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网眼 > 正文

从“全国先进”堕落为“阶下囚”

——株洲高新区管委会原副主任马立恒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株洲日报记者 陈正明

通讯员/廖培

“太不值了,现在我什么都没了。”踏进看守所的铁门,戴着手铐的马立恒悔恨不已。5月29日,株洲高新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天元区政府党组成员马立恒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从“仕途不顺”到跑官要官,再到贪污受贿,“官迷心窍”的马立恒从“全国先进”一步步堕落为“阶下囚”,其堕落轨迹对党员领导干部不失为深刻警醒。

“跑官”心切

落入“军队高干”敛财圈套

年轻时的马立恒工作很有激情。在基层公安系统工作时因多次破获重要案件而立功受奖。调入市政府后,他凭着勤奋努力,很快被提拔为副处级领导干部。39岁时,马立恒任职市自来水公司主要负责人,并通过改革使企业重获发展生机,成为行业内的全国先进代表。彼时,他也是株洲为数不多的年轻正处实职领导干部。

“然而,2006年以来,仕途一直在‘原地踏步’,我的思想态度也随之发生变化。”忏悔录中,马立恒写下了他为何迈出堕落的第一步。

几次换届调整落选,马立恒认为关键是“关系不够硬”。从此,他不再把心思花在工作上,而是试图通过“跑官”来实现职务上的“弯道超车”。

2009年,马立恒经人介绍认识了被“包装”成军队高干、自称“在省里乃至北京都有关系”的舒某。为了讨好舒某,马立恒不惜花重金下血本。

“我要他准备一点活动经费,他问都不问就送来了30万元。”在看守所里,舒某交代,马立恒想通过他来“跑官”的心情非常迫切。但舒某并不是什么军队高干,“他送来的钱,都被我们分掉、花掉了。”舒某说。三年间,舒某以各种借口向马立恒要了80多万元。

“马立恒为了能升官,还在全国各地到处求神问卦、烧香拜佛。”市纪委监委专案组干部说,他经常去寺庙道观请佛家大师道长“指点迷津”,甚至请人到家里、办公室调理摆弄风水,以实现他转运升官的愿望。

贪婪成性

自家别墅的PVC排水管都向人索要

“马立恒的违规违纪行为里,违规收受红包礼金表现得特别突出。”专案组干部告诉记者,马立恒收受红包的理由种类繁多,逢年过节、母亲去世、儿子求学,就连购车、买房、装修都成了理由。仅“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红包礼金”这一项,就达17万余元。

随着近些年纪律越抓越严,“送礼人”少了,马立恒只好另辟蹊径寻找“财路”。他利用打招呼、站台等形式,在自己分管辖区不遗余力地为侄子马胜军承揽各类工程业务,借侄子的手“挣钱”弥补自己“跑官”的亏空。四五年间,马胜军先后给了马立恒160万元。

只要是高新区工业园区内的企业,都可以成为马立恒“揩油”的对象。“去年,马立恒装修自己家的别墅,从院子路面硬化用的混凝土,到厕所里安装的马桶,都是他从园区内的企业索要来的。”专案组干部说,就连不怎么值钱的PVC排水管,马立恒都打电话给园区某管业公司总经理,要对方送上门来。

滥用职权

借“空壳”公司套取政府资金

权力在马立恒手中,已彻底沦为牟利的工具。2008年下半年,省第三批信息产业发展专项补助资金申报工作启动,还在建设厂房的创科硅业公司得知消息后,公司老总吴某找到当时分管园区产业的马立恒,想请他在资金申报上为公司提供帮助。

“吴某承诺把下拨资金的10%给马立恒,马立恒便卖力地为其‘跑腿’。”专案组干部告诉记者,马立恒安排专人指导材料申报,并亲自带队到上级审批部门极力游说、推荐,让该公司顺利拿到了300万元补助资金。事后,马立恒分得30万元。

“尝到甜头的马立恒,借用创科硅业公司的空壳套取政府资金,以牟取巨额非法利益。”专案组干部介绍,2009年9月,马立恒得知政府对新型工业化重点项目有扶持资金可以申请,在明知该公司建设项目已全面停工,不具备申报资格的情况下,仍卖力帮该公司违规申报,并在项目验收时“做手脚”,帮助其顺利拿到400万元补助。马立恒也如愿以偿地拿到了40万元“回扣”。

不仅如此,马立恒在利用职权套取政府资金上可谓“见缝插针”,把政府的各项资金当成了私人的“钱袋子”。经查明,“官运不畅”的十余年间,马立恒利用手中职权受贿索贿财物共计382万余元。

今年除夕夜里,失去人身自由的马立恒失声痛哭。然而悔时已晚,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寻慧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