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业委会全盘管理小区,管得好吗?新园楼小区做到了!

“幸福荷塘”之无物业管理小区业主自治系列报道五

新园楼小区内加装监控摄像后,车辆刮蹭、盗窃等事件都没了 记者 伍靖雯 摄

新园楼小区内加装监控摄像后,车辆刮蹭、盗窃等事件都没了 记者 伍靖雯 摄

株洲网讯(株洲晚报记者 伍靖雯)昨日上午10点,记者到访时,新园楼小区阳光和煦,一片安详。小区不大,但胜在干净整洁。

“一开始,这个小区能不能实现自我管理,我们心里都没底。”荷塘区城管局物管办负责人说,这个脱离物管10余年的小区,现在已成了业主自治的样板小区之一,让别的无物业管理老旧小区来参观学习的业委会成员惊羡。

这个小区的自治工作有什么值得借鉴之处?

破解业主记忆“痛点”

小区物管费收支笔笔可查

在湘华社区居委会主任刘慧看来,新园楼小区能够自治成功主要靠两样:一是成熟的自治制度;二是同时具备干事能力和奉献精神的业委会成员。二者缺一不可。

整个小区的自治制度很常见,就是由5名业委会成员全盘管理小区,业委会负责收取0.5元/平米/月的物管费,并聘请3名本小区居民负责门岗值班和保洁。这样做的好处是,物管人员与业主熟悉,能把小区的事当作自家事;由于收取的费用有限,业委会必须精打细算,确保每一分钱都用在小区管理人员的工资发放以及小区物业的小型维修上,让小区正常运转。

那怎样算是成熟?小区业委会主任谢春林搬来的一摞账册,大概就是答案。记者随意翻开一本,账目详细到一支笔、一把扫帚的开支,小区3栋楼内的72户业主可随时查询,而且,相关账目皆按月在小区里公示。

“正因以前发生过矛盾,我们才尤其注意这一项。”谢春林说,2005年,物管就撤离了小区,随后成立了首届业委会并实行自治,却因为业主质疑业委会的账目管理不透明,被“强行下岗”了。

刘慧也证实了谢春林的说法。她介绍,去年初决定重新自治,推选出来的业委会成员,大多有党员、退役军人等身份,大家更为信任。

从被“吐槽”到收获掌声

靠的是有规矩又讲人情味

这届业委会一直是无偿为大家服务,但去年4月刚成立时,还是被“吐槽”过。但是,原本不熟悉自治业务的“新丁”们,在一轮轮事务中迅速成长起来。

原来,小区的车位有限,业委会拟了个规定,每台小车按月收取30元停车费用于补充小区物业费的不足,业主大会投票通过了。但由于缺少经验,没有考虑到访停车,不久就惹来骂声。

“孩子们周末回趟家,陪爸妈吃个饭,难道也要收停车费?有道理吗?”一些业主跑来业委会办公室拍桌子。

业委会正视大家的意见,迅速调整——亲戚朋友来吃饭、小住,登记一下即可。这下,“吐槽”变成了鼓掌,皆大欢喜。

以前小区没有监控探头,发生过好些车辆刮蹭、摩托车盗窃事件。谢春林挨家挨户上门询问有车一族,是否愿意“众筹”监控系统。他还立了个规矩:只有参与众筹的,可以在发生车辆刮蹭、盗窃等事件时随时调取监控。最终,20多名业主“众筹”近6000元,给小区装了8个监控探头。

可巧,监控刚一运行,就有未参与众筹的车主找上谢春林,希望调监控视频。但规矩立了就不能改,最终对方补交了众筹款,作为设备后期维护费。

正因为讲规矩又有人情味,这届业委会的管理让业主心服口服。从去年底,小区物管费的收取率达到100%。

在新园楼小区自治管理正常运转后,荷塘区政府通过“以奖代补”,为小区安装了3盏太阳能路灯,划分了停车位,疏通了化粪池并修补了小区破损路面。业委会更是主动作为,把小区的一处危房自行拆除改造成晒衣场;把家长们最担心的矮围墙装上了不锈钢栏杆;大家还货比三家,从广州买回车辆道闸零件,由小区热心的退休工程师亲自动手安装,节省了一半的费用……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周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