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抗疫一线群英谱】她两度请缨上疫情防控一线,妈妈反对却来相送

株洲日报记者 李军 通讯员/黎婕妤

2月17日,这是潘文在株洲市定点集中隔离救治医院战“疫”的第8天,当天她上夜班,晚上8点到深夜零点,她都要护理新冠肺炎重症患者。

28岁的潘文是株洲恺德心血管病医院的护士,从事重症监护已有6年。但身穿层层防护设备工作,对她来说是头一遭。原本,她们做重症监护的总是“风风火火”,可现在,她“想快也快不起来”。戴着护目镜和防护面罩,她“又热又闷”,和人沟通要大声喊,由于视线被水雾模糊,看东西要凑很近很近。

刚来时,每班护理时间是6小时。脱下防护设备,潘文的脸上被勒出印痕,双手麻木,指尖也被汗水泡脱了皮。由于缺氧,她深感疲惫,要坐好一阵才能缓过来。

这么艰苦又危险的战“疫”,潘文两度请缨参与。医院首次发出“召集令”,潘文第一时间报了名。回到家,她试探性地问妈妈,如果去抗疫一线支援,妈妈会怎么想?妈妈坚决反对,并好几天没跟她说话。由于她第一次没去成,她妈妈也暂时放了心。

得知医院征集第二批护理人员,潘文再次报名。这次,她和同是重症监护护士的刘芳竹被选上了。为了说服潘文别去,她的妈妈打电话向儿子诉苦,希望儿子和她一起劝。潘文16岁的弟弟却安慰妈妈,劝导她理解姐姐的决定。

“走,我送你。”2月9日,潘文临行前,本还想着怎么跟妈妈告别,妈妈反倒先开了口。送到医院,送到出发的车上,潘文的妈妈一再叮嘱“注意安全”“做好防护”,说着说着,潸然泪下。

潘文刚到医院那几天,她的妈妈总在微信上给她留言:“电视上说的那个护目镜,你戴了吗?”“你以前总说睡眠不好,在那边睡得习不习惯?”……有一次,妈妈上午给她打了电话过来,正赶上潘文夜班之后在休息。“好,那你赶紧先睡。”那次之后,妈妈就很少直接打电话来,怕吵到她睡觉。潘文也很贴心,不管忙到多晚,总会发微信给妈妈报个平安,并把第二天的上班时间发给她。

对于妈妈的担心,潘文是理解的,但她说作为重症监护室的医务工作者,她也很想为抗击疫情尽一份力。她记得,之前妈妈为了劝她别去冒险,会一再提醒她关注每天确诊人数的增加,可潘文说她首先想到的却不是危险,而是“我们必须赶快阻止它(新冠肺炎)再扩散,越快越好。”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罗春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