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游走王仙:两个皇帝,一位仙人,一大公案,南方地标……

四川有青龙镇。安徽有太白镇。浙江有乌镇。河南有朱仙镇。湖南有王仙镇。游走王仙,做一回神仙。

■王仙赋

作者丨聂廷芳

扬子华夏,陆块碰撞。湘东门栓,扼镇赣湘。北衔幕连九,南启罗霄。东连江浙,西去滇越。交通咽喉,汇高铁高速;古今重镇,拥千载文明。帝王将相,仙人大儒,释家三宝,能工巧匠,摩肩接踵,际会风云。名胜古迹,风景悠扬。美丽乡村,处处皆景。全域旅游,客迎吴楚。盛世立本,大义微音。

两个皇帝 一位仙人 一大公案 南方地标

游走王仙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聂廷芳 谭登

“罗”字印在连云山边上。错误。

■引言

历史人文,自然地理,总是神秘、新奇。探索发现,悬疑揭秘,惊心动魄。

湘赣边界,群山逶迤。山川陵谷,存有一个“地理大谜”,误导了数亿人口。

公元前四世纪,《易经·系辞》云:“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到东汉,思想家王充解释何为天文、何谓地理:“天有日月星辰谓之文,地有山川陵谷谓之理。”

认知地理,不能发生大的错误。否则,高铁不知该如何穿山越水,导弹都有可能打错地方。

地方官做决策,统筹经济社会运行、美丽乡村建设、精准扶贫,须认知区域地理、历史地理、人文地理、经济地理、政治地理、气候环境地理、植物动物地理、水文土壤地理、农业工商业地理、交通运输地理、乡村和城市地理,乃至军事地理、灾害地理,等等。

株洲市下辖的醴陵市,有个老牌名镇,叫王仙镇。

黄金周里,游人站在王仙镇大屏山,东西鸟瞰,南北眺望,看到一本奇趣雄厚的“地理书”,内容恢弘,穿越千古,解谜勘误,颠覆脑洞。

■第一回

稀奇公案:飞越王仙,罗霄北犯,“打”到平浏有百度

大屏山头,天地悠悠。一连串重大疑问,奔腾而起:

堂堂罗霄山脉,“头”在哪里?

罗霄山脉北段,大邻居是长江吗?

浩大的连云山脉,属于罗霄山脉吗?

长沙市的浏阳、平江,江西的上栗、铜鼓,属于罗霄山脉吗?

株洲的醴陵市、攸县、茶陵,江西的萍乡、泸溪、莲花,是罗霄山脉中段,还是北段?

这里,有一起特大“公案”。

到王仙镇的大屏山,走一走,实地踏勘,才有答案。

“罗霄山脉,搬到浏阳市了!”

百度的许多地图,一些正规的地图出版物,把罗霄山脉的“罗”字,印在浏阳文家市以北、连云山脉的大围山、浏阳河以南;“霄”字印在武功山脉以南,株洲市攸县、江西莲花县之间。

同时,许多的媒体文章,许多县市区的官方资讯,均自称“罗霄山脉腹地”“罗霄山脉中段”“罗霄山脉北段”。

这些,都是大错误。长期以来,误导了全国的读者。地图错,一错带来百错。

“罗”字印在湖南浏阳市下辖文家市以北。错误。

百度搜索“浏阳市”:“浏阳市地处湖南省东部罗霄山脉北段。”错了。浏阳不属于罗霄山脉。

百度搜索“大围山国家森林公园”:“位于湖南省长沙市浏阳东北的大围山镇境内……属于罗霄山脉北段。”错了。大围山与罗霄山脉,不搭界,一南一北相距遥远。

百度搜索“幕阜山”:“主峰位于湖南省平江县,系罗霄山脉。”错了。幕阜山与罗霄山脉,中间隔了连云山脉、九岭山脉。

百度搜索“平江”:“幕阜山属罗霄山脉,位于平江县北部,在湘鄂赣三省交界地”“连云山属罗霄山脉。”错了。错得一塌糊涂。

百度搜索“渌水”:“渌水干流发源于罗霄山脉北部山麓、江西省杨歧山千拉岭以南、宜春市袁州区水江乡的大塘西北部山坳。”罗霄山脉的北部划界,错了。

百度搜索“袁州区”:“袁州区位于罗霄山脉北麓中段,武功山脉北麓。”错了。

百度搜索“大屏山”:“大屏山地处罗宵山脉中段……跨萍乡、醴陵、浏阳三市。”“北麓中段”的表述,错了。

记者踏在大地标上——王仙镇大屏山,给出最标准的答案:

大屏山,山体宏大,跨卧两省,东壤是江西萍乡市,西壤是湖南醴陵市。

大屏山为界,以南是罗霄山脉。依次为:北段武功山,中段万洋山(井冈山所在)、八面山,南段诸广山,长300公里,南接南岭;

大屏山以北,是“幕连九山脉”。依次为:南部九岭山,中部连云山,北部幕阜山,长约160公里,北接咸阳、长江。

大屏山,位于幕连九山脉最南端,是幕连九山脉、罗霄山脉分水岭。王仙镇,则是南部中国10余省市的古驿站、通衢。

以大屏山划界,罗霄山脉地图的“罗”字,须印在王仙镇大屏山以南约100公里、江西莲花县域内的武功山,此为罗霄山脉北段;

