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网

首页 > 新闻 > 城市播报 > 正文

站在“颜值经济”风口的医美行业,背后乱象悄然滋生

62917216-b54f-4c3f-8630-b2978ac68a64

▲在株洲爱思特医疗美容门诊部,市民正在做医美。受访者供图

有人感叹,这是个“颜值即正义”的时代。在美丽消费升级、颜值焦虑的驱动下,医美市场出现蓬勃发展态势。

但我们无法忽视的是,医美行业快速扩张的背后,乱象也在悄然滋生。

全市38家医美机构,四成在芦淞区

看着镜子中的欧式双眼皮,23岁的乐乐扬起了自信的微笑。她化妆时故意将眼线挑高,让眼睛显得更大。

乐乐是名试衣模特,身材高挑的她曾对自己的单眼皮颇不满意。上个月,在朋友的介绍下,她在芦淞区一家医美机构花了一万多元割了双眼皮。

“过段时间,我准备去做光子嫩肤。”尝到甜头后,乐乐对医美有些着迷。

医美一般指医疗美容,是运用药物、手术、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不可逆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修复与再塑的美容方式。这意味着,医美服务本质属于医疗范畴。

我国医美的发展历史可追溯到1929年,1997年民营医疗开始进入美容整形市场。2015年,受“颜值经济”影响,加之准入门槛降低,医美市场进入爆发式增长期。医美机构分为4类,分别是综合医院的医疗美容科室、医美医院、医美门诊部、医美诊所。

市卫计综合监督执法局统计显示,目前,株洲注册登记的医美机构有38家,其中医美诊所18家、医美门诊部14家、医美专科医院1家、综合医院的医疗美容科室5家。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我市的医美机构分布不均,主要集中在芦淞区、天元区。其中,位于芦淞区的医美机构最多,共有15家,约占总数的40%,而石峰区没有一家医美机构。

“芦淞区的第三产业和服饰产业发达,聚集了大量年轻女性从业者,这些都是医美的潜在消费群体。”市卫计综合监督执法局医疗卫生监督科科长陈无憾道出其中缘由。

市场快速扩张,消费群体年轻化

作为医美行业的资深人士,李沙沙见证了这个行业的快速扩张。

李沙沙是株洲爱思特医疗美容门诊部的负责人,在医美行业摸爬滚打近20年。

“十几年前,我国的医美机构屈指可数,选择做医美的人不多,这些人对此也讳莫如深。”李沙沙说,如今,人们对医美的接受程度普遍提高,对有些人而言,做轻型医美就如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这组数据或许能给我们更加直观的感受。《2020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我国2020年新增医美机构5150家,医美市场规模高达1975亿元,市场呈现快速发展趋势。预计到2023年,医美市场规模将超过3000亿元。

哪些人对医美趋之若鹜?“我们的顾客群主要是20岁至45岁的女性。”李沙沙介绍,如今,医美消费群体逐渐年轻化,“00后”消费大军正在崛起。

哪些医美项目热门?据悉,医美有手术类与非手术类两大分支。手术类医疗美容包括埋线双眼皮、吸脂瘦身等;非手术类医疗美容(又称“微整形”)主要包括填充剂注射、无创年轻化、生化注射、激光治疗等。

一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如今,皮肤美容是医美用户消费的基础款,其中最受欢迎的项目是美白亮肤。此外,面部整形项目如割双眼皮、隆鼻等也很火爆。

并非“遍地黄金”,获客成本高是痛点之一

“每年有新开张的医美机构,也有不少倒闭的。”李沙沙坦言,医美并非外人眼中“遍地黄金”的行业,从业者想生存下来实非易事。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医美行业只有30%的机构盈利,也有人悲观地认为这一数字只有20%。

为何医美机构盈利如此难?

成本过高是首要因素。记者走访发现,作为新兴消费行业,目前,绝大部分医美机构选址布局在城市的繁华地段,这也决定了他们高额的租金成本。

人力成本是另一项高额开支。“一个有5年以上经验的整形医生,月薪在4万元以上,明星医生的年薪可能要上百万元。”有业内人士透露。

高额的获客成本也一直是医美机构的痛点之一。“目前,医美机构的运营类型主要分为直客医美机构和渠道医美机构。”李沙沙介绍,渠道医美机构主要依靠美容院等送客机构拓展客户,但利润空间较小,因为美容院需要抽走大量佣金,有时甚至要抽走成交额的一半以上。直客医美机构虽不依赖美容院,但也需要通过线上线下做广告开拓市场,获客成本也不菲。

重拳整治乱象,今年已办结23起案件

随着医美市场的蓬勃发展,不少乱象也在悄然滋生。

一次失败的微整形经历,给晓晓带来无尽烦恼。去年,她在朋友的介绍下,前往我市一家医美机构隆鼻。术后,她不仅没有收获预期的变美效果,鼻子反而变得红肿。

晓晓的案例只是其中之一。

“这几年医美很火,问题也较多。尤其是一些没有资质的小机构,技术和产品都不过关,靠营销和价格忽悠一些没经验的客户。”陈无憾说。

今年6月,国家八部委联合发布《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这场历时半年的专项整治,参与执法的部门多,执法力度大,被解读为“史上最严”医美整治行动。

事实上,从2017年起,我市卫计执法部门就加大了对医美市场的整治力度,今年以来针对医美机构已办结23起案件,其中14起案件涉及医疗执业,9起案件涉及传染病防控,例如消毒区域设置不到位、医疗废物处置不合格等。

陈无憾介绍,医美市场常见的问题有三种:一是机构超范围开展医疗美容诊疗活动;二是从业人员资质不规范,有医疗机构、美容机构使用未取得相应资质的人员从事医疗美容服务,未对美容主诊医师实行备案登记;三是使用不符合规范的产品。

亟须建立医美行业协会,实现自我“矫正”

面对鱼龙混杂的医美机构,市民该如何避免掉入“美丽陷阱”?

“首先要对机构的资质、项目、主刀医生做充分了解,盲目或冲动,很容易吃哑巴亏。”陈无憾介绍,在辨别药品真伪方面,消费者可以登录厂家官方网站等途径进行查询。以肉毒素产品(保妥适)为例,全新的产品包装上就有防伪信息。

除了消费者提高警惕,陈无憾还建议,应建立由政府主导、多部门协同的监督机制,让“黑诊所”“走穴”的市场空间越来越小,规范市场秩序。

作为业内人士,李沙沙认为,要想营造健康的医美市场环境,除了他人“搭把手”,株洲应向长沙等大城市看齐,尽快建立医美行业协会,对从事非法医疗美容行为的参与人,制定负面清单,实现自我“矫正”。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周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