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在武汉唯一由纯中医医疗队接管的方舱医院,这位株洲医生经历了什么?

株洲晚报记者 杨凌凌 通讯员 张孟芳

2月14日,武汉江夏方舱医院启用。这也是武汉唯一一家由中医接管的方舱医院。这家方舱医院汇集了来自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五省市的209名中医专家,目前已收治300多名新冠肺炎患者。廖立梅,作为湖南医疗队里唯一的株洲籍医务人员,进舱工作已四天。她的工作状态如何?舱内又发生了哪些感人的事?昨日下午,记者与廖立梅连线对话。

1

工作强度大 队员心态乐观互相加油

一组4人,2名医生,2名护士,每组工作6小时——这是廖立梅在武汉江夏方舱医院的工作方案。她来自醴陵市中医医院,是一名院感专家。

“2月16日进舱,下午2点多我们就穿戴好了防护服,一直到快6点,救护车送来一批患者。我和一名护士,开始写床头卡,再送到对应的病区,交给在病区值班的医生。”廖立梅说,实际工作状况跟前期预想不太一样,提前计划好的工作内容也临时做了调整,好在去的都是经验丰富的医护人员,大家很快熟悉了流程。

“我们穿着防护服不能戴表,在舱内根本没有时间概念,就感觉天越来越黑,外面来一个人就顺嘴问一声,几点了?”廖立梅说,舱内工作的6小时,医生护士没有喝一口水、吃一口饭、上一次卫生间。

湖南医疗队接管的是一楼A病区,且为女性患者。而西侧病区则由陕西医疗队接管,收治的都是男性患者。两个病区用隔断墙分开。

“出去送病人,遇见隔壁陕西队一个医生,我俩还开玩笑说,我这边是娘子军,你这边是男团,看看有没有是单身、合适的咱当个媒人牵个线儿,将来出院了没准就成了。”廖立梅说。

“统方”之外还要辨证论治

“从2月16日至今,江夏方舱医院已收治了300多个病人。”廖立梅介绍,医院目前有5个病区,预计接下来二楼的病区开放后,很快就会扩容到800张床位,几乎每天都将翻一番。

这家医院主要收治新冠肺炎轻症病人,也是武汉市第一家中医特色的方舱医院,所以中医在这里是主力军。在江夏方舱医院,患者会有一个国家指导的“统方”,在此之外,对合适的患者,尤其是轻症中症状偏重的患者,医生们将辨证施治,充分发挥中医药的作用,尤其是湖南中医药在对抗疫病方面的优势。

廖立梅告诉记者,在方舱医院,有很多病人存在心理上的问题,医疗队要对他们进行心理上的辅导安慰。“昨天我遇见一位病人,是个阿姨,一家三口都被传染了,儿子的情况最重,在别的医院住着,这个阿姨是轻症,她在方舱医院就住着不踏实,天天问医护人员什么时候安排复查核酸和胸部ct,自己的儿子怎么办,还有没有救等等,情绪非常焦虑,护士就坐在她床边与她聊天,给她分析病情,树立抗病信心,阿姨才没那么紧张焦虑了。”

2

将健身功法教给患者

方舱医院对患者的照顾很细致入微,每个病床都配备了电热毯、电源插座和生活垃圾桶,每位患者的床头还有一个专门的整理箱,里面有纸巾、毛巾、洗漱用具。但是,对医护人员来说,却没那么好的“待遇”,面临着艰巨考验。

“武汉的气温变化大,由体育馆改建的方舱医院湿冷湿冷的。我们忙起来的时候不觉得,甚至还出汗,但是稍微一停下来,汗气一消,就特别冷。”廖立梅说,防护服之下,她们贴身的衣服只有一身秋衣秋裤,虽然进舱前就料到会很冷,但进来之后才能体会那种寒意。

由于是轻症患者,患者们集体跳跳广场舞、做做呼吸操都是有的。廖立梅告诉记者,自己平时就喜欢健身,来了武汉方舱医院后,已经将平日用来健身的两套功法:八段锦和呼吸吐纳功教给了同行的中医队队员,也教授给了患者。

计划工作时间是每天早晨的7点到12点,然而,算上进病区前的准备时间和出病区后的收尾工作,每个队员实际工作时间超过10个小时。

晚上11点多,廖立梅回到酒店。打开手机的一刹那,叮叮咚咚的微信提示音响起:“廖姐,还没出来?”“到哪儿了?”“看见速回……”

家乡的亲人朋友、单位的同事发来的这些消息,让廖立梅一天的疲倦瞬间消失。她说,尽管很疲倦,浑身汗水湿透,但看到家乡亲朋好人的问候、方舱医院里患者热切的眼神,再辛苦也坚持下来。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张欲晓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