“宵”字,须印在湖南炎陵县、江西井冈山市(原宁冈县)之间的万洋山,此为罗霄山脉中段,是井冈山根据地的主要区域。

浏阳、平江、上栗、万载,及萍乡市的湘东区,不归于罗霄山脉,归于幕连九山区。

醴陵市的东北山区,属幕连九之九岭山;醴陵东南山区,属罗霄山脉北段武功山。

醴陵人,不全是“罗霄山人”。攸县、茶陵、炎陵县东部山区,才是“罗霄山里人”。

“罗”字印到浏阳文家市以北,导致罗霄山脉北段从醴陵东南,搬家到了浏阳东北部以北、湖北南部,向北“漂移”了几百公里,是为大错。

华夏板块与扬子板块碰撞。

■第二回

武功半岛,赣湘海湾;古地中海,长江原本向西流

如此重大的地理标识,为何发生错误?据何纠错?

先看地质、地理的几亿年演变。

以醴陵市王仙镇大屏山为地标,北方的幕连九山脉,“站”在扬子板块;南方罗霄山脉的北段武功山,站在华夏板块的北缘。两大板块,南北对进,“夹击”今天的王仙镇。

距今5亿年~4.10亿年的寒武纪、奥陶纪、志留纪,受地壳构造“加里东运动”影响,武功山地区抬升,露出海面。

同期,扬子板块与华夏板块发生“陆陆碰撞”,“萍乡-上饶市”断裂带发生对接、拼贴,构成华南的统一陆块。

距今4.4亿年的志留纪开始,湖南东部、西部、北部为大陆,中部、南部仍然为海洋。由于在距今16~12亿年,雪峰山就已从海洋出露,古地中海(特提斯海)海水由今喜马拉雅山区域,经广西北侵湖南,长株潭衡和醴陵,都是大海。

此时的湘东、赣西,是一片地质上称之为“赣湘岛海”的海区。

武功山是一个半岛,呈东西向,伸入“赣湘岛海”海域,长达150公里。王仙镇居于海底无疑,大屏山也是海区。

距今2.20亿年的晚三叠世,华夏板块向北西方向,与扬子板块继续碰撞。处于华夏板块前缘的整个武功山地区,隆起成为陆地,结束了本地区海洋环境的历史,从此海水一去不复返,比醴陵、株洲、湖南成陆,早了大约2140万年~7450万年。

湖南完全成陆,是距今1.996亿年~1.455亿年的侏罗纪,“燕山运动”爆发第一幕,亚洲地面掀起,湖南中、南部成为陆地,不再受海水侵蚀。

距今2.20亿~6500万年前(白垩纪结束),武功山地区山体断块,继续上窿。

特别是到距今248万年前的第四纪,特提斯海盆封闭,印度板块与巨大的欧亚板块碰撞,导致喜马拉雅、青藏高原隆起,华夏板块再度变形隆起、断裂凹陷,武功山体上隆,形成今天的面貌。

特提斯海,又称古地中海,东抵今云南、贵州、四川、重庆、乃至湖北西部。那时的长江,不向东流,而是向西流,入古地中海。现代地中海,是特提斯海的残留海域。

从地质构造、地壳运动得知,幕连九山脉的幕阜山、连云山、九岭山,都在一个整体高地——扬子板块,是一个统一的地理片区,与罗霄山脉是不同地块。幕连九、罗霄地势组合完全独立,幕连九山脉比罗霄山脉的组合,更加紧密。罗霄山脉的武功山、万洋山,相距很远,罗霄山脉不能“吞并”幕连九。

醴陵、萍乡、宜春三市,三点一线;王仙镇、大屏山,居其节骨眼上,像一堵墙、一道关防,既“顶住”北边扬子板块的幕连九南下,又“镇住”南边华夏板块的罗霄山脉武功山“北侵”。

无论如何,地块不同,罗霄山脉到不了浏阳、平江,更到不了湖北的通城、通山、咸宁。罗霄山脉最近的北邻,就是王仙镇、大屏山、渌水(江西境内称萍水),而不是湘东北、鄂南、长江。

幕连九山脉、罗霄山脉布局图。

■第三回

伟人遗墨,王仙别传;江南诸省,且说湖南东大门

罗霄搬家,地图出错,大咖们是什么依据、什么出处?

毛泽东著名文献《井冈山的斗争》写到:

“广东北部沿湖南江西两省边界至湖北南部,都属罗霄山脉区域。整个的罗霄山脉我们都走遍了;各部分比较起来,以宁冈为中心的罗霄山脉的中段,最利于我们的军事割据……”

毛泽东著作的真理性、权威性、无可比拟的影响力,有没有“左右”百度、出版社、各地方政府?

领袖人物写了“两省边界至湖北南部,都属罗霄山脉区域”,谁又去存疑呢?

