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公益 > 聚焦 > 正文

这个假期,他们与候鸟有个“约定”

f8573ff3-a3b8-4aa7-8b99-4fb98a645046

株洲护鸟志愿者在山顶守护候鸟过境(受访者 供图)

刘庆在我市一家企业工作,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环保志愿者。在志愿者的“圈子里”,大家更习惯叫他的网名“双面胶”。10月4日早晨8点,上了一通宵的夜班后,“双面胶”就匆匆赶往中心汽车站,他此行的最终目的地,是罗霄山脉的护鸟营地。

与候鸟的“约定”

车过醴陵,与醴陵护鸟营的两名志愿者汇合,三人在下午2点左右,顺利与炎陵护鸟营负责人周新文“接头”。

周新文今年55岁,参与罗霄山脉护鸟活动5年多了。就在今年9月下旬,他还前往炎陵牛头坳等地参与护鸟巡查。他介绍,每年秋季,成群结队的候鸟就会从北方起飞,经东、中、西三路分别飞往中国南部地区越冬。

其中湖南炎陵、郴州桂东和江西遂川三县,位于高山之间,形成了宽约30公里、长约40公里的“千年鸟道”,中部路线南迁候鸟,正是利用“千年鸟道”强劲的气流飞跃隘口,踏上迁徙之路。每年穿越上述三县的时间从9月下旬开始,至11月上旬。

因此,这个假期就有了志愿者们与候鸟的“约定”。

翻山越岭,只为见到你

从炎陵县城到达湘赣交界处的牛头坳并不简单。4日下午,几名志愿者汇合后,一路辗转百余里,到达下村乡牛头坳已是下午4点多。不过通过多年的护鸟宣传,曾经秋季捕鸟者聚集的牛头坳,已经变得非常清静。因此,志愿者决定前往位于江西遂川县营盘圩的候鸟环志站,关注候鸟过境状况。

“双面胶”介绍,牛头坳与营盘圩只有不到10公里的距离,但是蜿蜒的盘山路却非常难行。而最后登顶,更是只能徒步前行。

晚上7点,志愿者们到达营盘圩候鸟环志站,沿着候鸟环志站后面的水泥台阶,大家打着手电拾级而上。浓雾犹如细雨,只感觉阴冷潮湿。但听到树林里传来阵阵悦耳的鸟鸣声,大家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感觉全身都是力量。

半小时后,一行人终于爬上了海拔1880米的候鸟环志站山顶营地。

周新文告诉记者,经过这条路线的候鸟主要有白鹭、池鹭等长嘴鹭类,也有豆雁、红雁等大雁,还有灰天鹅等。这些鸟主要来自洞庭湖、鄱阳湖,还有黑龙江等北方地区,甚至有来自数千里外的西伯利亚,目的地是两广沿海地区、越南、老挝等。

一波候鸟飞过,像刮起一阵旋风

当晚9点,江西当地的护鸟志愿者突然兴奋起来,他们告诉株洲护鸟营的志愿者:有一波候鸟来了。

“远远就能听到巨大的响声,就像是直升机搅起的旋风声。”周新文说,声音越来越近,抬头就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候鸟从头顶飞过。不过在周新文的印象中,这还不算最多的一次,他曾经见过数万只候鸟在同一时段飞越,那种场景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双面胶”说,根据目测,此次过境候鸟大多数是池鹭与白鹭,还是非常震撼。

夜间11点,雾气更浓了。护鸟志愿者决定下山,同时观察山路沿途是否有可疑灯光及人群。

在湿滑的山路中下山更加艰难,次日凌晨1点,大家才顺利下山。不过让志愿者颇感欣慰的是,此次护鸟行动并未发现打鸟现象。

“双面胶”表示,希望大家能共同为候鸟迁徙护航,让“千年鸟道”永远充满生机。(株洲晚报记者 戴凛)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寻慧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