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曾经“花朵”承雨露,而今战疫显铿锵——株洲“90后”医护人员战疫故事

株洲日报记者 李军

危难之际显担当。新冠肺炎疫情袭来,株洲医护人员勇敢逆行,奔赴前线与疫魔交锋。在他们中间,作为后起之秀的“90后”,也贡献了不容忽视的力量。

“非典”发生时,“90后”还是少年,在家里或校园接受着保护;如今疫情当前,迈入“而立之年”的他们挺身而出,以日渐坚毅的臂膀扛起保护他人的责任,在抗疫的一线,书写着英勇的故事。

欧飞宇:我在战疫过程中迅速成长(1994年生)

战疫语录:“现在,换我们90后挺身而出,报效祖国。”

1

2月22日下午5点,欧飞宇结束了上午10点开始的值班,脱下防护服之前,先靠着椅子来了个“葛优躺”稍事喘息。

让他开心的是,这天又有3名病人治愈出院,出院前,他们竖着大拇指说,“非常感谢湖南医疗队,向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为庆祝这一胜利,欧飞宇和同事用手指比了一个五角星,并拍照发了朋友圈。

欧飞宇是株洲市中心医院院前急救中心的护士。1月24日,农历除夕晚上,他看到工作群里发出支援湖北的“召集令”,马上报了名。他的理由是:“我单身,家里还有哥哥。我年轻,抵抗力强,还有重症监护等工作经验,挺合适。”

报名之后,欧飞宇给父母打了电话,告诉了他们自己的决定。

在爸妈眼里,他总像个“没长大的小孩”。爸妈时常叮嘱他,“记得按时吃饭”“不要熬夜”“明年带个女朋友回来”。每隔两三个月,爸妈都会从老家开车来株洲,给他送坛子肉、曲米鱼等好吃的。而欧飞宇总说,“我已经26岁了,是个成年人了。”

在电话里,欧飞宇把银行卡密码告诉了爸爸,并请他好好安慰妈妈。电话那端,爸爸沉默了一会儿,说:“国家交给你的任务,一定要完成好!”

出征人员名单公布,欧飞宇入选湖南首批支援黄冈医疗队。农历正月初一晚11点,他随大部队抵达黄冈。

医疗队刚进驻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时,医疗防护物资紧张,涌来的患者情绪也有些不稳定,欧飞宇和同事异常忙碌。“护士,我要喝水”“护士,我要上厕所”“护士,我头晕”……平时被爸妈宠着的欧飞宇,此时要满足患者的众多需求,还要瞒着爸妈,不习惯吃湖北菜的他有些瘦了,怕感染又想家,他还哭过一次。正是担心儿子瞒他们,爸妈和他视频时,总要确认他脸上、手上没有伤痕才放心。

“在黄冈的这段日子,我成长了很多。‘非典’的时候,我们得到了保护,现在,应该换我们90后挺身而出,报效祖国。”欧飞宇说。

段阳:在战地给患者和队友带去温暖(1992年生)

战疫语录:“我是党员,我是医务工作者,我一定要去!我必须去!”

2

2月21日下午2点,在黄冈支援抗疫的段阳,趁着休息和家人通了26分4秒的视频。视频那端,2岁多的儿子孝儒起初和爷爷奶奶在家玩捉迷藏。那个瞬间,段阳感到“非常幸福,安心了不少。”

段阳刚来黄冈时,平时跟她睡的孝儒很不习惯,半夜醒来会哭着找妈妈。原本,今年春节,段阳计划和在长沙工作的丈夫回乡过个难得的团圆年,疫情袭来,她主动向医院请缨驰援黄冈。1月25日,农历大年初一,她紧紧抱了抱儿子,一擦眼泪,踏上了征程。

在株洲市人民医院工作9年,段阳做了7年护理,近2年已转入行政岗位。本可以不去,为何选择逆行?“我是党员,我是医务工作者,我一定要去,我必须去!”她说。

让段阳颇为自豪的是,她的护理技能并未生疏,即便穿着层层防护服,戴着两层外科橡胶手套,为患者做静脉穿刺总能一次过。采集咽拭子标本时,需要患者取下口罩,还要咳出来,段阳从患者张开的嘴中去采标本,从没怕过。

除了护理,每隔一段时间,段阳都会给医院传回一些文图、视频,为同来的13位战友留下这段难忘的记忆,也让医院同事和家属放心。

段阳总有点子传递温暖与爱心。2月14日,病房里的14位年轻患者,收到了粉红纸质玫瑰和巧克力;在队员驻扎的酒店,段阳的13位战友收到了家人发来的暖心视频。纸质玫瑰,是段阳和队友花了半天时间,用酒店的粉色A4纸和订书机制作的。而那个视频,是她上完夜班后,一个个添加战友家人的微信,教他们录制的。

为了给队友解压、加油,段阳利用休息时间开启线上KTV,让大家轮番演唱《桥边姑娘》,并让同事制作视频发了抖音。这种形式产生了特殊的喜感,视频播放量达307.5万人次,15.4万人点赞,“还引来了原唱的高度关注。”段阳笑着说。