毛泽东又写了“以宁冈为中心的罗霄山脉的中段”,这就是万洋山。其主峰南风屏,被称为“赣西屋脊”,处江西遂川、湖南酃县(今炎陵县)之间,海拔2120米。

湖南炎陵、茶陵县,与江西井冈山、宁冈县(已合并为井冈山市)之间,分布着众多高海拔山峰,万洋山作为罗霄中段,山势最为雄奇瑰伟,利于红军割据。

毛泽东还写道:“第一个根据地是井冈山,介在宁冈、酃县、遂川、永新四县之交”;“第二个根据地是宁冈、永新、莲花、茶陵四县交界的九陇山”。第一个根据地是万洋山的核心区,第二个根据地在万洋山北缘、武功山以南。根据地并未涉及幕连九山脉的浏阳、平江,更没有湖北南部的咸宁市、通山县等地。

这里指明了宁冈为中心的根据地是罗霄中段,给出了具体的地理、行政辖区范围。理所当然,北面的武功山,即是罗霄北段,井冈山根据地的北限。毛泽东所写,说的是当时的罗霄山脉范围,是传统区域,未予深究。

井冈山根据地,位于万洋山脉南北。

江西省出版的几种地图,都是以万洋山为罗霄中段、武功山为北段,罗霄山脉不包括北方的连云山、九岭山脉。

我国地理、地质学界,以万洋山为罗霄中段,武功山为罗霄北段。这很重要、最重要。

罗霄山脉,大名鼎鼎。社会各界把幕连九山脉归于罗霄,所在县市区自称罗霄山脉,是否有“蹭知名度”的冲动?

解决这桩公案,对王仙镇,有大价值。王仙镇、大屏山,就是幕连九、罗霄两大山脉的“界碑”。这是家门口的事,家门口的大是大非。不能再以讹传讹、误导天下人。

以上,可算“王仙别传”,足见王仙镇在地理、地质史、交通上的显赫地位。

“王仙正传”、王仙镇的正史,更加振荡人心。

扼山川之要,挟地理之利,“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王仙镇在中国江南10余省区的文明史上,沟通南北东西,铺路人口融合,便利经济发展,顺势文化交流,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是一个历史大功臣。

中华文明的源头、核心,在河洛(黄河洛河之间)、中州(河南)。南宋以来,中华文明向江南迁徙,杭州、南京为中心的江浙文明繁荣发达。北方文明、江浙文明传入湖南,水陆并举,主要走武陵、巴陵、醴陵、茶陵等“口岸”。

其中,醴陵是规模最大、盛况空前的“出入境口岸”。

醴陵素有湖南“东大门”之称。这扇大门的门栓,在何处?就在王仙镇。

■第四回

上天庇佑,地质断裂;水陆开路,“家住安源萍水头”

王仙镇,兵家必争之地。

西边的萍乡,东边的醴陵,南边的茶陵、井冈山,北边的浏阳、平江,自古以来,都有“战场基因”,历史上兵连祸结,现代工农革命风起云涌。

唯独王仙,历朝历代,只见军队开过来开过去,但是没有打过仗,是一方安宁福地。

王仙镇交通,有着“舍我其谁”“一夫当关”的优势。

幕连九、罗霄两大山脉,在湖南、江西之间,组成巨大的山体屏障。南中国的东、中、西部交流,须寻找大型通道。

所幸,两大地块碰撞不到位,于两大山脉之间,留出王仙镇地质断裂谷地,形成两大山脉大型“接合部”、天然敞口。王仙镇最低海拔仅为50多米。沪昆高铁跨越渌水处,海拔高度仅为60米。

在湘赣边大山区,拥有低洼谷地,乃上天庇佑。沪昆高速、沪昆高铁、沪昆铁路、醴茶铁路、313省道、106国道、320国道,别无选择,都“沾光”王仙镇这个通道、敞口。王仙遂成“湘赣咽喉”“南中国通衢”。

大山孕育了众多河流。澄潭江、萍水,在王仙镇汇合,始称渌水。澄潭江发源于连云山腹地大围山,向南流到醴陵。萍水,发源于江西宜春市袁州区水江镇,流到萍乡称萍水。名动一时的现代京剧《杜鹃山》,主人公柯湘介绍自己身世,有一句著名唱腔“家住安源萍水头”,指的是萍水发源地。

记者反复研究各种文献资料,研磨卫星地图,发现渌水源头的各种表述,都不够精确,比如“南源又称萍水,发源于江西萍乡杨歧山千拉岭南麓”。

醴陵高铁站(醴陵东站)。

水运是古代的主要交通方式,大运河运粮便是一例。几乎所有的城镇,都建于水边。

渌水及其沿岸,是赣西、湘东地区的重要水、陆交通线,沿途古渡口码头、商埠集市非常之多。湘赣边境交通,经渌水入湘江,通达湖南南北。东汉初年置醴陵县,县境西至湘江沿岸,东至今萍乡市上栗县杨岐乡,几乎涵盖整个萍水。

王仙镇地质“结合部”,有更广泛的意义。

湖南全境,东连江西、江浙、福建、粤北、粤东,西连云贵川桂,王仙镇是最重要的“主干道”,全赖境内大屏山脚下的河流、公路、高速、铁路、高铁。王仙镇地理位置,说多重要,就有多重要,可以媲美潼关之于秦晋与河洛、山海关之于关内与关外、巴拿马运河之于太平洋与大西洋、马六甲海峡之于欧洲与亚洲。

