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旅游资讯 > 正文

黑丝路:从里海到伦敦的石油溯源之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清泉能源SpringEnergy,作者陆如泉,更多精彩文章请登录m.mindcherish.com,或下载"扑克财经"App

“黑丝路:从里海到伦敦的石油溯源之旅”实际上是一本书的名字,清泉这里借用成为本文的标题,因为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标题能够将那条举世瞩目的跨国石油管线的作用、特点、意境表达得如此到位。所以,还不如直接引用书名来得直接。

这本《黑丝路:从里海到伦敦的石油溯源之旅》(The OilRoad, Journeys from the Caspian Sea to the city ofLondon)放在案头已一年有余,直到今年5月份才利用出差路途上的时间把它读完。顾名思义,所谓“黑丝路”就是指“石油管路”,因为石油的本色是黑色的,说它是丝路,因为这条管线在西方人眼里就是一条黑色的“丝绸之路”。这与中国目前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以及横跨中国边境,分别连通中亚、俄罗斯和缅甸“石油天然气丝路”有异曲同工之妙。

所谓“从里海到伦敦的石油溯源之旅”,实际上点明了这条跨国石油管道的起点和终点,即将石油从阿塞拜疆的里海海域通过“黑丝路”运送到欧洲市场,特别是进入伦敦的石油交易中心。相信说到这里,很多看官已经知道这条黑丝路是哪条跨境管道了。不错,它就是那条举世瞩目的,从阿塞拜疆的巴库经过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到土耳其杰伊汉港口的原油运输通道,简称BTC管线(Baku-Tbilisi-Ceyhan)或巴杰管线

巴杰石油管道主要是把阿塞拜疆ACG巨型油田的原油(也包括部分来自沙赫德尼兹油田(Shah Deniz)的凝析油)从里海送至地中海,然后再从地中海岸边的杰伊汗港口上船运抵欧洲。该管线全长1768公里,其中443公里在阿塞拜疆境内,249公里在格鲁吉亚境内,土耳其境内有1076公里。自2006年6月建成投运以来,截至2018年一季度,该管线累计输送原油29.3亿桶(折合3.91亿吨)。

该管线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乃至到现在仍有不少业内人士对它津津乐道,主要原因就是该管线的建成和运营,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俄罗斯、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土耳其地缘政治格局。成为石油政治(通过石油影响政治)的又一经典案例。经典到什么程度呢?这条管道屡次被西方国家称为“和平管道”和“能源走廊”。它的投产,使得俄罗斯失掉了对里海油区“出口阀门”的控制地位,可谓是美欧西方国家联手“遏制”俄罗斯长期以来霸占里海石油出口垄断地位的一场“翻身仗”。

(参与BTC管线建设与运营的股东)

而这本《黑丝路:从里海到伦敦的石油溯源之旅》正是讲述了BTC管线的前世今生和点点滴滴。但与一般的专业性叙述和分析不同的是,本书是以两个局外人的眼光,以游记和白描的手法讲述近2000公里、跨域三个国家的管道沿线上故事,更多是管道沿线周末的居民、社区、非政府组织等对这条管线的看法和评价,可谓细微之处见端倪、点点滴滴见实情、情真意切见火候

本书两位作者均不是石油人,一位是詹姆斯·马里奥特(JamesMarriott),他是一位来自英国的艺术家、自然学家和作家,当然,他对石油应该有很深的了解,因为此前他曾写过一本《下一个波斯湾:伦敦、华盛顿与尼日利亚的石油冲突》(合著);另一位作者是米卡·米尼奥-帕鲁埃洛(Mika Minio-Paluello),书中介绍是一位水手、作家,活跃于伦敦、开罗和奥克兰。

这两位“局外人”在2011年前后,用了差不多一年左右的时间,从阿塞拜疆的巴库出发,沿着这条管线所经过的城市、村庄、农田、河流、森林甚至高山,乘坐不同的车辆,经过一个又一个检查站和海关,采访一波又一波的人,遭受一个又一个挑战,应对来自管道运营方(BP石油公司)、当地政府、安保机构一次又一次的盘查和挑战,一直走到了土耳其杰伊汗港口,走到了德国的巴伐利亚和英国的伦敦,获得了大量一手的现场资料,最终成就了这本《黑丝路:从里海到伦敦的石油溯源之旅》。

本书的语言通俗易懂,既体现了两位作者作为畅销书作家的底蕴又与译者黄煜文深厚的中文功底分不开。但本书在讲述石油问题时,又不乏专业精神,看得出作者是做了大量的基础研究工作,本书的参考文献目录多达200条以上。更为与众不同和难能可贵的是,本书的各个小标题独具匠心,将石油管线体系中的工程用语运用在各小节的标题上,正好反映了故事在沿途发生的位置。比如,某个小节的标题是:“BTC 484公里处—671公里—科尔仓尼亚(沿线某地名),格鲁吉亚”,再如,“BTC 1683公里处—1870公里—耶西洛瓦,土耳其”。这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读罢此书,感动之余,对BTC管线和相关的能源地缘政治有些许感悟。

其一,这条管线的始作俑者是BP石油公司和其当时的CEO约翰布朗先生,缺了布朗的魄力,这条管线的建设和投产可能遥遥无期。这条管线的启动和建设堪称布朗的又一大手笔,彼时(1998年前后),他刚刚完成对美国阿莫科和阿科公司收购,使BP直接跨入全球一流大石油公司行列。从本书中透露的信息看,几乎在同一时期,BP公司已在ACG这一巨型油田担当作业者,已着手筹划建设一条绕过俄罗斯,从阿塞拜疆到土耳其再到欧洲的原油管线,满足欧洲市场对石油消费的需求。令人赞叹的是,无论是大手笔收购,还是跨国管道工程,布朗均做成了,这不能不说是布朗自身的魄力和战略远见所致。

