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妻子怒斥:“欠工人的工钱是要遭报应的”

前晚,罗师傅致电晚报热线28829110反映:我跟着包工头干活,可工程完工了要结算工资时,包工头不认账了。为了这事,我真是愁坏了,又不好翻脸,希望晚报记者能主持公道。

记者 陈驰 核实

五户人家的水电装完了

 可包工头不认账了

昨天上午9点多,记者见到了罗师傅。罗师傅今年54岁,是名水电工,老家在炎陵县下村乡。他说,家里经济条件一般,家里有两个儿子,小儿子还在读大学,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今年3月中旬,他就来到市区打工。

“我没有找到固定的岗位,都是老乡介绍了就跟着去干活。”罗师傅说,做工时他认识了一些包工头,包工头见他手艺还不错,经常喊他做工。

11月初,罗师傅接到包工头刘先生电话,要其帮忙安装五户人家的水电,包工不包料。罗师傅挂断电话后特别高兴,对他来说这是笔“大业务”了。一直忙碌到本月初,罗师傅完成了这项工作,业主们检查后也比较满意,没有提出异议。

可完工后,罗师傅去找刘先生结算工钱,却遭到一再推脱。前两天的答复,更让他难受不已。

“可能是我把他催烦了,刘老板说我没在他那里干活,说我没证据能证明。”罗师傅说,他没啥文化,也不知道该咋办,要是去打官司,他也没钱。

说到这儿,罗师傅眼眶渐渐湿润了。他说,想到还在读书的儿子、家中年迈的双亲,还有劳碌的妻子,他就觉得自己没本事,特别没用。

记者还了解到,虽然罗师傅的电话没有被拉黑,但刘先生一直不接听他的电话了。

包工头回应“没有做工记录”

 却被妻子痛骂一顿

随后,记者拨通了刘先生电话。刚接通,对于罗师傅被拖欠工钱一事,他的答复却支支吾吾。

“这个人我知道,是个水电工,但没有在我这里做事,我这里没有做工记录啊!”简单答复后,刘先生迅速挂断电话。

约十多分钟后,记者驱车带着罗师傅来到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楼下时,接到了刘先生回电。

“你就是个畜生,别人做了事,你要是不承认、不给工钱,我就告诉你儿子,告诉公公婆婆。你算什么顶梁柱,亏儿子还视你为榜样,欠别人工钱要遭报应的,可能不是你遭罪,别连累家里人。”电话那头,刘先生的妻子欧阳女士正痛骂着刘先生,并表示此事是丈夫无耻,之前她不知情,但罗师傅的确有做工,只是做工量她的确不知情。

欧阳女士说,这件事情她会落实并负责,请罗师傅和记者放心,还有些家事要处理,下午再答复。

如果再遇波折

 热心业主愿为他作证

虽然得到欧阳女士肯定的答复,可罗师傅仍旧担心。思前想后,记者建议罗师傅去找那五户安装水电的业主,让对方证明他做工了。

然而连续找了三户,业主都不在家。直到来到天元区泰山路一小区,业主莫女士开门后,听完罗师傅的遭遇,也是怒不可遏。

“当时找包工头刘先生,也是朋友介绍的,没想到人品如此不堪。如果再遇波折,我可以为罗师傅证明,他在我家安装了水电。所有的款项,我都及时支付给了刘先生,他应该要结清罗师傅工钱。”莫女士说。

记者了解到,罗师傅在做工时,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任何做工记录和收支明细。对此,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执法人员建议,为了保障自身权益,不能只想着快点完工,签一份劳动协议是很有必要的,哪怕是做工记录、支出明细等让对方签字,面对突发状况,也能快速维权。

包工头自感惭愧

 一次性将工钱全部结算

昨天下午4点,罗师傅接到了刘先生电话。刘先生说,今年收账遇到了麻烦,手头的确很紧,催账与被催让他心烦意乱,一时糊涂才说出这种话。

“我向你道歉,罗师傅,希望你能原谅。”刘先生对罗师傅道歉后,将1万多元工钱打到对方银行账户。

罗师傅说,他拿到工钱,也原谅了刘先生。他说要回家了,去照顾双亲,给妻子分担一点压力。感谢记者、欧阳女士和莫女士的热心帮助。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罗春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