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网眼 > 正文

“把每天当作戒毒的第一天”

6月的初夏,绿意浓浓,街角盛开的栀子花生机盎然。

这是阿华(化名)从戒毒所出来的第22个月。如今,他每月都会主动去派出所或社区验尿,“我把每天都当作戒毒的第一天”。

而对于阿明(化名)而言,好不容易从毒品的泥淖中爬出来,现在的他工作起来更加努力,“想把浪费的时间追回来”。

“6·26”国际禁毒日前夕,记者走近两位戒毒人员,聆听他们的故事。

吸毒,为了在圈里“混下去”

今年29岁的阿华来自茶陵县,家境殷实。他很早就混迹于社会,因打架、赌博成了派出所里的“常客”。

“如果不吸,很难在圈里混下去。”提及那段荒唐史,阿华很坦然。21岁时,他在县城的一家KTV里第一次接触到毒品。像很多吸毒者一样,他曾自信地以为,“就是玩玩,不会上瘾。”

第一次吸毒后,阿华头痛欲裂、呕吐不止,感觉难以形容。很快,在朋友的唆使下,他吸了第二次。之后,从K粉、麻古到冰毒,从每周吸一次到每天吸两三次,阿华的毒瘾越来越重。

对于29岁的阿明而言,他的吸毒史得追溯到高中。当年仅有17岁的他,尚未出校门就一脚踏入毒品的深渊。

“那时和朋友出去玩,大家都在吸,你不吸的话就显得不合群。”回忆起自己的首次吸毒场景,阿明有些轻描淡写。

沉沦,生活像断了线的风筝

毒瘾像一只可怕的手,能把人的正常生活撕扯得支离破碎。

“最疯狂的时候,我一个月要花掉好几万元。为了筹毒资,坏事干了不少。”阿华说,几年下来,原本富裕的家被他榨干了。

除了消耗金钱,毒品也在悄然腐蚀吸毒者的身体。

“一两年时间,我的体重从130斤降到90斤,骨瘦如柴。”阿明说,为了让他远离毒品,父母曾苦口婆心地劝说多次,甚至报过警,可他不为所动。

为了戒毒,阿华曾不止一次被父母送到广西、广东等地打工散心。最久的一次,母亲曾陪着他在广西柳州待了4个月。

“心瘾难戒,我每次都会背着家人偷偷回到茶陵。”阿华说,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吸毒、戒毒、复吸……生活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没了方向与希望。

改变,源自家人的温暖与包容

阿华曾以为自己再也无法战胜毒品,直到2014年底的一场变故,让他有了改变。

“那一次,父亲为了找我,骑车时不小心撞上了一头牛,把腿都给摔断了。”阿华说,直到半个月后,他才从母亲口中得知此事,可父母却未责怪他半句。看着病床上的父亲早已两鬓斑白,他下定决心要和荒唐的过去告别。

2015年2月,阿华被送进了株洲市强戒所。一个月后,阿明也被送了进来。

早操、跑步、集中教育、劳动矫治,通过强戒所的半军事化管理,二人对毒品的依赖渐渐消逝。

未来,把浪费的时间追回来 

2016年8月,戒毒成功的阿华从强戒所出来了。凭借着良好的沟通能力他在市区一家金融公司找到了工作,如今已月入过万元。

“现在,提到毒品我都觉得反胃。”阿华说,为了打消父母的担忧,每个月他都会主动前往社区或派出所验尿,然后把结果告诉父亲。

阿明的生活也回到了正轨。经过不断摸索,他在县城成立了一家房产中介公司,虽然规模不大,每年却能盈利二三十万。

“我浪费了太多时间,现在我要努力把它追回来。”对于未来,阿明满怀憧憬。

(来源:株洲日报 记者 刘琼)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尹飞飞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