要知道,布朗第一次踏上阿塞拜疆的领土是1990年,彼时前苏联尚未解体,而BP在1990年基本上就确定了把阿塞拜疆作为跨国经营的重点,并已经锁定了该共和国(前苏联的加盟国)所拥有的特大型油气田,即ACG油田和沙赫德尼兹凝析气田。

(BP时任CEO布朗与阿塞拜疆阿利耶夫老总统握手)

其二,BP成为阿塞拜疆里海海域ACG这一特大型油田的作业者,使得其“向西看”,通过构建新的通道将油运出并摆脱俄罗斯的控制,变得顺理成章。ACG油田是BTC管线的主要油源所在,没有油源,一切将变得没有意义。ACG是阿塞拜疆里海海域三大油田——阿泽利(Azeri)、契拉戈(Chirag)和久涅什里(Gunashli)——的统称,因这三个油田挨在一起,实际上是一个巨型油田集群,高峰产量100~120万桶/日(年产5000~6000万吨),这在全球勘探开发领域也是少有的。

ACG油田位于离阿塞拜疆海岸约120公里处,离土库曼斯坦的领海只有10公里。ACG油田实际上在前苏联时期(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发现和探明,上世纪80年代进入开发阶段,但由于苏联当时缺乏开采深水油田的工程技术和关键设备,导致该油田的开发一直处于半停滞状态。1994年9月,由BP等10家石油公司联合成立的阿塞拜疆国际作业公司(AIOC)与阿塞拜疆政府签署长达30年的产品分成合同,开发ACG油气田。

BP作为ACG油田作业者,占股34.1%,其他伙伴包括雪佛龙公司、俄罗斯鲁克石油公司、挪威国油、Exxon、土耳其石油公司(TPAO)和阿塞拜疆国家石油公司(SOCAR)等11家合作伙伴。ACG油田的探明可采储量近70亿桶,是中亚里海地区除了哈萨克斯坦里海卡萨干巨型油田(储量近150亿桶)外的第二大石油项目。正是拥有如此巨额的石油储量,正是出于尽快打通油田出油后的运输和销售渠道、尽快实现石油产量价值和投资汇报,BTC管线的建设才变得顺理成章。

(ACG油田海域作业现场,来自BP公司网站)

其三,格鲁吉亚作为前苏联解体后,西方在俄罗斯势力范围成功实施“颜色革命”的“典范”,成为这条管线的坚定支持者和关键过境国。管线过境国方面,格鲁吉亚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格鲁吉亚前有谢瓦尔德纳泽这位苏联戈尔巴乔夫时期的外交部长成为该国独立后的首任总统,后有萨卡什维利这位亲西方的领导人当政,已经使得格鲁吉亚活脱脱成为西方阵营的最坚定分子,格鲁吉亚也成为西方策动颜色革命最为成功的地带。要知道,在很多俄罗斯人和国际人士眼里,正是戈尔巴乔夫和谢瓦尔德纳泽这两位“大先生”,将前苏联送上了断头台。而萨卡什维利这位第二任总统更是以反对俄罗斯著称。正是这位总统在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当天——下令攻击南奥塞梯,而导致普京总统迅速出兵,最终以这位总统自取其辱而结束。美国在一旁也只是干瞪眼。

这足可以看出格鲁吉亚与俄罗斯的矛盾与对立之深。而绕开俄罗斯,并将格鲁吉亚作为管线主要的过境国,就成了BP和西方国家的不二选择。BTC管线像一根绳子,变相将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捆绑在一起,纳入美欧势力范围,而与俄罗斯渐行渐远。大型跨国油气管道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可见一斑。

(BTC管线集输现场)

作为石油业内人士,清泉在为本书叫好和感动的同时,认为本书的一个明显不足是,很多地方的信息有失真的可能。因为本书所接触和采访到的人士基本是非石油人士,只是在阿塞拜疆的BP公司巴库办公室,作者与BP人士有过直接的交流,其他沿线各地,作者所接触的基本上是管线周边、但与管线没有直接关系的“局外人”。要知道,大型跨国石油管线的建设和运营是一项高专业性、高安全环保敏感性、高隐蔽性(管线大多深埋在地下数米)的工程,管线建设、作业和运营是一个“全封闭”的过程,其建设和运营过程基本上与外界隔绝。如果没有深入其中进行调查和了解,得出了的结论往往是“盲人摸象”。但瑕不掩瑜,本书至少从“利益相关方”眼里,以一个相对独特的视角,反映了这项“世纪工程”的不同侧面。

另外,清泉还强烈感受到,本书的内容对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特别是跨国油气管道在建设和运营过程中的社会风险应对,比如跨文化交流问题、当地员工雇佣问题、征地补偿问题、合规管理乃至民心相通等深层次问题的处理,均具有较强的借鉴意义。这种跨越数国、投资数十亿乃至数百亿美元、涉及国家政治和地缘战略的特大型油气基础设施项目,取得项目沿线各国政府的支持固然重要,但若要将项目做出影响力,形成品牌,达到“民心相通”效果,则需要解决好本书所描述的各式各样问题。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但愿这本《黑丝路:从里海到伦敦的石油溯源之旅》有更多的业内人士和“一带一路”人士看到,从而使得我们的“一带一路”重大合作项目、尤其是重特大能源资源开发与利用项目,能够深入人心,能够走实走深、行稳致远。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何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