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一边扎堆开,一边频"跑路" 株洲健身行业怎么啦?

downLoad-20191220091711

keep time健身会所大门紧锁,经营者无法联系,消费者维权困难重重 记者 何春林 摄

downLoad-20191220091718

天元区一健身会所设置了拳击项目 记者 何春林 摄

20多天过去了,范女士等数十位“会员”依旧没有等来满意的结果。他们都是“Keep Time”(科普泰姆)健身会所的会员。自从“Keep Time”经营者“跑路”后(详见本报11月29日报道),他们尝试通过公安、市场监管、法律援助等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至今没有实质进展。

“吃一堑长一智,我不会再去健身会所办卡了。”多位会员感慨。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年,健身会所发展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一边是街头健身会所雨后春笋般冒出,一边是健身会所“猝死”,甚至选择“跑路”。

健身会所怎么了?

【现象】

扎堆开业

2015年约15家,2017年约50家

今年6月,滨江南路上的“Keep Time”500米距离处,一家名为洛克健身的健身俱乐部开张。约两公里外,还开着一家名为“速美”健身俱乐部;位于珠江丽园的“Keep Time”关门后,一家名为“酷乐”的健身会所立即接盘营业。同一条路上,“奇迹健身”“LIKING FIT”健身会所都在开门迎客。不远处的神农城区域,已聚集了三四家健身机构。

办张健身卡早已从高档消费变成了大众日常需求。小到健身房、工作室,大到健身俱乐部、健身会所,社区家门口、写字楼、大型综合商超均可以看到它们的身影。

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城区健身会所的数量为10家左右,即便是五年后也只有15家左右。到了2017年,这个数字增至50家左右。这两年,健身会所发展脚步有所放缓,达到一定规模的约为60家。

价格之战

低价恶性竞争,六七百元的年卡多的是

健身会所井喷增长,提供的服务却大同小异,目标客户一致。健身会所的经营者感受到了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六七百元的年卡不断推出。

“低价恶性竞争,加速了健身会所的消亡。”株洲最早的健身房品牌——动力港体育运动有限公司负责人陈森华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说,早在2008年前后,株洲的健身行业就发生过一次低价恶性竞争。那一轮竞争,株洲的健身会所从20多家减至10家左右。

多名健身机构负责人说,大概从2016年开始,健身行业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期。不过,伴随新店开张的同时,陆续有健身场所“猝死”。其中,不少健身会所陷入经营困境后,选择了“跑路”。

我市12315虽然没有对健身行业投诉做过专门统计,但发现预付式消费投诉确实在不断上升,2017年已跃升服务类消费投诉热点第三位。进入2018年,预付式消费投诉仍呈爆发式上升,当年前4个月就受理预付式消费投诉157件,包括健身服务、美容美发服务等。

【探因】

盲目开办

外行人、个体户大量进入

洛克健身会所滨江店负责人黄超在广东、长沙、株洲等地从事健身行业十多年。

“健身会所盲目扩张,扎堆布局,同质化竞争严重,这些都是健身会所消亡的原因。”黄超说,健身会所的成本主要有门店租金、装修、健身器械、教练和员工工资、水电开支等。健身器械属于易耗品,约两年需要更换一次。

根据成本计算,一般的健身会所年卡,价格在1500元至2000元,才能勉强保证会所的正常发展。因为竞争激烈,很多店选择低价办卡吸收会员,短时间内看起来回笼了资金,但这种不顾成本的低价竞争隐患重重。

记者了解到,目前健身会所大致为两个经营模式,除了连锁、集团化,绝大部分是一些个体户。这些个体户往往是健身教练出身,在健身领域锻炼了两年后,觉得经验有了,还积累了部分客户资源,于是变为老板,邀人合伙办起了健身机构。

在业界看来,这是“外行人”办健身会所,他们在人力资源、财务管理上缺乏经验,加之资金抗风险能力不强,很难长久维持。12315的数据也显示,类似的个体户健身机构是投诉高发对象。

监管不严

资质、安全、消费乱象很多

在业界看来,缺乏监管也是导致“教练员没有资格证”“场所器械存在安全隐患”“机构跑路了部门不知情”“消费者投诉无门”等行业乱象的原因之一。

多名健身行业经营者坦承,这个行业监管并不严格,只要取得营业执照后,他们就可以开张了,经营行为主要是靠自觉。以举办吸收会员办卡的活动为例,会所并不需要额外审批,更不需要交付保证金。

但如果通过一些网络平台举办,他们往往需要向第三方平方交付保证金,如果与会员发生不愉快事件后,消费者可以通过网络平台索赔。

【突围】

彰显个性

有的开设特色项目,有的针对青少年群体

“强化管理,自我提升,避开同质化竞争,走差异化经营,提供个性化、体验感更好的服务。”这是多名健身会所负责人在接受采访中提到的“突围”之路。

实事上,我市不少健身会所已有动作。比如,除了常规健身服务项目,还开展拳击、射箭、攀岩等项目。又如,开设针对青少年群体的健身场所,通过体验式运动、游戏等方式提高锻炼者的体验感。

记者了解到,对于“跑路”,市场监管部门可以将该机构列入“经营异常”名单。但事实上,经营者卷款跑路后,“经营异常”对他们来说也无所谓。

市市场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跑路”事件频发,一是说明社会诚信还有待提高,二是说明目前的监管、惩罚等管理措施没有跟上。这就需要出台更细致的法律法规。比如,机构要开展预付费式经营,应该设置一些前置条件;如果要对外办会员卡,要事先缴纳保证金;经营一定时间后才可开办会员卡等。

【他山之石】

2018年5月1日起实施的《湖北省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规定,需要发放预付卡的经营者,应当自营业执照核准登记之日起满6个月后方可发放,并依法向主管部门备案。经营者停业、歇业或者变更经营场所的,应当在经营场所显著位置明示,并提前30日以电话、短信、电子邮件等方式通知消费者。停业、歇业或者变更经营场所未事先通知已交预收款的消费者并作出妥善安排,又无法联络的,将被认定为欺诈行为。(记者 何春林)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罗春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