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屡屡制造“工伤”诈骗,3个月捞95万元 这个“劳务碰瓷”团伙在株洲栽了

数名来自重庆、四川的矿工组成一个“劳务碰瓷团伙”,他们利用自己的工作经验,在全国各地的多家小煤矿中,故意制造生产事故,强行要挟矿主“私了”。通过这样的诈骗手段,该团伙短短数月便诈骗了近百万元。

有人装“伤员”,有人装“家属” 碰瓷时“伤员”差点丧命

重庆市巫山县是我国一个煤炭资源较丰富的县,家住巫山县的赵某做过多年的煤矿工人,他不但熟悉煤矿的生产、管理工作,还曾经调解过工伤事故。

近年来,巫山县当地煤矿大批整顿关停,导致赵某就业十分困难,喜欢赌博的他还欠下大笔赌债。于是,赵某纠集一些失业矿工或有相关从业经验的人,准备通过故意制造生产事故,从而诈骗赔偿款。

该团伙内部分工明确,经常是四五个人合伙作案。有人负责踩点,先期通过招工方式,进入团伙所确定的目标煤矿,了解到矿上仍需招聘工人后,立马联系团伙中的“伤员”应聘进矿工作。成功制造生产事故后,团伙中有专人负责指导“伤员”假装负伤以及误导医生诊断,而赵某则假扮“伤员家属”与矿主谈判索赔。

该团伙为获得逼真的受伤效果,团伙中的“伤员”通常会在矿井里故意擦碰出一些伤痕。有一次,“伤员”故意假装摔倒,险些撞到矿车上丧命。

据该团伙专门扮演“伤员”的龚某交代,有一次假装受伤后,他在照CT时故意把头偏向一侧,导致CT影像出现重影,加上他坚称自己一侧身体无知觉,全身有多处皮下淤血,导致医生拿不准他是否神经受伤,最终只能以他的描述来判断伤情。

仅3个月就多次诈骗得手95万元 却无一家受骗煤矿报警

起初该团伙在流窜煤矿实施“工伤”诈骗作案时,他们定的索赔金额一般是一两万元。但后来他们发现,受骗煤矿一般不会为新来的员工马上购买保险,一旦发生生产事故,则需要由受骗煤矿自行承担赔偿,所以他们只要提出“私了”,而且“私了”标准低于法定标准,那么受骗煤矿往往会赔钱了事,并且不会报警。于是,他们作案愈发猖獗,将索赔的上限拉到几十万元。

去年9月初,团伙成员雷某到醴陵市某煤矿踩点,后又介绍赵某甲、龚某二人以务工名义应聘进矿。9月9日,龚某、赵某甲二人在矿井下作业时,龚某故意从高处摔下后,假装陷入昏迷状态,由赵某甲通知矿上其他工作人员将其送往医院治疗。之后,龚某成功误导医生诊断其颈椎错位、身体左侧瘫痪无知觉。

该煤矿老板刘某赶到医院后,赵某假装家属提出“私了”,要求刘某一次性赔偿40万元。同时,龚某拒绝做手术,甚至采取拔针管、绝食等行为抗拒治疗,强行要求“私了”。

刘某迫于无奈,只好与龚某签订赔偿协议,一次性赔付了40万元。

去年10月至11月间,该团伙又先后前往河北省、云南省的两家煤矿,以类似手段实施诈骗,成功获得赔偿款55万元。

上述3家受骗煤矿以及此前受骗的煤矿,均没有立即报警。

偏瘫伤者还能考驾照?同为老乡的煤矿老板识破骗局

在诈骗得手后,该团伙成员均分得不菲的“赔偿款”,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此前受骗的醴陵老板刘某也是重庆人,而且与“偏瘫”伤者龚某和赵某是老乡。

去年11月,刘某回到老家后,他开始打听龚某的消息,但有人告诉刘某,龚某正在当地的某驾校学车,看上去很健康。刘某核实了龚某的情况后,又对其他团伙成员的情况进行调查,发现当初来和他协商“私了”的赵某,近期不仅还清了所有赌债,而且还准备在当地承包一家茶楼。于是,刘某立即返回醴陵报警。

警方接警后,迅速派员到巫山县对龚某等人进行调查。经调查发现,龚某不仅考了驾照,而且还可以骑摩托,根本不像此前受过严重工伤的人。于是,警方先后奔赴重庆、贵州等地,分别将赵某、赵某甲、龚某、赵某乙抓获归案。

诈骗团伙覆灭 两名主犯都获刑11年

今年6月28日,经醴陵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依法以诈骗罪分别判处赵某、赵某甲有期徒刑11年,并各处罚金3万元;判处龚某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万元;判处赵某乙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1万元。并且,对公安机关冻结的违法所得共计38万余元返还给各被害单位,对尚未退缴的违法所得继续追缴。

近日,该团伙在逃成员雷某、冯某先后被警方抓获,目前二人已被醴陵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提醒:发现可疑工伤,不要“私了”

“劳务碰瓷一般是团伙作案,有受伤者、谈判者,甚至还有掌握一定医学专业知识的人员参加,他们对工伤理赔的流程与数额熟门熟路。”据本案相关承办人介绍,根据劳动法,职工在生产劳动或工作中负伤,属于工伤,由用人单位赔偿。如果用人单位为伤者缴纳了社保的,则由社保基金赔偿。如果用人单位未给伤者缴纳社保,则由用人单位赔偿。

本案中,第一天上班就遭遇“工伤”,社保还未缴纳,加上对方“私了”的赔偿金额,比法定工伤赔偿金额低,故用人单位自认倒霉赔偿了事,却不知一切都是套路。所以,生产单位要提高警惕,发现可疑工伤,不要“私了”,而要走正规的工伤认定程序,在劳动能力鉴定后,再进行赔偿,这样碰瓷者自然会知难而退。(株洲晚报记者 贺天鸿 通讯员 郭秀峰 黄卫国)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罗春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