宋代,即有清江(今江西樟树市)至醴陵官驿。《江西通志》载:明代,江西主要贡道有3条,其中一条是“从湖南醴陵经萍乡、宜春、清江、贵溪、上饶、玉山,入浙江,由杭州至南京的浙赣湘贡道”。

湘赣边境山脉之中,还有别的小敞口、小通道,如修水-平江、铜鼓-浏阳、上栗-浏阳、莲花-茶陵,几乎都是崇山峻岭,古人过边界,需翻山越岭;进入邻省,前路依然群山阻挡,山路难行,沿途与豺狼虎豹为伴。

王仙镇的萍乡-醴陵通道,敞口最大,地形最为平缓,水陆交通最为便利。王仙镇东、西都是坦途:

大屏山往东,道路平缓,直达南昌、鄱阳湖平原;

大屏山往西,直接进入湘中、湘南的平地、丘陵和洞庭湖平原。

2014年,位于王仙镇的沪昆高铁醴陵东站建成。坐高铁去长沙南站,只需35元、30分钟。

王仙镇、大屏山脚下,是沪昆高铁、沪昆铁路、沪昆高速等交通命脉。

■第五回

炮火连天,土著尽亡;江西填湖广,醴陵人实乃江西人

王仙镇特别的地理,卓越的交通,自古以来,扛鼎历史长廊、文化通道,挥洒中国南方文化交流融合的神奇画笔。

★ 话说元末明初,“江西填湖广”

醴陵人口,曾濒于灭绝。

元末,红巾军与元军、朱元璋与陈友谅,在湖广拉锯厮杀。湘中、湘北人口,惨遭战争消耗。唯有江西,人口损失不大。

《明太祖实录》记载:

明初,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湖广布政司有77.59万户,470.27万人,人口密度12.98人/每平方千米;江西布政司155.4万户,898.25万人,人口密度58.37人/每平方千米。

江西人口密度,是湖广4.5倍,“地狭民稠”,人口压力大,“谷米贵如珍珠”。

《中国汉族通史》(第2卷)援引《醴陵县志·氏族志》:“元明之际,土著存者仅十八户。”

曹树基《中国移民史第5卷:明时期》:“长沙地区人口损失殆尽”“湘潭土著仅存数户”。

《明太组实录》载:

洪武三十年(1397年),湖广常德府武陵县民,上书皇帝,以当地自战乱之后,“武陵等十县……人民逃散,虽或复业,而土旷人稀,耕种者少,荒芜者多。邻近江西州县,多有无田失业之人,乞敕江西量迁贫民开种”。量迁,就是人口“批量”迁移。

明太祖“悦其言,命户部遣官于江西,分丁多人民及无产业者”,移民湖南,耕种其地。“江西填湖广”,移民运动轰轰烈烈。现在的湖南人、醴陵人、王仙人,多是江西人的后代。

王仙镇渌水民居。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著《湖南人由来考》:

湖南人来自天下,以江西居多;南宋以前,奔向湖南的移民,几乎全是江西人;元末明初,江西移民规模最为空前;现今不少湖南人流着的是江西人的血。

江西以及广东、福建、浙江等省移民进入湖南,以陆路为主。王仙镇、大屏山下断陷谷地,是移民主通道。

★ 再说明末清初,“湖广填四川”

明末战争连绵:李自成、张献忠农民起义;李自成余部在湖南抗清;吴三桂称帝衡阳,攻占湖南全省;康熙帝坚决打击吴三桂,军事上仅以湖南为进攻作战重点。

湖南各州县,迭遭蹂躏,人口再遇浩劫,全省人口损失2/3,又陷入旷野无人的境地。

康熙十八年(1678年),浏阳县知县曹鼎新说“整兵剿洗,玉石难分,老幼死于锋镝,妇子悉为俘囚,白骨遍野,民无噍类”。元明之际醴陵仅存的“十八户”土著,怕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醴陵和湖南的土著人口,又一次濒于消亡。

顺治、康熙至乾隆,屡颁“召民开垦”谕旨,人口从江西和北方各省,大量进入湖南。

历史地理学奠基人谭其骧,在其《湖南人由来考》一书里说,到乾隆、嘉庆年间,湖南全省外来移民,占人口总数九成以上。

当代四川人口,80%以上家庭,是“湖广填四川(含重庆)”后裔,总数达六、七千万人之巨;成都的比例,更是高达95%以上。

一个世纪内,四川接纳移民多达600多万人。朱德在《我的母亲》中说,祖先是“湖广填四川”时广东迁移过来;吴玉章、郭沫若的先祖来自福建,邓小平的先祖来自广东。

江西、广东、福建巨量移民,何处入湘、何路入川?笔者详细研究认为:

最方便的交通路线:九江、上饶—南昌—萍乡—王仙镇—湖南;赣州—吉安—萍乡—王仙镇—湖南;继而,借道湘西北,入四川(重庆)。

可以设想,当年的王仙境内、大屏山下,伛偻提携,人头攒动,牵牛呵狗,车船不息。移民大军给王仙镇带来了优良人口、信息、文化,刺激王仙镇产业、商业、服务业繁荣,成为著名的经济重镇。

