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从执法者到囚徒 他却为何走向堕落的深渊?

日前,因严重违纪违法,荷塘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黄伟波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从一名资深法官、检察官蜕变为疯狂敛财的腐败分子,黄伟波的人生轨迹发人深省。

敛财“有道”,从羞羞答答到“雁过拔毛”

从大学毕业进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始,黄伟波从事司法工作近30年。作为执法者,理应更加敬畏法律,但他却利用手中的裁判权和执法权肆意亵渎法律。

“我当了中院审监庭庭长不久,监狱的一个干部,送了我5000块钱。”黄伟波在忏悔录中描述了第一次收受红包的细节:“晚上散步的时候,他把我拉到一边,跟我耳语了一番请托事项。当时我很紧张,但还是收下了钱,有一丝侥幸。”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金额由小到大,由少到多,最终走向犯罪的深渊。在担任天元区人民法院院长期间,无论是案件当事人、律师、老板还是下属、同事,也不管请托事项的性质和大小,只要有人送,黄伟波都是来者不拒。这里面有小至两三千元的红包或烟酒,也有大至90多万元的贿赂款。

黄伟波从事的权钱交易,从司法案件延伸到组织人事、工程项目等多个领域。“甚至帮他人调解离婚,他都收了2万块钱,表现出‘雁过拔毛’、大小通吃的特点。”办案人员介绍。行贿人文某回忆,“第一次送了1万元,他不理不睬的。后来我又送了5万元,他慢慢开始接你电话了,可以到他办公室讲讲话。到最后我送了30万元,他就把事办了。有时候还主动打电话,帮忙出谋划策。”

除了大肆收受贿赂,黄伟波大搞“圈子文化”,大行“山头主义”,大力培养亲信,搞“一言堂”。“2014年6月到2015年7月间,黄伟波利用虚假的发放表套取征拆款约160多万元。根据他的安排,这些钱暂时由我保管,但具体发放还是由他安排。”天元区人民法院原出纳尹某说,“我知道都是违反规定的,但当时他是院长,我们只能听他的。”

预感被查,让行贿人多看几遍《人民的名义》

黄伟波熟悉了解查办案件的常规手段和程序,无论事前“防范”还是事后对抗,无不体现出很强的反侦查能力。侥幸心理,让他在对抗组织审查的路上越走越远。

黄伟波用他弟弟、妻弟,单位的出纳、司机,以及远房亲戚、同学、朋友等人的身份开设了10多张银行卡,由自己实际掌控和使用。“他跟行贿人之间的资金交付全部采用一对一现金交付的方式。”办案人员介绍,黄伟波本人和家人的账户跟行贿人及相关人员之间不发生任何直接的资金往来,所以在调查初期,发现相关银行账户全都是“干干净净”的。

预感到组织要对自己进行调查后,黄伟波开展了一系列对抗调查的准备工作。他提前给亲属、下属、情人、行贿人打“预防针”,并告诉他们面对调查谈话时该怎么说、怎么做,甚至还把行贿人叫到办公室“做工作”。“出事前的一两个月,他主动打电话给我,要我多看几遍《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行贿人文某说。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经查实,黄伟波违反政治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国家法律法规,涉嫌受贿犯罪、滥用职权犯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株洲日报记者 陈正明   通讯员/任晓杜)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罗春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