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专题 > 株洲文联 > 文艺窗 > 正文

长歌出塞(节选)

第一章 怒斥城隍

大清同治十年(公元1871年)初春的这天,甘肃平凉县郊外已经暮色四合。群山环抱中的旷野上隐隐约约现出白茫茫一片帐篷连营,中军大纛在风中猎猎作响,翻转间依稀辨得出硕大的“宗岳”二字。陕甘总督左宗棠麾下的“宗岳军”正奉命往河州一带集结,此际途径平凉小驻。

军营大门处,两名哨兵正伫立值夜。风在夜空中驰骋,刮得人脸上一阵阵刺痛。两人臂弯里各夹一杆洋枪,一边搓手跺脚一边嘴里嘟囔:

“这西北的鬼天气,明明已经过了立春,到了晚上还是能把人冻死!”

“就是,我们湖南的三九天也没这般冷过。”

天际间一轮冷月孤悬,偶有星云流转,如此情境难免会惹人油然生起了思乡之念。

“嗨,听张统领说,只等收复了河州之后,这边的仗就都打完了,我们也便可以回家了。”

“是的嘞!回家了我要天天晚上抱着老婆睡觉。”另一人两眼放光,咧着嘴笑。

正说话间,旷野那头悄然来了黑客------十几匹狼趁着四面黑漆一色,悄无声息地渐行渐近,直至军营大门近处的草丛中方始矮身伏了下来。狼眼里射出阴冷的光,圈定了两名哨兵。

两人兀自浑然不觉。又一阵风袭来,一人打了个冷颤:“前几日连番有野狼袭击军营,已经咬死了五六个弟兄。今晚它们不会又来吧?”

另一人飞快地四面扫视了一圈,有些愠怒地:“嘘,别自己吓了自己!”

话音刚落,大门外隐约传来几声淅淅索索的异响,两人急转头去看,蓦然就见两条黑影“倏”地从草丛中纵起,一左一右劈面猛扑过来。两名哨兵尚未来得及喊叫一声,脖子已被恶狼死死咬住,“噗通”两下就倒到了地上。潜伏的群狼纷纷跃出,围住两名哨兵狠劲撕咬。

天色渐明,晨光微露。

“宗岳军”军营大门处,横陈着两具森森白骨,白骨上赫然粘带着淋漓血迹。数十名士兵远远围作一圈伸长了脖子张望,个个脸上又惊又怒,又显出几分惶恐。

人群中有人喊“张统领来了!”,士兵们左右分开一条道,“宗岳军”统领张仲春大步流星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四十来岁、黑铁塔般的壮实汉子,经年的征战让他脸上尽显风霜。他趋前凝视着两具白骨,捏紧了拳头,眼中似要喷出火来。沉默了片刻,他对左右撂下一句“好生埋了吧”,折转身走了。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上一页 1 23456...10下一页
责任编辑:刘丽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