北方汉族多次迁入江西,宋代江西就已步入全国先进行列,是全国经济文化最发达的省份之一,但江西人口压力巨大,总数一直居全国第一、二名。移民浪潮,填补了湖南人口空缺,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和文化。明朝中后期,湖南即有“湖广熟,天下足”的美誉。

“吴楚古刹”屏山寺,又名太屏仙山寺。

■第六回

吴楚东南,屯兵边关;宰相雄文,一刹两省“克隆门”

醴陵佛寺、道观特别多,民国版《醴陵县志》载有334座、神祠319所,现有合法寺院106座,宗教文化十分发达。

仅王仙镇辖内,规模较大的寺院道观即有多处。帝王将相、文豪高僧,在王仙流传许多故事,且都有遗迹、碑帖、实物、建筑印证。

王仙镇大屏山,一山四寺,宗教文化鼎盛。山顶“吴楚古刹”屏山寺,又名太屏仙山寺,有“第一奇”:

一刹两座山门,一模一样,南门是湖南,东门是江西,两门相距仅几米,犹如左手与右手的距离之内,开两张大门。

两门结构、规格、墙垛造型、装饰、色彩、对联及门神画像,几乎不差毫厘。两省香客各进各门,互不干扰。这在全国寺院建筑中,难寻第二家。

两门门匾同题:“太屏仙山”。

江西门对联:“海天色相无边界 吴楚东南第一峰。”

湖南门对联:“海天相色无边界 吴楚东南第一峰。”

游客不细看,难以发现两门对联的差异。此为屏山寺“第二奇”。

古刹一脚踏两省,大屏山最宜观景,四方极目数百里,尽是湘赣萍醴好风光。

东眺,萍乡大地青山延绵,绿意无垠,安源城区遥遥在望;

西瞰,湘东谷地,丘陵起伏;醴陵瓷城,熠熠生辉;

南边,近看萍水如带,高铁奔驰,高速车流如织;远看武功山脉,逶迤隐约,巨龙起舞;

北边,大屏山背靠高大雄壮的幕连九,是九岭山最南边的山峰、桥头堡。

“大屏山是春秋战国时期古老的吴楚边关,调兵遣将、两国来往,只有这一处路。山上有古代驻军遗迹,炮台、军营、关防、城墙、古寨摆在那里。”王仙镇大屏山村主任张振立,对本地自然历史了如指掌。

寺内碑林,有初唐宰相房玄龄撰写的《吴楚古刹碑》:

“岩岩平山,积石峨峨。远属昆仑,近缀衡庐。南通闽广,北达荆吴。惟山之高,壁立千仞。创建古寺,尉迟敬德。鄜州都督,威震山河。密金不受,公心如山。百战疮痍,实忠于王。功臣图像,凌阁争光。名胜古迹,风景悠扬。名垂不朽,万古流芳。”

房玄龄赞颂了大屏山的神秀风光,描述了大屏山交通要津战略地位,及创寺者尉迟将军的功绩。

碑载,吴楚古刹于唐太宗李世民贞观十三年(639年),由尉迟恭建寺。尉迟恭“巡案出检”,见大屏山界连吴楚,地势险要,山峰奇峻,风景幽静,叹为福地,便创建此寺。房玄龄撰写的碑文,契合尉迟恭的个人简历,如能确证,弥足珍贵,株洲文物部门赞其为“湘东第一碑”。

屏山寺还有“第三奇”:

院内有座陵园,门楣上书“皇陵”二字,陵园中有陵塔、石兽,苍松翠柏,肃穆古朴。很多文章写道,这是明太祖朱元璋母亲的衣冠冢。传元兵血洗湖南时,朱母逃难至此,后殁于吴楚古刹。

对《吴楚古刹碑》、“皇陵”衣冠冢、乃至吴楚古刹含义,文物部门和学界有不同看法。如有人说“吴楚时期没有佛教,哪有寺院”。这倒不影响旅游者到此一游,实地观瞻春秋战国以来吴越、荆楚大地上矗立的“古刹一脚踏两省”。

这里确曾是吴楚国土,后世建立寺院,“吴楚古刹”名之有据,名正言顺。

太屏仙山寺内的皇陵,传为朱元璋母亲的衣冠冢。

■第七回

仙人王乔,醴陵找你!史书《荆州记》,白纸黑字就是你

王仙镇有没有仙?

