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美容美发店关门,预付费难退 员工准备组织会员起诉老板

1b15f218-1596-4e45-b917-003e7d2b57cb

▲“鑫琪”龙腾店大门紧闭(记者 姚时美 摄)

今年4月份,陈女士和同事在位于建设南路的鑫曼琪美容美发芦淞店充了1000元会员卡,不料到了月底,该店被搬空了,“我们卡里的钱还没用完,怎么办?”昨日,陈女士拨打晚报新闻热线28829110反映这样一件事。

店老板“跑路”了?背后隐藏着什么真相?记者随后展开了一番调查。

【投诉】月初充值月底关门,会员遭遇退费难

去年年底,鑫曼琪美容美发芦淞店开业不久,陈女士和同事孙女士就在该店办了会员卡,时不时去享受美容美发服务,到今年4月初,她俩又各自充值了1000元。不料到4月底再去消费时,眼前的景象让她们惊呆了:“店子都已经搬空了。”

据陈女士介绍,市区共有鑫曼琪、鑫琪、鑫永琪三家美容美发店,都是一个老板经营。鑫曼琪关门后,她联系老板要求退费,老板不同意,要她继续到河西的鑫琪美容美发店消费。

陈女士和孙女士眼见不能办理退费,也不知道自己的会员卡里还剩多少钱,就到位于河西的鑫琪美容美发店消费了一次,打印出小票,显示余额总共3000多元。

“我从河东到河西消费,打车都要20元,很不方便,也不划算,商家凭什么不退费?”陈女士说。

陈女士告诉记者,位于建设南路的“鑫曼琪”、位于芦淞区锦绣江山小区临街门面的“鑫琪”美容美发店之前都关门了,有不少消费者在这两家店充值了会员卡,单次充值金额为1000元起。

【走访】三家店关门停业,欠了租金

当天,记者来到鑫曼琪美容美发芦淞店,看到有人在店里。店门口贴有告示,让办了会员卡的消费者前来登记,集中维权。

经询问,这人是该店的房东李先生。

据李先生介绍,该店去年10月开业,至今还欠20多万元租金,“以前我天天催老板交租金,老板拖着不给,现在已经跑了,人也联系不上。”

接着,记者来到锦绣江山“鑫琪”美容美发店,看到该店的招牌已经拆除,但能隐约看出“鑫琪”字样。该店门口贴了招租公告。记者联系房东得知,该店去年年底开业,春节后没几天就关门了,也欠了租金。

“听说他们在株洲有几家门店,我开始还以为很有实力。”这名房东说。

在位于天元区龙腾国际临街门面的“鑫琪”美容美发店,记者看到,大门也是紧闭,门口贴有告示,通知广大会员登记,开展集中维权。另外还有一份转让合同,合同显示,今年4月底,该店已经转手给周先生经营,并且约定接手前的债权债务与周先生无关。

“我只进场做了10天就没办法做了。”周先生说,因上一任经营者欠租金,房东把门锁了。周先生只好解除转让合同,之前给上一任经营者支付的17万元,对方不退,现在他已经起诉。

据周先生介绍,店子的法定代表人叫邓某华,而跟他签转让合同的叫李某。

【后续】众多消费者或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位于龙腾国际临街门面的“鑫琪”美容美发店,登记为“鑫永琪”美容美发店,与芦淞区“鑫曼琪”美容美发店为同一个经营者,叫邓某华。“鑫曼琪”注册信息显示,因营业执照正副本丢失,已经声明作废,“鑫永琪”则显示正常状态。

记者根据消费者陈女士以及接手经营的周先生提供的两个电话,试图联系两人,电话均无人接听。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在现场还遇到一名装修师傅。据他介绍,他之前在鑫曼琪美容美发芦淞店搞装修,该店的老板还欠他18万元装修款没有支付。

据介绍,除了欠租金、不给会员办理退费,部分员工工资也未发放。在“鑫永琪”美容美发店工作的邓女士说,她正在做办了会员卡消费者的登记工作,准备组织会员到法院起诉老板。目前“鑫永琪”店也处于停业状态。

“今天是第一天,登记了40人左右,后续还会有增加。”邓女士说。

目前,这些遭遇退费难的会员已经拨打“12315”进行投诉。(株洲晚报记者 姚时美)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寻慧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