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83岁老人在小区修鞋23年,搬离后仍坚持每天搭1小时公交来营业

两儿子事业有成,他不为赚钱就是喜欢忙着,喜欢老小区的市井味道

61836ccd-acbf-43ac-898e-bd841167988e

83岁的老陈专注地修鞋(记者 杨凌凌 摄)

8d040083-22f9-4e12-8053-a8ba4f4ea551

老陈贴“招徒启事”两年了,鲜有人问津(记者 杨凌凌 摄)

四三〇茶园小区的一个杂物间,一位修鞋老人引人注目,他头发花白,身体硬朗,戴着袖套穿着工作围裙。老人今年83岁,在小区修鞋已经23年。每天上午7点半到12点,是他的工作时间。他修鞋不为赚钱,就是喜欢忙着,喜欢跟老邻居聊聊天,喜欢这老小区的市井味道。

便宜、活细、态度好 来修鞋的顾客络绎不绝

10月14日,记者来到这间不到5平方米的修鞋屋。修鞋匠名叫陈刻球,街坊邻居都叫他老陈。

老陈坐在“专属座椅”上,身前是一台修鞋缝纫机,身后一排高架堆满了修好待取的鞋子。墙上有一排柜子,柜子上面也都是各种修鞋的工具和鞋面布料松紧带。地方虽然不大,但时时洋溢着欢声笑语,邻居爱来这里聊天,老陈不爱说,更爱听。

“平常在外面换个鞋跟,都得30块钱,老陈这里就只收10块钱,便宜好多。”来修鞋的王先生说。

“您也辛苦了,多收几块钱没关系呢。”不少居民都会善意提醒,但老陈修鞋的价格,很多年都没涨过了。

记者在修鞋屋里坐了近半小时,来修鞋的顾客络绎不绝,而且全都是回头客、老邻居。

便宜、活细、态度好,这是顾客给老陈的评价。

清早搭1小时公交来修鞋 他习惯忙着,闲下来不知所措

老陈是常德澧县人,1974年来到株洲,进了四三〇国营工厂成了一名钳工,然后就在这里安家落户。

“靠着干钳工的手艺,修鞋也是行得通的,没退休前就常帮同事补鞋,退休后就租了老同事的一个杂物间修鞋,也方便大家找我。”交谈期间,老陈从未停下手中的活,只见他先用钉子固定住鞋面和鞋底,然后在起子上捆上细线,仔细插入鞋底边缘,细线随起子来来回回几次,鞋底和鞋面便缝合起来了。别看老陈年过八旬,眼神却好得很,修鞋时连老花镜都不戴。

老陈以前也住在茶园小区。2017年,儿子瞧着老房子爬楼不便,让父亲住到人民中路的电梯房里。家里和修鞋屋相距甚远,但修鞋屋每天早上7点半总是准时开门。“我凌晨5点半起床,6点半出门搭公交车,先坐T35路再转T20路,路上大概花一个小时。”老陈说,中午12点收摊后他又坐公交车回家,下午一般会跟老伴到公园散散步,23年如一日。

他一个月退休金有3500元,两个儿子也事业有成,一个是公务员,另一个是国企干部,按说他并不用这么辛苦。但是老陈说,他就是喜欢忙着,可能这是一种习惯,一旦闲下来他就犯困,有点不知所措。

“我不喝酒,不爱种花养鱼下棋,做这些手工活是我的爱好,不为赚钱,只为锻炼筋骨,方便居民。”老陈说,他觉得现在的日子很充实。

修鞋屋成了“小区驿站” 他经常免费服务

回忆起20多年来为街坊邻居修鞋的经历,老陈很是感慨:“在我们那个年代,东西坏了首先想到的就是修。不像现在,东西坏了就想换新的。”老陈说,自己的儿子就常把坏了的鞋子扔了,他挺心疼的。

修了23年鞋,老陈也发现了一个问题:“鞋越来越贵,但鞋子没以前的质量好,不是开线就是折底,我们以前做的鞋可不这样,一双能穿好久。”

老陈修鞋基本都只收成本价,材料也扎实。还有一点,他经常免费服务。

“小活不收钱,比如帮人缝带子,这都是举手之劳。遇到残疾人、困难群众,我也不收钱。老人、残疾人收入低,能帮他们省一点,我自己也开心。”老陈说。

老陈的修鞋屋不仅能够给大家带来方便,而且还成了“小区驿站”。赶集买菜的老人累了,都可以在此停脚休息。有来附近办事的人,他还能帮别人看车。

想收个徒弟但鲜有人问津 活在当下,快乐修鞋

“我想收个徒弟,将我所有的技术毫无保留地传给他,不过现在的人谁还会学这种手艺呢?但若失传,确实有些可惜……”老陈有些无奈,他贴“招徒启事”两年了,鲜有人问津。

记者问,如果有一天,他跑不动了、干不了了,修鞋屋就此关张了怎么办?老陈笑着说:“再说吧,没想过那么远的事呢。现在就是活在当下,一边快乐修鞋,一边寻找徒弟。”

就在记者结束采访时,一名女子提了鞋子从河西特意赶来修。老陈接过鞋子看了看,神情严肃,转而点点头,嘱咐她取鞋的时间。女子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看着老陈干了好一阵子的活。她默默念叨着:“这也是一种工匠精神咧……” (株洲晚报记者 杨凌凌)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依楠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