“王仙”,名字美妙,故事传奇,由一位神仙,牵出诸位史家、一代文豪、两个皇帝。

清朝大学士陈宏谋等监修《湖南通志(卷十四地理十四山川二)》载:王仙山,一名大山(《荆州记》称之为“大山”——笔者注),又名王乔山,世传王乔炼丹于此。

历史故事是:

醴陵王仙镇,东有大山,三峰矗立,外形酷似狮子坐、立、卧,下有深洞,名三狮洞。

入洞,可容数百人。洞口旁另有一小洞,通入洞中阴河,伏流面积6000平方米,隔河有石床、石桌、石凳。近阴河的巨洞,可容上千人。

仙人王乔,又叫王子乔,炼丹药于此,得道成仙,因名王仙山。距洞不远处的关口,建有登真观。王乔乘鹤仙去的神奇经历,他的行气吐纳术,后世修炼家奉为圭臬,列他为“下洞八仙”之首。古人讲的得道成仙,貌似今之法力高超、德高望重,能救世济民。

王乔之名,大名鼎鼎。

东汉《古诗十九首》之《生年不满百》,描述王乔: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西汉皇族淮南王《淮南子》,东晋道教《神仙传》,南北朝时期《颜氏家训》,唐高祖李渊下令主编的《艺文类聚》,历代都有王乔的记载。

《全唐诗话》有诗:

邃林芳草绵绵思,尽日相携陟丽谯;

别后宣务山上望,羡君时复见王乔。

前期史书,凡涉王乔修炼成仙的记载,地点多在今河北邢台宣务山。

百度搜索王乔,其一生在河北做官、修行。时下一些文章、资料,断言醴陵王仙山与王乔没有联系,称王乔在北方活动,根本没来过南方,“与湖南醴陵风马牛不相及”,“附会到王乔……拉大旗作虎皮”。

对此,笔者做了较长时间的研究,查找各种史料,去伪存真,凡有疑问的史料,一概不予采纳,得出的结果大相径庭。

醴陵“道士学仙”,正史最早的记载,是史学巨擘范晔的《后汉书》。刘昭给该书《志第二十二·郡国四》“醴陵”词条作注,引用了《荆州记》的记载:

“注[五]荆州记曰:‘县东四十里有大山,山有三石室,室中有石床石臼。父老相传,昔有道士学仙此室,即合金沙之臼。’”

《荆州记》载明道士在醴陵学仙,不但有前人口耳相传,还有“金沙之臼”为证。

《荆州记》是什么书?

该书成于南朝宋文帝元嘉十四年(437年)左右,作者是南朝第一朝刘宋的文学家、史学家盛弘之,撰有《荆州记》3卷。按成书年代,醴陵“道士学仙”的正史记载,距今超过1580年。石床石臼,那么远的古代就存在了。

《荆州记》一书,受到当世、后世推崇,南北朝、隋、唐、宋典籍,引用极多。刘昭约510年前后在世,他集注《后汉书》一百三十卷。他的作注,补正、丰富了《后汉书》,使之成为与《史记》并列的经典信史。

东汉《古诗十九首》,吟诵仙人王乔。

史料确认1580年前,醴陵确实存在“道士学仙”。进而深究,这座“大山”,是否就是王乔山、王仙山?这位道士,是否就是王乔、王子乔?

■第八回

唐宋天子,赏“黄马褂”;皇恩浩荡,醴陵王仙定铁案

历史有很多疑云、悬案。

自班固撰写《汉书》起,后人、今人不断发起“断代史”工程,以探究历史,破解悬疑,还原真相。如今人“夏商周断代工程”,把3000年以前模模糊糊的历史,精确列出了年表。

“醴陵王仙山”之名,是大唐天子出手,钦定历史疑案。

唐玄宗李隆基,推崇道教。李唐认老子为祖,天子均为老子后裔。老子李耳正是道教教主,即太上老君。

合理设想,李隆基对《荆州记》“醴陵”词条,发起了“历史考证研究”。王乔是道教大名人,排名“下洞八仙”之首,研究意义重大,事关李唐国体。南北朝、隋唐时期,大儒辈出,不缺研究人才;《荆州记》距李隆基在位,不过300年前,比今人研究3000年前历史,难度小得多。

研究结果,朝廷、史学界、唐玄宗李隆基一致同意,作出“判决”:

一、维护《荆州记》记载;

二、道士王乔修行得道,确有其事;

三、推翻河北邢台“宣务山王乔修道成仙”之说;

四、王乔修行圣地,就是今湖南醴陵市王仙镇;

五、皇帝老子挥毫,钦赐“王仙登真之观”,一锤定音,立即生效。

六、上述“判决”,由北宋“研究员”欧阳修捉笔,载入史册,昭示未来。

北宋大文豪欧阳修,撰《居士集》50卷。第39卷《御书阁记》载:

唐开元年间(713—741年),唐玄宗李隆基书“王仙登真之观”六个大字,赐予醴陵市王仙山之观口登真观;宋太宗赵光义,爱好名家书法,闻登真观有唐玄宗赐字,命取来京城,阅毕归还,又赐御书飞白字给登真观。

飞白,书法用语,类似今天书法之枯笔。字的笔画中,丝丝露白,像枯笔所写。

唐、宋两朝皇帝,亲赐御书,皇恩浩荡,足见对王仙登真观之垂青。

欧阳修《御书阁记》文:

“醴陵县东三十里,有宫曰登真。其前有山,世传仙人王乔炼药于此。唐开元间,神仙道家之说兴,天子为书六大字,赐而揭焉。(宋)太宗皇帝时,诏求天下前世名山异迹,而尤好书法。闻登真有开元时所赐字甚奇,乃取至京师阅焉,已而还之,又赐御书飞白字使藏之。其后登真大火,独飞白书存……”

登真观失火毁损,于北宋宋仁宗康定元年(1040年),道士彭知一重建,增建御书阁,以藏宋太宗御笔。欧阳修撰文,记载了这一史实。

王乔驾鹤。

唐朝以前,同名同姓的王乔,有四人。河北邢台宣务山王乔,也许就是个地方官,阴差阳错混同于道士。前人著述,该是以讹传讹。圣鉴至尊,唐玄宗以天子身份,焉能稀里糊涂把仙人王乔,从河北搬到湖南?

