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株洲网眼 > 正文

小男孩从幼儿园回家后 被发现生殖器上紧绑了一条裤带

涉事幼儿园被取消今年所有评先评优资格

近日,肖先生拨打株洲晚报新闻热线28829110反映:我儿子浩浩(化名)今年5岁,在荷塘区小精灵金富幼儿园上学,11月6日下午放学回家后,我们发现儿子的生殖器上被绑了裤带,生殖器被捆得淤青。解开裤带时,孩子痛得惨叫,到现在幼儿园都没有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

株洲晚报记者 姚时美 核实

投诉

孩子生殖器上被绑了裤带

11月12日下午,记者在幼儿园门口见到了肖先生夫妻以及浩浩的姑姑。

据浩浩的姑姑肖女士介绍,她家住在幼儿园附近几十米的地方,11月6日下午幼儿园放学,她去幼儿园接浩浩。回家后,浩浩要她帮忙把裤裆里的绳子解开,肖女士赶紧脱下浩浩的裤子,眼前的场景让她震惊,浩浩的生殖器上竟然被紧紧地绑了一条裤带。肖女士赶紧联系浩浩的父母,并立即把浩浩送回幼儿园。

到幼儿园后,大家把浩浩生殖器上的裤带解开。

据浩浩家长拍摄的视频显示,捆绑在浩浩生殖器上的裤带,被打了死结,在解开过程中因为剧痛,浩浩不时发出惨叫,解开以后,浩浩的生殖器已经肿胀、淤青。

肖先生夫妇告诉记者,浩浩称是幼儿园的两名小朋友将裤带绑在他的生殖器上,但是幼儿园并没有叫来两名小朋友的家长进行核实,也没有监控显示,不知道怎么绑上去的。

幼儿园

监控没有看到捆绑画面,不确定被绑原因

对此,幼儿园园长言女士回应,幼儿园一般是两点半起床,当天浩浩的姑姑来得早,大概是2点37分来接,小朋友只有一部分起床。大班的小朋友都是自己穿衣服,浩浩起来后,幼儿园就让浩浩的姑姑把孩子接回去。隔了十多分钟,家长就说小孩子生殖器被绑了裤带,送回幼儿园,打开一看,“吓死了”。

言女士告诉记者,幼儿园马上调取监控,里面没有捆绑孩子生殖器的画面,之前浩浩也没有跟老师说,中午言女士的老公带着浩浩玩气球时,也没有发现异常,否则一发现就会解开。经确认,裤带是浩浩自己裤子上的。

言女士说,幼儿园的老师不可能会这么做。另外,浩浩平时上厕所都是一个人,后面不能跟人的,别的小朋友绑裤带,他应该会大叫。“到底是谁绑的,我们也不知道。”

“在幼儿园发生的,我们一定会负责。”言女士说。

处理

取消幼儿园今年所有评先评优资格

昨日,荷塘区教育局向本报回复,该局昨日再次到幼儿园调查核实相关情况。通过查看现场、查看视频、与园长及老师沟通,详细了解此事件的经过,家长也认为此事件不一定是老师所为。虽然没有看到其他小朋友对其孩子有不当行为,但是他们认为事情是在幼儿园发生的,所以提出要通过专业医疗机构对小孩进行医疗鉴定,并要求园方进行赔偿,幼儿园态度很诚恳,答应积极配合,所产生的费用由园方承担,但是家长要幼儿园确保今后如果小孩有任何突发情况,都会通过司法鉴定来确定是否与此事件有关,所产生的费用也都由园方承担,如果司法鉴定为与此事件有关,要求幼儿园承担责任,幼儿园则不同意这个要求。警方和区教育局调查结论是,目前没有发现幼儿园老师有虐童行为,既然协商没有达成一致,警方和教育局都建议家长走司法途径解决此事。

针对此事件,区教育局高度重视,对涉事幼儿园的处理,一是勒令其进一步加强细节管理的整改,二是取消其今年的所有评先评优资格。

律师说法

幼儿园负全责

株洲晚报法律顾问聂炜分析认为,此事幼儿园负全责,幼儿园和小学不一样,幼儿园的孩子完全在老师的监控下,孩子受到伤害,幼儿园有及时发现、及时制止的责任,即便浩浩是在被家长接回家时发现生殖器被绑,但是通过其他证据,可以推定事情是否发生在幼儿园。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刘苏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