又充满着生活情趣,体现着主人的审美和品味。

我感觉,百年前的乡村木屋生涯,与百年后的,本质上或许并无不同,仍是一派俄罗斯乡间的淳朴风情,每一座房子里演绎着不同的人生,时而苦涩、时而欢乐,时而阴暗,时而明亮,时而清澈,时而浓郁。

俄罗斯人的木屋,应是分两种的,一种是真正乡间村民自住自建的木屋,一种是城里人建来渡假用的木屋别墅,这两种木屋在俄语中叫法也不同。

俄罗斯的城里人,都挺会享受生活的,不论贫富,他们基本都很喜欢亲力亲为,从无到有地修筑一座自己的乡间别墅,有钱的,修得豪华些,没钱的,就修得简朴些。

话说从特维尔回莫斯科,高速路上,白云朵朵,森林翠绿。从农村渐渐回到城市。快接近城市的时候,就出现了一大片木屋别墅区。这里的木屋,也漂亮,但很制式,一看就是为有钱人打造的渡假别墅区。

特维尔的路上,我们还曾在一个休息区停留。

红色尖顶木屋餐厅外,铁皮麋鹿烤炉萌萌哒,膛里柴火正旺;随手采了一把野花,小瓢虫在上面爬啊爬。一只充满神秘感的黑猫,迎面向我走来。

彼时天空辽阔,雨云低悬,森林黛绿,都让我们对这片大地有了更深切的感受,它是可以如此气势磅礴,也可以如此宁静庄严。

正如这个民族,一面明媚,一面忧伤;一面细腻,一面粗犷;一面童话,一面神话。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何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