宋太宗“借阅”唐玄宗“王仙登真之观”墨宝,本身是对历史、文物的鉴别;宋太宗再赐御书飞白,等于以皇权加码确认。两朝皇帝给了“黄马褂”,醴陵王仙的真实性、可信度,权威得不得了。

欧阳修作为北宋著名政治家、唐宋八大家之一,同时又是朝廷钦命史官,主修《新唐书》,独撰《新五代史》。他写的史书,是正史、信史。他的《御书阁记》,记录醴陵王仙、登真观、唐宋两代皇帝题字,不容置疑。

欧阳修是研究唐朝历史的权威、主官,对李隆基书醴陵“王仙登真之观”,必定稽查考证,结论足可信赖;宋太宗赐御书飞白字给登真观,是本朝的事,稽考不难,足可信赖。今世凡夫俗子,揣测质疑,实属无效之举。

玄宗以后几十年,唐代大历年间(766—779年),有位叫护国的江南僧人,云游到醴陵,作《题醴陵王仙观歌》,开篇就是:

王乔一去空仙观,白云至今凝不散。

苔垣松殿几千年,往往笙歌下天半……

这表明,唐朝佛教界,也认可王乔在王仙镇修道成仙。

由于事关王仙镇地名的来历,事关大唐、大宋朝体统,“醴陵王仙”的故事,多费了一点笔墨。

总而言之,西汉起,西汉皇族淮南王《淮南子》,东汉《古诗十九首》,东晋道教《神仙传》,南北朝《颜氏家训》,唐高祖李渊下令主编的《艺文类聚》,《全唐诗话》,都有王乔的记载。

官家正史《后汉书》之《荆州记》白纸黑字,两位皇帝也说了,欧阳修也写了,一切关于“醴陵王仙”的质疑,都是废话。

■第九回

朱熹东游,吕王兴儒;“花开现佛”,四山护宝生圣景

王仙镇,拥有南部中国最重要的交通通道——王仙镇大屏山断裂带低矮谷地,移民、商人、文人学士、官吏卒伍往来于此,发达的江西、江浙、北方儒释道文化,边远的福建、广东客家文化,经王仙镇传入湖南,并在醴陵落地生根,留下丰厚的文明遗产。

经笔者考证研究,“继孔子后的另一座高峰”、宋代理学集大成者朱熹,几次取道王仙,往来于福建、江西与湖南之间。

南宋乾道三年(1167年)8月,朱熹带着两个弟子,从福建武夷山区的崇安县(今武夷山市)出发,到长沙拜访岳麓书院主讲张栻,留下“朱张会讲”千古绝唱。

他长途跋涉一个月,行程1500公里,于9月抵长沙。11月,张栻、朱熹游毕南岳,朱熹于株洲县(原醴陵县域)以诗作别:“昔我抱冰炭,从君识乾坤”“我行二千里,访子南山阴。不忧天风寒,况惮湘水深”,对张栻极表崇敬。

朱熹这一来回,均取道王仙镇大屏山,是武夷山至长沙路程最为节省的旅行路线。

之后朱熹往来庐山、醴陵讲学,后到长沙做官。由于王仙镇即为醴陵东郊,处醴陵市区与江西之间,王仙镇对于朱熹来说,是熟门熟路。

王仙镇政府。

朱熹之时及以后,吕祖谦、王守仁、陶澍、左宗棠等历代名流,均在醴陵大兴儒学,留下众多书院。

“吴楚古刹”大屏山寺,是佛教名寺、风景名胜。王仙山、三狮洞,是道教圣地。王仙镇还有一处佛教重地宝源寺,位于书堂村。

这宝源寺,非同一般,独现“四山护宝”:

寺院坐北朝南,石牛山居东,石马山居西,东西山脉像一幅对联,平伸对仗;城门山居南,锦旗山靠背,南北山脉抱势合围;群山峥嵘于四周,组合成一盛大的莲花;寺院坐落于群峰之内,天生圣景,寓意“花开现佛”。

宝源寺构造,另有精工:

华严殿起,历天王殿、观音堂、大雄宝殿、千手观音殿、念佛堂等,共有七进,规模宏大;

有小桥、流水、长廊、古木、花篱、菜坪,亭、台、楼、阁、塔具备,佛寺一游,如置身相府、园林。

民国《醴陵县志·宗教志》载:

“宝源寺,在治东35里,唐建。旧为潭州有名丛林,历唐宋元明迭有兴废。清康熙初,天咏禅师卓锡于此……”