22日,段阳要上夜班,从凌晨4点工作到早上8点。看到儿子和爷爷奶奶一起开心玩耍的视频,她的心更加笃定:“我现在要做的,是好好工作、做好防护,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发挥出自己的价值。”

陈思雯:想哭的时候我也忍着,因为护目镜会起雾(1996年生)

战疫语录:“走上了这个战场我就会义无反顾,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照顾患者,助他们早日康复。”

3

护目镜被水雾模糊,看不清患者的血管在哪,隔着三层外科橡胶手套,摸索的手指也远不及平时灵敏。2月21日晚,上夜班的陈思雯凑得很近很近,花了几分钟,才完成给一位新冠肺炎患者的静脉扎针。而平时,只需几秒就能轻松完成。

2016年进入株洲市二医院工作的陈思雯,有2年重症监护护理经验。2月8日左右,得知医院征集人员去株洲市定点集中隔离救治医院做护理,她立即报了名。报名后,她又第一时间给家人打了电话,“不想让他们担心,也觉得他们一定会支持我。”

“你一定要注意安全。”电话那端,母亲带着哭声一遍又一遍地叮嘱。陈思雯听到,父亲在低声说:“哭啥哭,你女儿这是救人,是响应国家号召,我们应该为有这样的女儿高兴。”

几天前,陈思雯与妈妈视频,妈妈再次因为担心而哭了。但陈思雯说,“我不后悔我的决定,这是我一生中最勇敢最自豪的决定!走上了这个战场,我就会义无反顾,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照顾患者,助他们早日康复。”

刚到战疫前线时,层层防护服的闷热,让24岁的陈思雯喘不来气,缺氧,“恨不得赶紧找条缝钻下去”,一下班,整个人疲惫不堪。不过,很快她就适应了这里的工作节奏。

如今,陈思雯即便穿着层层防护服,也能比较自如地帮患者进行扎针、翻身、擦洗等工作。让她开心的是,起初因病情而焦虑的患者,慢慢平复下来配合治疗,出院的病人也在增多。

投身战疫的10多天,陈思雯找回了选择这份职业的初衷,“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如此地热爱我的工作,第一次感受到如此之强的使命感。我们就是病人的希望,生的希望。”

每当她为患者做好检查,患者连声道谢,陈思雯都想哭,“但我不敢,因为防护镜会起雾,那会耽误工作。“每天下完班,她都会关注疫情播报,看着每天的确诊病例慢慢降低,治愈病例逐渐增多,她相信,这场疫情很快就会过去。

疫情过去最想做什么?喜欢做饭、总会在朋友圈晒自己炒的菜的陈思雯说,“我想做一桌子菜,请朋友们来大吃一顿。”

帅灿丽:患者的理解与体谅,总让我深深感动(1992年生)

战疫语录:“我会竭尽所能去战斗,为了所有人都能享受暖阳的拥抱。”

4

从隔离病区出来,脱下层层防护服,要比穿的时候更耗时。因为暴露在病区数小时后,它们已被病毒污染。2月22日上午,帅灿丽上完夜班后早已疲惫不堪,但她不敢掉以轻心,在更衣室,她小心翼翼地脱下层层防护服,每脱一层,都要洗一次手,每洗一次,都尽量洗一分钟以上。

28岁的帅灿丽是湖南省直中医医院心内科的护师,从事护理工作已有9年。2003年,“非典”发生时,她还在读小学,“电视上天天报道,感觉当时离我们挺遥远的。”那时的帅灿丽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也会和电视里的人一样,穿着防护服在隔离病区参与生死救治。

帅灿丽是首批去株洲市定点集中隔离救治医院的医护人员之一,1月26日,她就和医院两位战友,赶去了抗疫一线。

到了定点医院之后,帅灿丽才让姐姐转告爸妈。她估计爸妈不会同意,她2018年结婚,还没生孩子,爸妈担心她。5岁的外甥铭铭很懂事,不仅建了一个微信群,把家人都拉了进来,还经常鼓励帅灿丽,给她加油。每天下班后,帅灿丽都会在群里报平安,和家人互动,这让她爸妈也安心不少。

经过20多天的工作,帅灿丽早已习惯了身上层层防护服,习惯这里的工作。帮病人做检查,为走廊和病房消毒、为病人接送三餐与水,打扫病区产生的医疗垃圾等等,她得心应手。前几天,她还教患者练起了呼吸操,让患者在病房坚持做。

患者的体谅总让帅灿丽深深感动。给病人做护理时,她总会发现,患者会主动减少和他们接触的几率,“比如每天常规量体温,他们会自己量好了然后告诉我们;每个人都会戴好口罩,忍不住咳嗽的时候会侧身。”看着帅灿丽戴着三层手套打针,患者会主动调节气氛,说不用急,慢点没关系。

患者的这些暖心举动,一次次给了帅灿丽力量。2月18日,难得的晴天,帅灿丽看着明媚的阳光,在朋友圈里写道:“我会竭尽所能去战斗,为了所有人都能享受暖阳的拥抱。”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苏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