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清水塘老工业区搬迁改造二三事

株洲网讯清水塘老工业区搬迁改造工作自2017年2月18日全市召开动员大会、全面启动实施以来,已经两年了。随着企业的关停搬迁,带来职工安置就业、环境污染治理、新城规划布局、新产业导入等一系列需要迫切解决的新问题。这是一场转型升级的攻坚战役,也是一个伴随阵痛的调整过程。作为这场战役的区指挥部入企三组负责人,我与其他5个成员一道,亲自参与、亲身经历这一破旧立新的蝶变过程,既倍增压力,也倍感荣幸。期间发生的许多故事,至今历历在目,印象深刻,令人难忘。特别是相关企业负责人、职工、市民,他们深明大义、顾全大局的举动,令人心生敬意。现择其二三,记录下来,以反映当时工作的一些情况,再现搬迁改造的艰辛历程,权且留作纪念。

“反正迟早都要关,迟关不如早关”这句话是株洲金马设备制造有限责任公司王董事长说的。他是中共党员,属于专家型企业领导,曾经是株洲市政协委员,政治觉悟高。他领导的企业是株洲冶炼集团下属二级公司2005年8月改制成立的实业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机械零部件、锌制品加工、销售等,共有职工100余人,实行全员持股,每年销售收入3500万元以上。

2017年2月,在我们驻厂动员之前,企业仍在正常生产。一开始,企业职工普遍反对停产,因为停产意味着失业,失业意味着收入减少。王董事长十分理解职工的心情,有点左右为难:“停产吧,企业职工不答应;不停产吧,党和政府不同意。”通过进一步了解得知,该企业效益欠佳,现处于亏损状态,越生产亏损越大。以此为突破口,我们与王董事长加强沟通,在其住院期间,专门前往医院看望慰问,谈形势,讲政策,解困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王董事长的思想工作很快就做通了。按原定计划,该企业是株冶配套企业,可以延期到2018年关停,但王董事长斩钉截铁说:“反正迟早都要关,迟关不如早关”。株洲金马设备制造有限责任公司由此成为株冶配套企业第一家提前关停的企业。

图片2

清水塘彻底拆除的老厂房

接着,他主持召开董事会,积极劝说董事会其他成员顾全大局,支持关停搬迁工作,并安排班组中层干部分别与职工沟通、交流,争取广大职工的理解和支持。有一位名叫刘赤的职工,47岁了,年龄偏大,技能单一,找工作困难,他“宁可不要补偿,只要安排工作”。面对诸如此类的职工再就业问题,王董事长充分发挥自己联系面广、人脉资源多的优势,主动牵线搭桥,向田心高科园企业推荐,并积极向区人社部门反映,推荐职工参加转岗培训、参加人力资源招聘会进行再就业。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公司职工全部按劳动法规定获得了经济补偿,部分员工重新找到了新的工作。至于王董事长本人,原计划重新组建新的公司,但考虑到自己身体吃不消,暂时放弃,准备先休养一段时间,等身体好了,发挥自己的技术特长,到其他企业聘任技术主管。我们为王董事长创业初心不改、老骥伏枥的精神所折服。衷心祝愿他早日康复,再创辉煌!

 

“哪怕承担违约赔偿,也要坚决按时关停”株洲市宏拓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高耗能生产企业,主要经营范围包括:机械设备设计、制作、加工、铸造、销售;塑料制品设计、制作、销售。根据时间节点要求,企业必须在5月份关停。

企业负责人刘总说:“淘汰落后产能、保护生态环境是大势所趋,我们非常理解,也坚决响应。但目前有一个特殊情况,公司已经承接了广州、深圳客户的订单,只要再给半个月时间,订单任务就能全部完成,希望在关停时间上宽限一下”。怕我们不相信,他拿出了厚厚一沓订单。我们仔细一看,合同上白纸黑字,一清二楚,刘总确实没有说谎。面对企业的遭遇,我们深表理解和同情,但在事关清水塘搬迁改造、事关湘江治理“一号工程”这个大事上,谁也不能违反原则、乱开口子。我们积极想办法、出主意,建议他委托外厂代生产加工,先完成订单再说。同时,通过株洲县、云龙示范区、株洲循环集团等渠道帮他联系、寻找新的厂址,解决他的燃眉之急,并引导他寻求产业转型,研发符合环保要求的新产品。在我们的耐心劝说下,刘总表示“哪怕承担违约赔偿,也要坚决按时关停”,当即切断电源,拆除设备,停止生产。我们组负责的27家企业中,有10家类似株洲市宏拓机械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异地选址,重新组织生产,实现产业转型升级。他们这种重整行装再创业的精神令人敬佩。

“我是退休教师,腾房交地支持搬迁改造是我应该做的事”李凯明是原清水塘小学的退休教师,生于1927年,1949年参加工作,1951年进入株洲市教育系统,1962年调入清水塘小学任教。他无亲生儿女,老伴是农村妇女,没有工作,经济状况不好,一直没有购买商品房,1991年给教育主管部门交了500多元押金,租住在位于清水塘老街后40号原清水塘小学教师宿舍楼两间面积共39平方米的破旧危房里。

 

图片3

李老师当时的家

2001年原清水塘小学连同教师宿舍楼一同卖给了株洲新远大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当时考虑到李老师的特殊情况,在资产移交时,教育部门与新远大塑料制品有限公司达成共识,只要不征收,李凯明老师继续租住在原来的房子里。2017年12月,指挥部要求限期腾房交地。我们与新远大塑料制品公司有关人员一起上门到李老师家做思想工作。不巧的是,去了几次,李老师和老伴都不在家。经向邻居打听,得知李老师因年事已高,生病住院了。我们立即赶往医院看望。
    当时临近2018年春节,天气寒冷,下着小雨。李老师躺在病床上,尽管已是90岁年龄,呼吸比较困难,但思维仍然很清晰,思想觉悟很高。得知我们的来意后,他握着我们的手,用颤微微的声音说:“感谢你们来看望我,我知道占用了房子,我是退休教师,腾房交地支持搬迁改造是我应该做的事,我准备治好病后就腾房,与老伴一起搬回老家衡阳去住”。听着这番通情达理的话语,我们心里十分不忍,连忙说“不急,您先治好病再说”。令人遗憾的是,没过几天,李老师因病去世了。我们深感悲痛,协助其家人料理后事,联系教育部门给其家属退还了租房押金、发放了抚恤金,并筹措路费送其家人回衡阳过春节。李老师虽然离世了,但他真诚朴实、和蔼可亲的面容深深印在我们的脑海里。可以告慰李老师的是,根据清水塘老工业改造规划,他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不久将建设成为一座美丽的生态科技新城。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李媛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