宝源寺,开山祖师释道禅,始建于唐初贞观元年(627年),是禅宗临济宗法门丛林,唐时有1000余僧众,享有“千僧云集”盛名,是一座古老的祖师道场。

天王殿侧,有古碑室,陈列历代古碑,有的是清理地基发掘而来,有的是河沟中捞起。寺后有高耸云天的慧芳禅师塔,寺西有天咏禅师塔。天咏、慧芳同为当时禅门大匠,名倾一时。

宝源禅寺一隅。

■第十回

南方佳木,白兰之谷;王牌老镇,美丽乡村处处景

作为扬子板块、华夏板块“陆-陆碰撞”的“决斗场”,可以设想,王仙镇当年,何等地地动天摇、山呼海啸,必然留下瑰丽雄奇的自然地理奇观。幕连九、罗霄两大山脉,在此分界、对峙,手下留情空出一条南中国东西交流大通道,也必然造就一系列自然、人文、社会景观。

本文意在为王仙镇写正史、立传奇。限于篇幅,不能尽其大观,但“老牌经济重镇”不可不写。

南方有佳木,林深景清幽。

中国发现面积最大的稀有树种之一,堪称“奇葩树”,就在醴陵市王仙镇李山村的深山坡地:

她名字优雅,叫景烈白兰,学名乐昌含笑,又名南方白兰花、景烈含笑。1929年英国植物学家在乐昌市发现并命名。

乐昌含笑,是世界上唯一以地名命名的植物。

她既是工业、建筑、生活的上乘用材,又是理想的水源涵养林,还是优良的庭院观赏树,身兼各类用途,植物界罕见,非常珍贵。

景烈白兰,常绿乔木,高15至30米;树干圆挺,木质坚韧细致,纹理直,不翘、不裂;

树荫浓郁,花白色,花香醉人,幽香远溢;

适宜南方气候,生长于海拨200-1500米,可孤植,或丛植于园林中,还可作城市、公路行道树,是醴陵拥有的优良乡土树种,已超过原产地广东乐昌县的保有量。

王仙镇李山村,有成片景烈白兰高大母树,树龄约160年,最大株高35米,胸径98厘米。景烈白兰林下,山泉汇流。“白兰谷”观光旅游区,已吸引游人观赏休闲。

王仙镇稀有树种景烈白兰。

王仙镇正在建设22公里全域旅游大环线,景区、景点众多,都兼具历史、生态、文化价值:

“白兰谷”度假山庄,青山绿水做招牌,名贵树种景烈白兰做卖点,李山村已位列醴陵市十大美丽乡村,联动官庄、沩山北部旅游区,适宜户外旅行;

三狮村三狮洞旅游区,是古老的旅游大牌,王仙故事、遗迹,永远吸引外人;

书堂村有宝源禅寺,又有温泉湖生态休闲,书堂农场绿色农产品登陆电商,吃、住、游、玩、购俱全;

三狮村、香水村、申熙村为主,观光农业和体验农业,构筑醴陵南部现代农业区;

大屏山“一刹两门”“一脚踏两省”,游客挡都挡不住,是永不枯竭的旅游王牌。大屏山的深山老林,入住了一些休闲保健的中老年人。

王仙镇全域旅游,有三大优势,一是紧挨醴陵市区,二是连接湘赣两省,三是高铁站、高速公路互通就在家门口,无缝对接,辐射周边县城以上城市10多个,客源充沛,来去方便快捷。

“集镇更繁荣,更整洁,更有品位;乡村更清秀,更宜居,更有特色。”这是王仙镇党委、政府对美丽乡村、全域旅游的目标定位。

为此,山塘、沟渠、河道、道路、路灯、集镇、街道、门店、村庄,扎扎实实铺开了“硬化、净化、美化、绿化、亮化”施工。镇、村上下,令必行,行必果,乡村环境焕然一新,优美怡人。

■第十一回

烂碗一街,特色驰名;江南重镇,来日方长乘长风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君知之乎?

王仙镇地理、交通、历史、文化,浑厚传奇,经济同样有拿得出手的实力、响当当的特色。

举一例:仙凤瓷业有限公司,生产高档日用瓷,多达900多个品种,销往五大洲60多个国家和地区。

又一例:王仙镇上,有“烂碗街”,这不是贬义。全国能修补次瓷的地方是醴陵;醴陵修补次瓷的集中地,是王仙的这条“烂碗街”。家家户户修烂碗,一陶、一补、一磨、一抛,变成一只新碗,又可以卖了。

“你永远估计不到,一家小小的作坊修补的碗,远销了多少个国家。”镇党委书记郭中阁说,这种传统手艺,是活的文化传承、文化遗产。

王仙镇是工业重镇、经济强镇,拥有牢固的工业基础、全民的工业意识、高素质的工业人才,民营经济发展较快,曾被省、市誉为“王仙现象”。

全镇有企业逾200家,商铺1300多家。沿106国道,分布近40家规模较大的工厂。日用陶瓷、电瓷、瓷泥、纸业、活塞环、烟花鞭炮六大支柱产业发达,产品畅销国际市场。

王仙镇新的发展定位,是“智慧新镇”。

这片土地,曾经荣耀。未来岁月,更加静好。

(全文完。

初稿:2017年10月。定稿:2018年10月

鸣谢:欣佳住持,晏振方,谭铮)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汤媚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