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63岁单身妈妈爱时尚 靠手艺撑起一个家

▲爱时尚的肖玉琴 记者 谢慧 摄

▲爱时尚的肖玉琴 记者 谢慧 摄

上世纪九十年代,因为穿着时髦、品位出众,她被人称为以时尚著称的“上海人”。

她的名字叫肖玉琴,可不是上海人,她的老家在东北,1953年跟随父母南下到株洲后,便在这座城市扎下根。

从女孩到一位母亲,这些年岁里,她经历过工厂破产、丈夫离去、靠着对于时尚的精准捕捉和对于美的追求,做过销售、也当过模特,后来当裁缝养大女儿,多年忙碌的岁月,她却依然保持着对于美的追求。

总走在当时年代的时尚前沿

爱美从她的骨子里油然而生

在嵩山路街道御山和苑小区一家农贸市场的一楼,肖玉琴穿着一件黑色带有绣花的毛线外套、一头黄色的波浪短发,妆容精致,身材匀称,一点也看不出已经有63岁的年纪。

两年前,她带着女儿一起在这里开了一家裁缝店,女儿当裁缝、她当技术指导兼模特,10平方米不到的店面,却是小区中老年妇女最爱逛的地方,而每一件被她穿上身用来打板的衣服,都会被抢购。

“大概是因为我穿着好看,品位也足够吧。”说起这些,肖玉琴神色里充满自信,这种自信,也是源于她长久以来对于时尚与美的追求,她形容自己的生活里,美是不可或缺的,这是从自己年轻时就接触到时尚有关。

她记得,儿时对于美的概念,是受母亲的影响,在那个衣着单一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母亲会烫着一个小卷,穿着一双皮鞋出门,非常精致。“我自然也会在穿着打扮上注意一些。”

通过潮流杂志获取时尚、20岁是肖玉琴爱美的开始,那时的她,就用上了口红、做起了头发,穿上当时最流行的喇叭裤、百褶裙,早期是一位车间女工的她,成为街坊邻里眼中的潮流指标。

工厂改制破产后丈夫也离去

靠做销售、当模特养大女儿却也不忘美丽

1995年,肖玉琴所在的有色金属压延厂破产改制,肖玉琴和丈夫面临下岗。

当时的肖玉琴,骨子里有北方人的雷厉风行,再加上外形姣好的缘故,很快就帮着朋友做起销售的工作,丈夫也远到上海打工,生活算是平实且幸福。

而生活的转折,却出现在丈夫的突然离去。“是心梗去世的,走得很快,我们都来不及反应。”肖玉琴眼神落寞,但骨子里是倔强不服输的性格,她当年从上海办完丈夫的丧事后,很快就回到株洲,投入到工作之中。“因为还有女儿要带,我觉得我一个人可以,我不求别人的。”

在那些年里,肖玉琴做过销售、也是华丽市场第一代的服装模特。她记得,当年做销售工作,经常是辗转几地,为了能让自己有很好的形象出门,她往往会很早起床,梳妆好,挑选好搭配以后,再将女儿唤醒,寄住在邻居家里。在华丽当模特的年月,她每天早晨三点起床,下午四点下班,工作时间里,烫着一个大波浪长卷发,穿着各式的服装,展示给顾客,她形容那个时候的自己,虽然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顾不上,却也收获了不错的报酬。

“靠着这些报酬和努力,我养大了女儿,我还蛮欣慰的。”

没有拜师自学成才当裁缝

做的衣服被争相效仿

“我的裁缝技艺是‘剽窃’的。”当记者问起肖玉琴的裁缝手艺是如何而来,她这样说。

她记得,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期,市场上并没有成衣售卖,人们往往要请裁缝来量体做衣,而她,经常是自己拿着布到裁缝那里,要求裁缝做哪种款式。“一个月的工资,都花在了做衣服上。而我要求的款式被裁缝做出来,也经常会被效仿。”

正因为肖玉琴与裁缝打交道比较多,再加上自己对于时尚精准的捕捉,在这个过程中,她也渐渐学习到了裁缝技艺,这也为她后来放弃模特和销售职业,专职开起裁缝店打下了基础。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成衣开始陆续成为市民的主流选择,裁缝店纷纷关张,但此时的肖玉琴,却选择开设一家裁缝店,主营棉毛衫的制作。“做生意就是要做别人没有的行业。”肖玉琴的眼光很精准,她紧跟当年时尚,从配色、款式到搭配都亲自操刀,很快,裁缝店制作的衣服,街知巷闻。

“他们那个时候听到我的名字,都会说‘那是个上海人’。”肖玉琴说起这些,似乎很满意这个称呼,在她的观念里,把她称为“上海人”,是对自己时尚品位的肯定,也是对自己多年来一个人努力打拼的赞赏。

如今,她依然精致,纹了最时兴的眉毛,涂了最火的口红色号,每天衣着光鲜地出现在店铺里。“爱美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纯粹的爱好,我不能因为忙、累,就忘记对于美的追求。”肖玉琴说。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